三泰虎

我的男朋友在印度金奈

我的男朋友在印度

(作者:JasonZhong)

1

来印度第二个年头,我已经去过印度的许多地方,班加罗尔、孟买、北印的德里、加尔各答。日常的生活也渐渐步入印度的轨道,每天跟印度人一样早起,一整年的熏陶也令难以下咽的印度饭菜感觉有些可口,甚至我一整个学期的中午餐都在吃一种叫做“Biryani”的南印度蒸饭,浓郁的香料味代表了这是最正宗的印度味道。

任何平淡的生活在印度这个地方都会有些波澜,是我运气太好,还是我本身就自带着故事属性吧。事情就发生在一个很稀松平常的晚上。

 sdf.jpg

学期中星期五的晚上,我听着音乐,开着qq群,虽然已经十点多(作者注:印度和国内时差两个半小时,印度晚上十点国内十二点半左右),没什么人聊天,但我还是惯就这样看着群里,这样能让我感觉到不那么孤单和寂寞。忽然一个女生头像的qq号加了群,点击通过验证,进到群里女生马上就发了一个:“救命,有没有在金奈的”。

我看到有一个女生在群里说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颖子”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我急忙确认到“我在金奈,你发生了什么”。屏幕对面的女生打到“我很害怕。我被骗了。我一个人。我在金奈,有没有华人。救救我。”一句一行,缓慢的出现。

我发觉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我把音乐暂停,专心盯着屏幕,希望能从她的话里得知更多信息。等她第二次打出“救救我”时,我说我在金奈附近,你有电话么,你打给我,我把我的电话发送到群里。拿起手机焦急的等着,怕影响到在学的室友,特意走出去走廊,紧紧抓着走廊上的防盗栅栏,心中默念一切安好。

十几分钟后接到一个印度号码的电话打来,是一个带着哭腔的稚嫩声音,问道:“请问你是Jason么,你在金奈么?你能来带我回国么,我会给你钱的,你能不能现在就来找我”。听到她情绪还算稳定,我也不着急的回答说“我在的,我可以帮你回国,但现在不行,我还在学校,都快十一点了,明天行么,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她却开始显得很着急“不行不行,我好饿,你快来找我,我受不了了”。我有点被她这种耍脾气般的态度弄的有些不开心,不悦道:“到底怎么了,不说怎么了我怎么帮你”。

“我被一个印度人丢在酒店了,我不会英语,我没有钱(现金),我饿了一天了,我不敢出去,我酒店里都是黢黑黢黑的印度人,好,我怕”。

“好吧,你告诉我你住的哪家酒店,把酒店前台电话给我,我给你弄点吃的”。我也住过很多印度酒店,知道只要稍微好一点的印度酒店都带有24小时的Room services(客房服务)。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酒店叫华美达,房间是213,我没有电话,我不敢找他们要”。她慌忙的语气说到。

“华美达?Rda(华美达酒店英文名)?Egmore(金奈的一个区)的rda么?”我心里想好幸运,还好我之前去住过这家酒店,留着这家酒店在我退房时候发给我的账单和印有酒店电话的信封。

安慰了几句,我把电话挂断,翻出信封,照着上面的电话拨打过去。跟前台服务员一番交流得知他们可以提供披萨和饮料,我要了一个鸡肉披萨和一杯汽水叫服务员送去213房间,为了担心服务员吓到她,特意嘱咐服务员准备好餐食把东西放在房门口的地上敲门离开就行。

安排妥当,知道目前事情尚可z控的我,正常洗漱准备上床睡觉,睡前想到她应该收到了披萨开始吃上了,我重拨电话过去,问吃的怎么样,吃饱了没有。

“好吃,你真好。能不能再来一份,我还想吃一份,我好饿,我给你钱”她似乎没吃饱。我心想怎么她这么能吃,再想想自己没有问披萨尺寸,说不定是小号的披萨,没多想,又跟前台打电话说麻烦再送一份去她的房间。

躺在床上计划了一下,明天星期六,我早上可以坐最早一班八点的火车去市区,十一点之前应该能到酒店。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一点了,设置了一下闹钟,睡了。

19130307.jpg

2

第二天早早起床,去火车站坐车,因为是临时购票,没有座位了,站在没有关门的印度火车车厢门口,偶尔的恶臭传来让我很难忍受,还好去市区的火车只有一个半小时,为了救同胞于苦难,值得。

到站后打个的士直奔酒店,找到213房间后敲了一会门,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睡着了,我想。下楼联系前台,说明情况后,前台的人还善意的提醒我:“那位女性看起来不是很友善,很害怕人”随后派了一位服务员带着钥匙卡帮我开门进入。

“滴、咔哒”门开了,却是一片漆黑,服务员小哥正准备帮我开灯领我进门,我拒绝了,我怕打扰到她。摸黑进门,门一关上,就只剩窗帘间微弱的光线,没走两步就踩到了一件衣服,小心翼翼捡起来放在一旁。

掀起窗帘的一角,让光线进来,我如同做贼般窥探着“案发现场”,床上被子扭曲的像一根大大的麻花,白色床单皱皱巴巴的被挣脱出了床垫,散塌塌的垂搭在床脚,一只枕头半悬挂在床边。

她不在床上。

不见人影的我没了顾虑,去床头打开按钮把电动窗帘拉开,“一地狼藉”我的第一感觉,有内衣、有衣裤,有ipad还有数据线,零零散散的堆积在并不大的房间。

环视四星期,看到一个光着脚穿着白色松垮浴袍的女生就趴在书桌上,应该是她了。头发散乱着,双腿蜷曲跪坐在凳子上。悄悄走近,她的头枕在手臂上,头发遮盖住了大部分的脸。

看来是真的累了。

放下背包,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显然第一下力度不够,再用力一推。“啊~啊~”

“你醒了”我轻声说到。

“恩,你哪位”她有些警惕的看着我,双眼朦胧中泛着点点红。

“Jason,我昨天跟你通过电话,披萨还是我给你点的呢”我说。

“啊,你来了”她揉了揉双眼说到,伸出双手伸展了一下身子,我却发现她浴袍里面没穿衣服,场面有些尴尬,我急忙借口说我出去抽烟,你先换衣服吧。

她指了指桌子上的烟,“抽我带来的吧,国内的”,我嗯了一声拿走了桌子上的烟和茶几上的火柴。出门站在电梯间,其实我从来不抽烟。但还是把烟点燃,看了看烟盒,“玉溪”。

夹着烟,站着看着烟燃尽。等到时间差不多返回,敲门,她裹着一张大巾帮我开门,湿漉漉的头发告诉我她刚洗完澡。硬着头皮走进房间,坐在床上。她继续回到卫生间,尴尬的坐了几分钟,我忍不住了,开口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是来金奈干什么。旅游么?”

三泰虎原创译文,禁止转载!:首页 > 印度 » 我的男朋友在印度金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