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新闻洗涤报记者访华:令人震惊的中国(1)

2013-10-27 11:32 159个评论 字号:

新闻洗涤报记者访华:令人震惊的中国(1)。钢铁混凝土建成的雄伟纪念碑、鲱骨式的木制地板并未吓着我。批准这些建设的人倒是吓到了我!中国国航948班机在北京国际机场着陆,你很容易理解,这里是一个不同形式的共产主义。实际上,它就是资本主义。在发展中社会,机场的存在是有理由的:目的是给旅客留下第一印象。在中国,它是用来使你敬畏万分,使你感到渺小和微不足道,将你的嫉妒水平上升到难以想像的高度。两种意识形态,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已经事实上同床共枕,形影不离。

译者:不知悔過的劍
来源:三泰虎论坛 http://bbs.santaihu.com
外文:http://www.newslaundry.com/2012/10/electric-china-part-i/

ew

ELECTRIC CHINA – PART I

令人震惊的中国 – 第一部份

记者:ANAND RANGANATHAN

Grand monuments of steel and concrete and herringbone wooden flooring don’t scare me. Those who have sanctioned them do!

钢铁混凝土建成的雄伟纪念碑、鲱骨式的木制地板并未吓着我。批准这些建设的人倒是吓到了我!

Air China flight 948 touches down at the Beij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and it’s easy to understand that this here is a different sort of Communism. In fact, it is Capitalism, only that the cap on the splurge is determined by a politburo honcho. Lately, there is no cap, hasn’t been for a decade or more, and the evidence is everywhere.

中国国航948班机在北京国际机场着陆,你很容易理解,这里是一个不同形式的共产主义。实际上,它就是资本主义。只是挥霍的上限由政治局的头头们来决定。最近没有限制了,(这种不加限制)都已经十年或更长时间,证据随处可见。

In developing societies the airport is there for a reason: to cast the first impression on a visitor. In China, it is there to awe you beyond measure, to make you feel small and insignificant, to raise the level of airport-envy in you to unimaginable heights. It is there to tell you that Socialism is dead, that the two ideologies, Capitalism and Communism, are in truth bedfellows, joined at the hip.

在发展中社会,机场的存在是有理由的:目的是给旅客留下第一印象。在中国,它是用来使你敬畏万分,使你感到渺小和微不足道,将你的嫉妒水平上升到难以想像的高度。它述说着社会主义已死,而两种意识形态--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已经事实上同床共枕,形影不离。

The Beijing airport is like the boiler room of a vast ship, with hundreds of workers busy polishing its every working part – and this is a strange analogy, for the visitor has been escalatored straight down into the profundity of China’s soul, to see the inner workings of its body, its knotted intestines, to admire the glisten of this sweat, and to think that this ship, this miraculous ship, that will carry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this ship will never sink.

北京国际机场就像是一艘巨型船里的锅炉舱,数百位工人忙碌着擦亮它的每一个工作部件——这是一个奇怪的比喻,游客已经被深深地被昇华到中国的灵魂深处,去看它内部的运作,错综复杂的内部结构,仰慕那闪光的辛劳汗水,想想这艘船,这一艘奇迹之船,在可预见的未来支撑起整个世界的重量,这艘船将永不沉没。

ew (1)

China is the new Titanic, and at least for now, there ain’t no iceberg for miles in every direction.

中国是一艘崭新的泰坦尼克号,至少目前是如此,而且每个方向数英里远的地方并无冰山。

But where are the people? This is supposed to be the world’s most populous country, for heaven’s sake!
Are they all entombed comfortably in the climate-controlled ambience of their Audis and Porsches?
Are they all playing Nintendo and Xbox inside their newly-acquired plush houses?
Was state-sponsored prosperity a wicked trick to keep them busy indoors and avoid the unwelcome sight of citizens collecting in public squares?
Today they do Tai Chi, tomorrow they may clamour for their rights and freedom. No, no, we aren’t having that!

但是人都哪儿去了?据说这里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呀,天哪!

他们是不是在奥迪和保时捷的空调环境中“安乐死”?

他们是不是在新购置的豪宅里玩着任天堂和Xbox?

还是说国家推动的繁荣是一场顽皮的恶作剧,目的是让人们在室内忙得不可开交,避免市民在公共广场聚集这一不受欢迎的情景?

今天他们打太极,明天他们可能呼吁要权利和自由。

The absence of crowds has made me forget the overwhelming presence of bling. I’m sure there’s something else more assaulting to the senses just round the corner, something that’ll make me forget even the Chinese crowd puzzle. Ah yes, here it is! The bus journey – Beijing to Tianjin: non-stop, fast, smooth, uneventful.
Ever stared at a blank wall for two continuous hours? Ever watched the paint dry? That’s what this bus journey seems like to an Indian.

看不到拥挤的人群,使我忘却了华丽(机场)的压倒性存在。我敢肯定,有种更能冲击感官的东西就要出现,这种东西甚至将使我忘记中国人群的(消失)之谜。啊哈,就在这里!这趟从北京到天津的巴士之旅,直达,快速、顺畅、平安无事。有试过连续两小时盯着一面空白的墙壁吗?有过无聊透顶的经历吗?这趟巴士之旅在一名印度人看来就是如此。

Seeing this new China through the window of a taxi (an Audi A6 naturally) makes you realise why folks affix “great” in front of objects and nations when they do. The outskirts of Tianjin resemble the African savannah where thousands of steel giraffes have come for their evening thirst-quenching. The giant cranes move their necks up and down, this way and that, and hundreds of men in yellow helmets work the earth to gold. They aren’t digging for it, though. Instead, brick by brick, steel girder by steel girder, they are forging it, for future Chinese generations to reap the harvest.

通过出租车(当然是奥迪A6)车窗往外看这个新中国,你会明白为什麽人们会在物体和国家前面加上“伟大”这个修饰词。 天津的郊区类似非洲大草原,数以千计如长颈鹿般的起重机,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巨型起重机上下移动,左右摇摆,数百名戴着黄色头盔的工人在“淘金”。不过他们不是在挖金,而是一块块砖叠起来,一根根钢梁架起来,为的是中国的世世代代能够收获成果。

Economists and business tycoons have written tomes on the Chinese miracle, on her mind-numbing growth statistics. But only when you tour this savannah do you realise what all is happening in the world beyond coalition politics and Coalgate. Imagine a 100 Rockefellers tilling the earth, contemplate a 1000 Ambanis pacing about the dusty construction sites, and you get close. And then you realise that, somewhere in the recesses of this wealth, this comfort, this planning for the future, a Chinese Steve Jobs has just been born.

The doctor has held him up for show and smacked his bottom and he’s wailed out a 100 new game-changing ideas. The Communist Bloc has transformed into a glass and concrete block, and all that money, all those trillions that China has been feeding her insatiable pet, a poodle called infrastructure, has finally paid off. The next stage is here and now.

经济学家和商业钜子们已就中国奇迹令人难以相信的统计数据写下了成篇著作。但是只有当你到此“大草原” 一游时,你才会知道世界上正发生着远超联盟政治和煤炭门的事情。想像一下,有100个洛克菲勒在耕耘,仔细想想有1000个安巴尼在尘土飞扬的建筑工地上踱步,你走近看看。然後你会发现,这种财富,这种舒适,着眼于未来的这种规划,在它们的深处,中国的史蒂夫·乔布斯正在悄然诞生。

博士把他举起来秀,打他屁股,他哭着说出100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意。共产主义阵营已经转变成“玻璃和混凝土”阵营,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被用于喂养一个贪得无厌的宠物,一个叫做基础设施的贵宾犬,这些投入最终见了成效。下一阶段就要看这里的了。

ew (2)

Once inside the room of my hotel, and the contents of the mini-fridge examined with a keen eye, I relax and turn on the TV, only to scamper immediately for the nearest towel. The logo on the top left corner of the screen reads “CCTV” and it takes a while for my mind to register that the images being played out on the screen of a handsome man are not of me but a news presenter of CCTV, or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their Doordarshan counterpart. Phew! This means that the eye of the little sparrow in the painting by the wardrobe is indeed the eye of the little sparrow. Still, I undress watchfully – there’s no knowing if the Moroccan mirrors all around me are two-way or not.

一进入酒店房间,用敏锐的眼光搜索了一遍迷你冰箱里的物品后,我才放心的打开电视,立即去拿最近的毛巾。电视屏幕左上角出现了”CCTV”的标示,好一会后我才反应过来,即屏幕上的英俊男子不是我,而是CCTV新闻主持人,相当于全印电视台的同行。唷!这意味着衣柜上油画里小麻雀的眼睛的确是小麻雀的眼睛。不过,我脱衣服时还是很谨慎——很难知道四周摩洛哥风格的镜子是否是双向的。

(译者注:CCTV也是英文监控摄像头的缩写)

CCTV is as state-controlled as DD, and I cannot comment more on this subject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I can’t understand a word of what is being said. If it’s any consolation, whatever is being said is being said very forcefully, more than what Shammi Narang ever managed in all the years that he read his two-page news handouts. The CCTV studio, though, is incomparably plusher than the DD one. Their sports presenter – I know he is a sports presenter because a badminton racket and a shuttle have appeared mysteriously to the right of this man – looks a teenager compared to Dr Narottam Puri, who is in two minds currently as to whether he should retire or pop off.

I press the remote and find three more CCTV channels, none of them thankfully of the closed-circuit variety. People are talking incredibly fast, and animatedly, which can sometimes happen when you are explaining the finer principles of Higgs Field, but not badminton, please. Worse, there is no BBC to put a friendly arm round my shoulder.

CCTV跟全印电视台一样是国家控制,我无法多加置评,理由很简单,在说什麽我一句也听不懂。如果说有心里慰藉的地方,那就是不管说什麽,说得强而有力,胜过Shammi Narang(注:全印电视台配音员)设法在这些年来所读过的两页新闻讲义。CCTV的演播室比全印电视台(DD)更豪华,他们的体育播报员 – 我之所以知道他是体育播报员,因为这个人右边神秘地出现羽毛球拍和羽毛球。– 这人跟Narottam Puri比起来就像青少年,后者总是三心两意,不知道是否该退休。

我按遥控器,又发现CCTV的三个频道,谢天谢地都不是监控摄像。人们说话快得难以置信,相当有活力,这在你解释希格斯机制的精细原理时才有时会出现,而不是在谈论羽毛球时。更糟糕的是,找不到能“敞开双臂友好拥抱你”的BBC频道。

Just when I think it’s all hopeless, my attention is drawn towards China Daily, the English edition newspaper that is arranged on the “working desk” next to my gift – a scary-looking letter opener. For those who wouldn’t have guessed, China Daily, too, is state-controlled, which begs the question why we don’t have a Doordarshan Newspaper. Is it because most of our newspapers are in any case state-controlled?! Here at least, one isn’t assaulted with birth and death anniversary centre-spreads. The state control is much more overt, in fact entirely so. The newspaper is brimming with the sort of language a four-star army general and not a dishevelled editor would employ.

就在我认为一切都无望时,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中国日报,一份被安排放在“办公桌”上我的礼物——看上去可怕的开信刀边上的英文版报纸。那些猜不到的人殊不知,中国日报也是国家控制,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麽我们没有全印电视台的报纸?难道是因为我们的报纸都由国家控制的?!

至少这里不会用中心跨页式(centre-spreads)的生卒年纪念日来侵犯(读者)。国家控制是更明显的,其实是完全控制。报纸充斥着四星陆军上将的那种豪言壮语,而不是被披头散发的编辑所采用的。

The issue concerns the Diaoyu Islands that Japan has “purchased” cheekily and now owns “officially”. China insists the islands have “always” been their property. Here is the editorial (China Daily, September 11, 2012) or bits of it that would make Shekhar Gupta roll down his kurta sleeves and bow in admiration:

这个问题是关于日本厚颜无耻地“购买”钓鱼岛,现在还将其“国有化”。

中国坚持该岛的所有权“自古以来”就属于他们。这里有社论 (中国日报,2012年9月11日):(Shekhar Gupta看了后会佩服得五体投地的)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as thrown down the gauntlet before China.”

Good. That’s pleasantries over and done with.

引言:「日本政府挑战中国。」

很好,这是圆满结束的寒暄。

“China should take it up with an iron resolve and crush any Japanese act of aggression…If being reasonable is no longer the right way to deal with the Japanese, we must prepare for a worse, and perhaps the worst scenario, no matter how reluctant we are to do so.”

Clearly, this is one of those editorials that get better with every disbelieving scan, where each new sentence is perhaps a code for the infantry to place the next field gun into position and crank up the barrel.

引言:「中国应该坚决粉碎日本的任何侵略行为…如果理智不再是对付日本人的正确方式,我们必须做更坏准备,可能是最坏的情况,无论我们多麽不情愿。」

很明显,这是经不可置信的审视後发表的社论之一,每一句话对士兵来说都可能意味着把另一门野战炮定位好,并抬高炮管。

“…Concrete actions are needed to show we won’t retreat an inch…”

“…A thief is never a legitimate owner of stolen property…”

“…必须采取具体行动,以表明我们寸土不让…”

“…盗贼从来没有窃盗财产的合法所有权…”

And here is the war cry the jaws-drawn soldiers on the frontline are waiting for:

“…Japan should prepare to face the consequences of its actions.”

这个是前线士兵所等待的战争口号:

“…日本应该准备面对其行动带来的後果。”

The rest of the Daily is full of Op-ed pieces extolling the virtues of the Chinese foreign policy. It would be a brave man or woman who’d lampoon the editor of a Chinese newspaper like we do ours. Keep walking Shekhar!

中国日报的其余版面充满了专栏文章,赞颂中国外交政策的优点。谁要是敢像我们讽刺编辑一样去讽刺中国报纸编辑,那就够爷们了。德拉谢卡尔,坚持走下去!

I bow a touch and decide to risk Tianjin without the comforting and guiding hand of my Google map. It can’t be all that difficult. The city is, after all, first world now. Once you’ve narrowly avoided death while crossing the road – traffic runs in the “wrong” direction here – a whole new world is waiting.

我决定不借助谷歌地图探索天津,而是来次亲身冒险。这并没有多么的困难。毕竟这个城市现在属于第一世界了。一旦你过马路时侥幸躲过死亡时(这里的交通方向搞“错”了)【译者注:印度是靠左行驶的】——那么一个全新的世界在等着你。

The Italian director Michelangelo Antonioni’s fine documentary Chung Kuo – Cina (1972), that gives a glimpse of China, its art and culture, its people, its cities and collectives, now seems like the “before” pic in a hair-gain advert. What I see before me is definitely the “after”. The transformation is mind-boggling. The bicycles on the streets in Chung Kuo have been replaced with BMWs, the dirt roads with perfectly banked tarred ones, and goodness knows how many millions of trees have been hacked to make way for the unending vista of twinkling skyscrapers. I feel like an alien that’s landed in an alien land.

意大利导演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精美纪录片 – 中国 (1972),给了一窥中国的机会,它的艺术和文化、它的人民、它的城市和集体主义,现在似乎看起来像毛发增生广告里的“前一个”画面(即头发未长出来的画面)。我所看到的绝对是” 后一个”画面。这一巨变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纪录片里街上的自行车已经换成了宝马,泥泞的道路已经用柏油完美舖平,天知道有多少成千上万的树为了给无止境建设的摩天楼让路而被砍掉。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外星人降落在一个外星领土上。

友荐云推荐
    • 我也觉得怪怪的,为什么印度媒体人写的文章读起来特别扭呢,酸不拉几的 :mrgreen: 可能这是印度媒体追求的风格,绕来绕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印度人本来智商就地低,这么一来更是被洗脑得一塌糊涂,还觉得很高明,贱格人种

      • 这三锅确实挺别扭,明明给震精了却拼命寻找土鳖的缺点,企图为自己的偏见寻找支柱。累不累啊三锅?

        • 人家本来就是来找茬的。。。难道说喔。。。来了中国我才知道什么是科技社会什么是原始社会。。。最大的皿煮国家和所谓的专政国家一比,变成了山里。。。不是自己打脸吗。。。还有小编也是打工仔,发回的东西总编是要看的。。。所以他说什么也不代表他的态度。。。总归到底还是要忽悠印度人民的。。。 :mrgreen:

          • 也是,记得以前来参加08奥运的阿三妓者也写过很别扭的东西,只是没想到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没长点见识就有点奇怪了

      • 智商高低不是完全决定人的走向的,印度应该也不缺聪明人。其主要是民族特性,看到你们的言论,我怀疑你是不是印度人。完全没有中华民族的谦虚。想一想以前甚至现在还有好多外国人如你们看待印度人一样看我们的。

        • “民族特性”很对,印度人和我们的思维完全不一样,他们从来不去想为什么的问题,你让他做他就做,不会做就等,决不会去问你,缺乏主观能动性,就算我这里的几个所谓的精英都是,现在都懒得和他们辩论。

        • 我跟谦虚的人谦虚,跟识礼的人讲礼,跟吃手抓饭的一起用手吃,跟随地大小便的一起尿拉,跟心胸狭隘的一起卖嘴,我是看牲口下菜碟

      • 确实是奇异的脑回路,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纪实不象,随笔不象,游记不象。。读下来我有种找不到逻辑的凌乱感,也许是我的问题。

    • 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人希望把我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民主投票一下,希望我消失的都回个贴成吗?

      好像汉娜那个小妞,跟我挺熟的。

  1. 现在中国东盟发展起来了,印度现在东靠世界人口重心,西邻能源出口中心,坐靠世界最大的市场,坐拥世界最廉价的劳动力,坐享世界最引以为荣的“民主”制度,坐占世界最大的耕地面积,丰沛的雨水肥沃的土壤一年三熟,却一事无成,让世人大跌眼镜。

    • 你来自印度的战忽局吗?他们的发展并不是一事无成,只是和世界排名前几的有差距,特别是和中国比,差了些,而且他们优势明显的情况下比,这只能说明我们的领导层比他们的牛,这就像牌局中握有一手好牌,打牌的人却输了,可是这种牌局中,一局后,牌的变化不会很大,而打牌的人却会变,你以为他们现在输了一局,换人后下局就不会赢吗?永远不要小瞧你的任何一个对手,特别是他还有一手好牌,除非能把他手上的好牌废掉,不然别自大!

    • 就在我认为一切都无望时,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中国日报,一份被安排放在“办公桌”上我的礼物——看上去可怕的开信刀边上的英文版报纸。那些猜不到的人殊不知,中国日报也是国家控制,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麽我们没有全印电视台的报纸?难道是因为我们的报纸都由国家控制的?!

    • 在准备我的中国之行,我已经沉浸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铆常和哈利迪的传记。我急于完成这本书,而仍然在印度-它在中国是被禁止的-说实话,我的酒店房间的门上敲一个午夜的前景让我三思拖着本书沿。我选择的自传的奈保尔的编辑,而不是无害。
      鲜为人知的故事描绘了一个毁灭性的图片的人,他 ​​的狮身人面像般的脸盯着你从每一个中国人的纸币。总之,毛泽东,死亡,如果没有干预,会破坏和抹杀了被称为中国的国家,甚至更多的人会杀了超过70万,他设法通过他的扭曲政策。毛泽东是一个诗人-我学会了通过这一高超的工作- “证明,只有吟游诗人能引起这么大的破坏,通过他们的创意写作,散文作家中比较轻微的和无关紧要的-让阿伦达蒂试图说服人们接受无政府状态,极左的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作为有效作为毛泽东的集体化。(等待一分钟……)
      这里是毛泽东早期的诗,他年轻的时候和敏感,他的想法和意见,以后将迫使他的人在绝望中大跃进大饥荒之后吃掉对方只是结晶。
      哀其不幸,堆在我的枕头,你是什么形状?
      河流和海洋中的波浪一样,你无休止地流失。
      夜有多长,黑暗的天空,何时是光?
      不宁,我坐起身来,长袍扔在我的肩膀上,在寒冷的。
      当黎明来临时,最后只有骨灰仍然我几百想法。
      不坏,是吗?这就是为什么它作为一个惊喜来了,进一步下降几百页的书,当和煦的rhymester说,这:
      “不要告诉你绝不会做你们的人。”
      他可能被称赞在中国学校的天空,在政治局聚会崇拜,而是赤裸裸的事实是,毛主席对中国的印记,但现在她的纸币上的水印。这是不可想象的,这一切经济的进步都不会发生在他敏锐的眼光和点头。马克斯普朗克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学所得,葬礼的葬礼。”所以,做国家都背负着遗留下来的享福领导人谁看到你的进步,只有通过狭窄的眼睛和狭隘的观点。迟早人们开始崇拜他们的领导人,并停止追随他们。对于中国成为未来是至关重要的,毛泽东成为历史上第一个。
      我在天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几个星期前,一个城市的14万。它有一个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5,000美元)高于中国其他任何城市,甚至高于北京和上海。没有人知道我遇到了以前或以后我访问中国天津。眼看着城市零距离接触,通过商场,公园和公共广场散步,我觉得很难相信,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繁荣的大都市,是大多数印度人一个KBC琐事的!搞清楚这个难题是不容易的,和骷髅敲门小时让我得出结论,下落不明的,难以想象的,一次性的,出售的财富,是难辞其咎的。
      印度城市,你看,是独一无二的,,其USP是它的文化,它的建筑摇摇欲坠的状态,独特的建筑,居民的文明,污物和富裕的mishmashed显示。每一个城市,从阿拉哈巴德迈索尔的,具有特殊性,使得它独特的,与其他城市不同,有一定的嗡嗡声。它的人民显示范围的肤色,五官,着装规范,随地吐痰的敏锐,道路的智慧,前夕戏弄的专业知识。
      与财富,自带校验,自带均匀度 – 一切都闪闪发光,一栋楼就像另一个闪耀,一条路是光滑如下,每一辆汽车是一辆奥迪。财富侵蚀个性。天津是像北京上海像香港一样是在道路上的汽车和巴士,从机场到火车站的巴士车厂,修剪整齐的街道菌群发光商场。财富,金钱,金,财产,他们是伟大的均衡器。当肚子里的居民,城市不再有一个软肋。天津就像一个镶满钻石在中国头饰闪亮。你也一样,过了一段时间。美容生厌倦。

      • 这是预报么?。。。
        问题是。。。
        这什么软件翻译的啊。。。
        这也太蛋疼了。。。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着熟悉的简体汉字而完全看不懂。。。

    • 建筑是巨大的 – 当他们个子不高,他们是不可能宽,天津博物馆天津会展中心等。但美,如果你一定要,是国家精心策划,像东德类固醇。
      城市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发展,从而获得一种精神,一种气味。城市在十年后,他们崩溃上涨,他们并不像石油涌出,或如雨后春笋般萌芽。但是,这其中有。我坐在旁边的一个人造池塘,不知什么柯布西耶可曾想到这一切。他会不会批准,或喃喃自语他的异议?人造美女也有一些不自然。当然,我的状态明显,但我觉得美容不能被定义,它必须保持,因为他们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如果人发现的公式,每一个建筑泰姬陵,每车甲壳虫,每一个iPhone手机,每一个音乐系统,Bang&Olufsen品牌,每本书的旧人与海。每个对联加利卜的每首诗Madhushala。
      像其他富裕的中国城市,天津,人体运动下,紧紧拴住。中国农民得到什么是所谓的湖口的劳工证,紧握在这些伟大的城市,他可能会和工作,但是当工作完成后,当该建筑物或公路完成后,他要为他回到他的村庄利用与湖口所带来的好处,如购买房产或汽车或医疗。但是,尝到了血,亲眼目睹了超级丰富,走的阴云商场,旅游子弹头列车,他会做什么-伸出慷慨的树荫下的榕树上charpai?
      壶口是什么希夫Sainiks的梦想,它是每一个试图生存每天20卢比害怕那800万印度人。我们的城市可能是脏乱不堪,道路坑坑洼洼,火车和公共汽车挤满的椽子,污染的水,电逃学,但我们的城市是我们每个人。更重要的是不人道的:让家族的10个篷布帐篷竖立一个孟买路面上,勉强维持生活,或看着他们死在干旱或洪水袭击的村庄在比哈尔邦,阿萨姆邦,拉贾斯坦邦一个缓慢的死亡吗?
      独立65年后,仍然面临这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剧。也许是更悲惨的是,在中国没有人能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倒霉的村民,千里漂泊北京,天津,必须简单地等待轮到自己,必须忍受,直到被救出的时候,他们的状态,对GDP人均wonderhorse驰骋。
      叫嚣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不会来自天津,上海和北京等城市。这些城市已经取得了革命的证明。在这里,他们都是驾驶奥迪和购买巴宝莉和溜冰晚上路程。没有胃是空的,没有心灵的热切。这里没有人会跳向上和向下的葡萄产生任何忿怒。他们很高兴和内容,并希望赚更多的钱。
      将是在天津无天安门广场。
      中国人知道这一点,他们正在稳步向西到内饰,麻木下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和繁荣。
      当你来到它的人需要的很少。他需要的是面包上的表,一个快乐的工作,快乐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在中国的奇异)。他需要一个坚固的房子,一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个温馨的床。他需要从暴政的元素多于自由的暴政腐败的领导人的自由。任何独裁者谁不明白这个是盯着每桶下跌一个点的两进两出。我们所有的自由,民主和人权,我们已经到了800万,我们没有提供其余想当然。8亿!这800万元不需要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的自由,他们不需要计委白皮书,他们需要一个拉屎不被人发现的地方,他们需要一个水龙头,以填补他们的杰里罐,而不必走哩,他们需要在他们头上的屋顶,生命权。
      印度是如此自豪地是中国,如此骄傲,不是一个独裁,所以感到自豪的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应该提供这些简单的需求或纹身这个:清除贫穷, ​​她的前臂。它意味着Garibi Hatao。
      所有这些天空刮削器,这些巨大的博物馆大厅里,一定需要很大的维护,更何况空调。而走的时候,我注意到,每间公寓的住房小区有一个分裂的A / C伸出的阳台。一个中国的电力消耗的5倍以上,印度(85瓦每人),但小于美国(1400瓦每人)的四倍。还有一些多年去,那么,以前发展中国家实现的拉斯维加斯Vegasisation的,。这是洋基:好还是坏,他们总是设置一个先例的事情。他们向世人展示了资本主义发光侧出我们所做的伪君子。如何能抱怨的采矿和森林切割,并在同一时间使用手机或削减高速公路旅行时间减少了一半?一个人怎么能反对消费,因为它是直接负责提供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我的衣衫褴褛的皮带,我舍不得换掉,是保持一个制革工人在坎普尔远离他的方形餐。我拒绝我收集的10件衬衫的两倍防止在孟加拉国的一个家庭,对他们的窝棚屋顶建设。消费!消费!这正是中国人做的。我们的想法是到有一个人的衣柜50 T恤,其中之一,为世界做你的位,可以进行巴普的报价:“地球提供足够的,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不是每个人的贪婪。”
      在会议晚宴上,000名参与者周围挪用冷盘和昂贵的葡萄酒,而中国的帕瓦罗蒂在他的面前,并包含了一个看不见的大气球,呈现了他对茶花女的支柱。音乐喷泉,吓得兔子一样狂奔和杂技演员,平衡骨中国自己的手指和脚趾。人们很容易忘记,100中国人在地震中丧生这个早晨在云南省和超过10万撤离家园。但唯一的“分钟的沉默”是什么之后每神奇表现。
      以在伊士曼色的水射流和顽皮的苗头,你就会意识到,中国是烤面包,黄油一直只适用的地方。某些方面有丰富的脂肪,而其他普通的烤,等待着丰富的肥土。黄油刀虽然接近,速度快,和黄油,将尽快均匀涂抹。这是唯一的冲冲后应采取的虚张声势省中国 – 俄罗斯有过 – 这使得他们看到炎热的日子,欢迎下。
      中国不像取得伟大的欧洲列强,他们征服的国家和文化的数百通过血钱,不是一个单一的殖民地,它可以欺骗和掠夺。它的财富来自于中国人民,渴望看到自己的国家作为一个发达的国家很快。但下一步是什么后,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宣布它被“开发”,下一步怎么办?中国人不知道。也许他们将开始插手别人的事务,像美国人做的 ​​非常沉着。目前,所有他们想要做的是在西方国家的虚伪,因为他们来寻求帮助和匍匐前新的主赚钱,轻笑。从这些所谓的人权拥护者不是一个呜咽,而不是提及西藏或天安门-他们只拥有汽车和香水和高级时装出售。由于Kulbhushan Kharbanda说得如此简洁在Lagaan:“ 叶戈雷登录BAAP的柯sagey nahin hotay ……“
      在豪华的工厂,我们正在采取,数百名中国男性和女性在浴帽玩耍微小的金属物体,它们组装滞销传送带前面。导游告诉我们,正在组装的iPhone5和GalaxyS3电池。工人甚至不看,而不是他们之间的耳语。每隔两个小时,我们被告知,他们可以采取10分钟的休息时间。有一个不断的嗡嗡声在大厅里。工人们都习惯了。这是钱的嗡嗡声。

    • 这次会议是在我们所有人都携带新的思路来拯救世界在我们的会议袋。我在中国逗留结束。中国国航947航班飞往德里拥挤 – 这么多的印度面孔,这么多面部的多样性,它是舒缓眼睛形像一个星期后。我要回我的肮脏腐败的国家,我的爱,我的中国经验已经说服了我,印度也将到达那里,只知道它会更长。,这将是更难。
      中国有自己的问题,没有明显的问题,而且是一个不速之客,但它已经取得了一件事,是不争的 – 它已经接管地幔从西方资本主义地幔,它一直试图将其隐藏涂料用单板共产主义。但很容易让人们看到通过这种涂层,能够闻到香奈儿和味道的霞多丽和乘坐的奥迪,我觉得共产主义很快就会被拒绝群众的令牌一勺,它会被托运到同一垃圾桶洋溢着苏联和东欧集团和波尔布特实验的历史。一旦走了单板,将照耀从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通过将自由企业和做的民主,可能按照这个顺序。
      这架飞机降落在的德西停机坪和像编程伞兵我们寻找的飞机,会给予我们自由的拍摄和扳手打开架空储物柜,难以破译向后猛拉安全带锁扣,把我们的手。两名学生馅中国国际航空枕头在他们的背包和,空姐看远。他们知道他们的土地是现在有钱,他们能买得起它。

  2. 通篇充斥了YY思维,跳跃思维,加他在国外嫁接的绚烂的枝,和他本身土里土气的根,还有一瓶打翻的醋
    这么恨却又偏要来,贱人啊。

  3. 想反驳他几句,想想算了,这种人跟他讲道理没用。骂他就对了,你骂他他会觉得很舒服。
    大家都快来集合吧

  4. 果然是洗地报的,那种酸溜溜的似夸实踩的报道方式令人为之一叹~~潜台词就是在说中国这不好那不好=。=

  5. 洋鬼子每次说到中国媒体就非要加个“state controlled media”,即“国家操控的媒体”的字眼来给洋屁民洗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bbc是啥鸟东西

  6. 这样的神经病文章,看了等于没看,甚至比没看还不爽。如果老翻译这种文章,肯定多不胜数,版主整天忙都忙不过来。
    我还是希望多看到些,国外的现状,国内的客观情况,外国人的想法,愿望,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发展和社会状况的意见,多一些真知灼见。对中国未来的看法,机会和风险在哪里,大家如何和平相处,合作更好,最后是文化。
    有这么多可说可写的,难道就没有内容?

    • 老兄,你知道我耗了兩天,連同一位譯者共同翻譯的嗎?
      你可以批評,但不能說他毫無價值。
      你有見過印度媒體正面報導中國?
      起碼這篇還算像話。

      • 多翻译一些吧。最好是有原生态的评论。 其实看到外国人各种羡慕嫉妒恨,想想中国真不容易、。

      • 剑兄,别生气,继续。。。
        文章写出了印度精英中产对中国的矛盾观点。
        一方面是从前习惯性的成见和想象,
        一方面是眼前惊心动魄的现实景象。
        换了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都会很崩溃,
        这篇文章不错,作者毫无防备地被冲击出满篇的内心描写。
        很真实。我喜欢。

        期待下文。

      • 辛苦了各位前辈。
        只是可能是因为我本人不太习惯政治娱乐化。各有所好吧。
        西方人习惯这样,可中国人可能是在这方面世界上最难改变的一群

      • 文章确实比大部分译文长,但两天两人,确实效率不高,应该在五个到七个小时工作量差不多。非常感谢提供,你来之前我就来了很久了,那会服务器还在国外,但至今也没提供过一篇译文,

      • 要知道国内也有自我意识太强的主,觉得他们需要的才是合理的。。。脑残无国界啊。。。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mrgreen:

  7. 就单说合作吧,中国和印度的合作就可以说,双方在边境的合作,能源的合作,西藏修大坝的合作,中印缅孟修铁路的合作,农业种植的合作,共同海洋开发的合作,去雪峰探险的合作,军事研究的合作,,,多不胜数随便哪一个就是一个普通人都能写一部书来
    三哥们不是思维天马行空,想象力强吗,
    为什么就不能思维发散点多想想未来的可能性
    老把自己固定在一条嫉妒与自负或者自卑的道路上进行想象

  8. 当然偶尔有个三哥出来娱乐娱乐也好,放松心情
    但是多了真的不好,会对你自己产生不良影响
    俗话说物以类聚。我准备弄个QQQQ群,客观,理性,尊重别人,关注世界,同时坦率,富有想象力的人,希望和这种人一起探讨,学习,交流

    • 人家是英文。。。不过翻过来就这样了。。。再说你要印度记者什么水平。。。没被声控电灯吓到已经很给力了。。。 :mrgreen:

    • 作者为留学博士!!!

      作者的土地,枯萎的玫瑰,白圣雄四方,阿南德阮冈纳赞在圣士提反书院,德里学习化学,并从剑桥攻读博士学位。不同利益的一个人,他在新德里的国​​际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中心研究登革热和结核病。我们告诉你,不同的利益!

  9. 老兄們,別太認真了。這個作者本身就喜歡尖酸刻薄的讚美,他應該是在稱讚中國。
    他其他篇文章都在諷刺印度政治。比如《要怪就怪基因庫》一文,就以印度人的三種劣等基因大加嘲諷印度人的政治和不忠基因。
    這里有末段沒翻,他在最後說為何中國人不說英語,難道是等著世界來學習中文?並且以他們樂於等待作結。
    可能各位不習慣新聞洗滌報的風格。

    • 对。感觉这个人平时就是个喜欢嘲弄政治的人。
      另外,真是膜拜,翻译的太好了。感觉原作者的个性能很生动地表现出来,读起来津津有味。

      • 每次看到你以“感觉这个人平时。。。。。。”开头的句子就有点不舒服。回想起那句“感觉小白平时就是。。。。。。”的名言了

    • 支持!
      拜托剑兄继续翻译下去,
      翻译得非常够水准。
      生动形象准确传神。
      大维兄那些软件翻译的实在看不懂。
      期待下文。。。

    • 话说,剑兄,我很好奇人家叫你剑兄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时候会感觉有一种久违的违和感。
      比如说:“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剑—————————————————————————————————————————————————-兄”

  10. 更糟糕的是,找不到能“敞开双臂友好拥抱你”的BBC频道。

    =================
    印度人不仅被印度媒体洗脑了,而且被BBC也洗了,

      • 明显表明阿三精英们把BBC当成至高无尚,
        足以看出BBC在印度的普及度,
        甚至可以说是让他们继续做着英联邦身份美梦的长衫。

        作者甚至无法理解,
        一个比他们还发达的国家居然会不把BBC这么高贵的东西当盘菜。

        • 俺脚着可能因为阿三教育体系里一直用英语为教育用语,所以在他们看来不会英语就代表没文化,低素质,低种姓。看到不会英语的土鳖有种无言的优越感。几年前的阿三网民更是特别喜欢强调自己会英语,有事没事就把自己会英语当作经济方面势必赶超我鳖的因素

      • 别指望一个不认为以讲外语为耻辱的国民有多的悟性了。在阿三的脑海里全世界都该是自家主子的,排斥自家主子搞自己独特的语言和传媒都是不正常的

  11. 嗯,文章挺好,我觉得并无不妥,为什么大家不淡定呢?
    这个是一种文学的思维方式评论资本主义世俗

    • 或许文笔真的不错,但是,我承认,我看不太懂。如果,让很多人都不那么容易懂的文笔是好文笔的话,我真心认为,印度记者的文笔不错。

  12. 我想问有人对尼日利亚关注的吗,这个人口1.7亿有250个民族的国家
    感觉他们很想发展,进度比印度快,但是受到的掣肘不少的。
    非洲的哪个国家最开放?

      • 我直观感觉比印度快啊。只是欧美中俄等大国关注它的更少。
        出口石油,引进外资,修路,反恐搞的是热火朝天。野心很彰显和强烈。
        塞舌尔我去看看

        • 印度类似中国,人口过多,土地太大,发展上只能奉行区域优先的政策。虽然新德里没有像中国一样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但德干半岛与西部沿海地区发展的明显好于其他地方,这个尼日利亚无法企及。人口超过10亿的好处是,所有行业只要你敢开放就有人抢着进来,尼日利亚虽然也是人口大国,但数量级差太大,吸引投资的行业倾向过于深刻,她的发展不是地区性的,而是城市性的,谈不上比印度快。
          此外,中国对尼日利亚的关注可不少

          • 我感觉印度西部是临近波斯湾的原因,南部基本是外资的天堂。美俄日韩新加坡包括中国都往南部跑。不过最近刚缔结3对友好城市,班加罗尔-成都,加尔各答-昆明。中国可能以后要瞄准印度东部。
            说发展速度,我觉得看数据看现实印度这几年都不如尼日利亚。不过是位置和地盘比对方更好一点罢了。印度的区位某方面看连中国都比不上它,它至少不用像中国这样担心和需要去维护海上通道,担心有人抢了它海上的岛。

      • 尼日利亚,优点,说英语,有历史(比许多没历史的强多了)有良港,拉各斯这种天然条件的全世界不多。
        缺点,民族太多,不过好在最大的三个民族差不多平衡。国家不够大,也像中国这样四面漏风,没有天然阻隔(中国虽然邻居多可北边有沙漠西边有青藏高原东边有大海),还有气候偏热
        还有哪些优缺点能不能说一说

        • 1、即使跟印度作比较,就无所谓英语优势了;
          2、世界并不缺少良港,拉各斯那种级别的一薅一大把。以前讲“世界罕有的良港”即使技术、成本的考虑,也有人口和经济分布的考虑,但对于如今的世界,良港满地都是;
          3、尼日利亚的民族结构并不平衡。豪萨-富拉尼人有明显的人口优势(约30%),伊博人在四十多年前的比夫拉战争后,长期被压制,目前基本上是豪萨-富拉尼人与约鲁巴人共治。国内有说法讲,比夫拉战争前伊博人曾是第一大民族,个人很怀疑。比夫拉战争时,尼日利亚人口大约6000万,比夫拉人口估计约1200-1350万左右,只有20%多(跟现在的比例相差不大),这还不完全是伊博人。尼日利亚三个主要民族总共占比才70%左右,每个民族附近都有大量少数民族。譬如豪萨人是北方土著,豪萨城邦在黑非洲历史上颇有地位,而更北方的富拉尼征服者主要就是豪萨豪萨城邦,如今已经豪萨化,因此一般称之为豪萨-富拉尼。
          另外,黑非洲民族界限并不很强:一是传统文化根基薄弱,缺少民族共同体的维持基础;二是人口密集区的族群分布混乱,很容易形成融合。以豪萨-富拉尼人为例,虽然人口只有尼日利亚30%左右,但其主要聚居区占整个国家领土的一半以上,除了伊博、约鲁巴这样的大族之外,混居的其他民族很容易就会被吸收融合。
          4、咱对尼日利亚了解不多,也讲不好有啥优缺点。最大的优势应该还是在黑非洲占绝对优势的人口,很容易得到地区国家的期待和支持

          • 1.要在第三世界中找会英语汉语世界两大语种的不多,如果不是官方语言,还得另学,发展受拘限.再加上有一定的历史,这样的并不好找
            2.良港世界上是很多。上海虽然是第一大港,航道需要加深,金兰湾,时常受风暴威胁,东南沿海也是,湛江北海,偏了点。再加上容量,很多港不够,或者很难再开发出居民区和旅游区。再把眼光放长一点,将来海平面上升海拔太低也不行。所以我目测综合看拉各斯应该属于天然条件很顶级的港口,直逼威尼斯,别的港再好你能开发成威尼斯那样的水城吗,拉各斯我不知道可以不可以但我期待
            3民族这个我也不了,不过我直觉豪萨人就是山地人约鲁巴就是沿海人二者共同控制是很正常的,伊博人被边缘化了所以这会他们那一区的发展滞后了
            4刚看了一些关于尼日利亚的新闻。去年7今年6左右增速,减速的还行比印度表现好,而且现在他们主要除了修路外还有搞汽车和电力。汽车好解决一些就业,电力说是在未来几年内让全民用上电,穷人还有补贴。这样搞不好又要甩开三哥一截了。以前他们全靠出口石油现在现在都减产了,还有就是安全局势不好北边的伊斯兰阶段分子和南部的分裂分子都闹得厉害,这是个大问题哦。目标2020达到GDP9000亿美元也就是去年广东省的水平。发展是有点落后但我看速度挺快起码比阿三快。

          • 1、语言。如果把汉语归为世界最主要语种,那么你还应该加上法语,在黑非洲,除了英语,就是法语。尼日利亚人也不是把英语当母语。
            2、良港。你对此的定义是什么?威尼斯的水城跟港口没有关系,而且威尼斯虽然港区很大,但状况一般。如果你期待拉各斯成为威尼斯那样的水城,那得失望了。你提到北海,我也不明白,那并不是个天然条件很好的港口。
            3、民族。豪萨与约鲁巴的共治是否正常,咱不好断言。但差异如此巨大的两个族群还能实现共治,这在学术上可堪作为一个专门的课题研究了——宗教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而且豪萨也不是山地人,他们的传统聚居区是平原或者坦荡的高原平地;约鲁巴人虽然临近海洋,却没有所谓的濒海民族的性格,他们的传统聚居区是尼日尔河下游平原地区,仅有的水上作业是在尼日尔河里打渔。反倒是伊博人跟海洋和山地沾点边。而且伊博人的边缘化是政治上的,尼日利亚的主要油田就在他们的聚居区那里。
            4、经济。尼日利亚人均GDP跟印度差不多,却不是尼国追上印度,而是印度追上尼日利亚。到2020年还有7年,人均GDP提高到目前的5-6倍,你觉得可能吗?经济又不是玩股票,只看一两年的数据没啥用处。尼日利亚在搞得东西,印度也都在发展,而且印度至少在硬件上比尼日利亚有优势。生产汽车自己又产不了几条轮胎几个零件,还是组装,印度起码能够生产的项目比尼日利亚多,从国外购买零部件,距离也更近,本国和区域市场优势也明显强大。
            5、两国实在没有可比性

          • 1.全球化趋势下越小的语种会越被边缘化。试想会英语可以和多少人做生意,会法语又可以和多少人做生意,交流。要做朋友,语言不同是很大的障碍。
            2.港,说到底只是城市的一种。如果一个港未来还能建设成一个别具一格的新型城市,这不是一个天然良港比得上的。换句话说有一天海洋时代远去了呢,或者重要性降低了呢,这个港怎么发展。
            3.我说沿海人的意思是沿海人思维比较开放,平原也比山区的人思维普遍开放,我主要是看它未来的发展空间。如果你有办法把尼日利亚的沿海人和印度的沿海人比一下,内地人跟内地人比一下,那就受教了。民族太多这事,没办法的事,懒得想。
            4。我说的是2020GDP达到9000亿,可不是“人均”GDP翻五六倍。我看了一下也就相当于中国现在排名中等一个省份的GDP,像河南陕西。尼日利亚的大小和印度没法比,但它和印度的一个邦的情况差不多。有很多相似之处。面积是印度30%人口14%,说英语民族多,有沿海有内陆有良港,都很热和印度最南边纬度一样,都是交通要道。还有起点也差不多。都是民煮制度。还都有分裂主义和恐怖分子。我看有很大可比性嘛。印度跟中国都可比干嘛尼跟印度不可比。顺便给我说说印尼哈。

          • 1、语言似乎没必要继续下去了。至于港口,似乎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别具一格或者千篇一律与发展水平没关系。
            2、民族性格与地形。这个以前还经常看到,现在很少有人提了。原因,用怪的话说,不靠谱。这东西就像所谓的职业气质。一个人从事一个行业2年,你都能觉察到他的职业气质的话,那就不是职业问题了,而是他天生的性格、气质就那样。现实中,沙有很多次被人说成军人,也有多次被人说是学生,事实上咱从没当过兵,学历也很低。地形对民族性格当然有影响,但这需要非常漫长的积累、沉淀,融入到特定民族的文化和血液之中才行。像非洲国家历史文化又不深厚,讲濒海民族、山地民族没有意义。而且,不是每个职业人都能表现出足够的体现其所事职业的气质,民族性格这东西与地形也没有太深刻的必然联系。开放保守之论,同理。
            3、经济。您说达到广东的水平,而非“规模”,咱误解了。但2012年尼日利亚经济规模只有不到2700亿美金,2020年达到9000亿美金,那也是几乎翻两番的速度,难度不小。还有,前面已经提过了,尼日利亚各主要民族都有自己语言,不存在“说英语民族多”这种说法。就像印度,你觉得哪个是“说英语民族”?
            4、可比性。意大利跟法国都可比,干嘛梵蒂冈跟法国不可比?

          • 对不起,说英语民族多,这句话中间应该有个逗号,忘写了。 😳
            巴西和印尼呢你了解多少。要说历史他们更没什么历史的呀。尼好歹有点儿。有基础在那架子可以往上慢慢搭建。再说非洲四十几个国家,我就不信未来不出现几个有前途的。南非,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我看都很好。
            你本来就是很复杂的一个人,我不想了解你。不过你多半戴眼镜。

          • 看来尼日利亚也喜欢说大话。以前分析过一次,今次分析完觉得尼还是困难很大啊。非洲国家哪个独立自主性较强。不要给我说厄立特里亚。
            非洲我还是看好南部。中东呢,沙特,迪拜唱的挺欢。有很多尼人也跑到迪拜买楼啊。对迪拜怎么看。

        • 沙,好分析
          ~
          但我一直建议把人种与思维传统放进去,一个能下午卖了桌子去买衣服,晚上去赴宴的民族,给再多的外部资源反而是害了他。中日韩几乎同种,资源匮乏的利害,现在怎么样了!
          思维传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这也是我认为印度在我们有生之年能看见分裂的原因,不过放心,不会有大战,他们这个人种决定的,不会有大的战争。

  13. 世界运行的本质,来自一个印度人的观察,老外一般只能看到框架,静态的一帧怎能称之为欣赏?就算是音乐也得有个时间的维度,毛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不然后人怎能清醒的反思 。 多谢译者,可以了解印度人看中国本身就是一种学习。

  14. 印度的媒体只是单独个人的视角,充满了狂乱的想象及似是而非的臆测。和中国的媒体大相径庭

  15. 感谢“不知悔過的劍”的翻译,这篇文章的原作者写得尖酸刻薄,不知悔過的劍把他的意思翻译得很到位了。

  16. 三泰虎啊三泰虎,翻译质量下降的厉害啊。这一篇翻译的是前所未有的烂,简直是不知所云,和原文毫无关系。阿三的确是在各种酸,但是翻译的意思却驴唇不对马嘴。

  17. 头一次听说,洗涤报,太牛逼了,看印度人的文章,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好像什么都想说,但什么都说不清,竟无语凝噎啊

  18. 支持好个叫剑的兄台,本人不挑食,大家别太挑剔了,其实尔尔看看这种文章也不错,一开始不习惯,看多了其更深层的意思挺发人深醒的。

    • 人家印度大哥写的就是这些。。。能翻译成啥。。。总不能往里填东西吧。。。那还不如自己写呢。。。你看圣经写的不好,把翻译的毙了。。。合适吗。。。 :mrgreen:

  19. Yang DaWei (Chengdu, China) China : 2013年10月27日23:15:17 15楼 @回复 回复
    中印是兄弟,我们国人自己有问题,老是指责印度小弟弟!

  20. 最后一句:外星人降落在外星领土上。。。那不还是在它自己的地头上吗???这是什么逻辑?? 😯

  21. 我觉得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尤其是08奥运后,很多印度人已经或多或少知道了中国的现状,即超过了他们想象的发达。但每一个国家或媒体都有维护自己面子的意识,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赶不上中国后,他们总要拿出点什么来跟中国比,或者酸酸的从中国的发展中找出点不好的方面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