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美国网民评论:在中国取得成功的非洲人

2013-09-23 20:53 76个评论 字号:

三泰虎博客9月23日译文,美国雅虎文章《在中国取得成功的非洲人》。文章称,在香港一栋破旧高楼一无窗户的房间里,阿里·迪亚洛正向非洲零售商贩卖中国电子产品。不起眼的环境掩饰了这位西非商人搬到这座城市5年以来打造的几百万美元生意。随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发展最快的大洲之间的贸易往来的飙升,中国南部出现越来越多成功的非洲企业家,这位来自几内亚的39岁商人就是其中一员。

译文来源:三泰虎 http://bbs.santaihu.com
外文标题:The Africans making it big in China
外文地址:http://news.yahoo.com/africans-making-big-china-054434900.html

photo_1379567994861-1-HD

From a windowless room in a dilapidated Hong Kong high-rise, Ali Diallo sells Chinese electronics to retailers across Africa. The modest surroundings belie the multi-million dollar business the West African trader has built in the five years since he moved to the city.

The 39-year-old from Guinea is part of a growing number of African entrepreneurs thriving in southern China, as trade between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economy and fastest-growing continent soars.

在香港一栋破旧高楼一无窗户的房间里,阿里·迪亚洛正向非洲零售商贩卖中国电子产品。不起眼的环境掩饰了这位西非商人搬到这座城市5年以来打造的几百万美元生意。

随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发展最快的大洲之间的贸易往来的飙升,中国南部出现越来越多成功的非洲企业家,这位来自几内亚的39岁商人就是其中一员。

Sitting in a small room cluttered with cardboard boxes destined for Nigeria, Diallo welcomes the latest delivery of Chinese-made mobile phones to his office in Chungking Mansions — a bustling labyrinth better known for budget hotels and no-frills restaurants.

The building is also the go-to place in Hong Kong for African buyers in search of cheap electronics, with phones selling from around $8 each.

迪亚洛坐在一间小屋里,里面堆满着将发往尼日利亚的纸箱,他在接收发往他在重庆大厦办事处的最新一批中国产手机。香港重庆大厦是一个熙熙攘攘的迷宫,以廉价宾馆和简朴餐馆更为出名。

重庆大厦也是非洲买家在香港寻找廉价电子产品时趋之若鹜的地方,那里一部手机的售价大约是8美元。

photo_1379567942259-1-HD

“In China there are opportunities for people who can start from scratch and build up their own business. Obviously not in one day but through hard work and networking you can do it,” says the trader, whose company sees an annual turnover of $11 million a year through the sale of phones and tablets alone.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Africa hit new highs of nearly $200 billion last year, according to official Chinese data, driven by Chinese industry’s appetite for African raw materials.

“中国充满着白手起家和开创事业的机会。当然不是一天就能成功,而是通过艰辛努力。”这位贸易商人说道,他公司的年营业额仅凭销售手机和平板电脑就能达到1100万美元。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对非洲原材料的巨大需求之下,中国和非洲去年的贸易额达到近2000亿美元的新高。

The African traders in southern China are the flipside of this deepening relationship. Entrepreneurs like Diallo have made Chungking Mansion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assageways for Chinese gadgets air-freighted to Africa.

According to Gordon Mathews, professor of anthropology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up to a fifth of all mobiles in Africa have passed through the building’s corridors in recent years.

But while this 17-storey hive is the storefront, the engines behind this trade lie in the industrial heartland of neighbouring Guangdong province in southern China.

在中国南部的非洲商人反映出这一逐步深化关系的另一面。迪亚洛这样的企业家令重庆大厦成为中国小商品运往非洲的其中一条最重要通道。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教授麦高登称,近年来多达1/5的非洲手机通过这里销往非洲。这栋17层的大楼是店面,其背后的贸易引擎则在邻近广东的工业腹地。

photo_1379567885861-1-HD

This mecca for low-cost manufacturing has drawn entrepreneurs from across Africa, creating one of the largest black communities in Asia.

In the provincial capital Guangzhou, at least 20,000 Africans live in the city, research from local Sun Yat-sen University shows.

Though their number is a fraction of the million Chinese now living in Africa, these migrants are playing a pivotal role in their new home.

“Traders bring with them vast skills and capital, supporting large amounts of Chinese manufacturers… If all the African traders were to vanish it would have an enormous effect on the south China economy and business people realise this rather strongly,” says Mathews.

这个低成本制造业中心吸引了非洲各地的企业家,也造就了亚洲最大的黑人社区之一。

据中山大学的研究显示,至少有2万名非洲人在广州居住。

尽管只是百万在非华人的零头,但这些移民在新家起着关键作用。

麦高登说:“贸易商带来大量技术和资金,支援了许多中国制造商……若所有非洲商人都消失,将给中国南方经济带来巨大影响。商人对这点的认识非常强烈。”

Many traders work in and around a downtown neighbourhood dubbed “Little Africa”, or more insensitively “Chocolate City” by the local media. Along its winding central alley, a restaurant serves Tilapia with fufu — a staple Congolese meal of fried fish and cassava — as well as traditional Chinese fried rice and steamed fish.

A few kilometres away at Canaan Export Clothes Trading Centre, a vast complex where Igbo is spoken as often as the local Cantonese language, Lamine Ibrahim loads thousands of jeans into bags destined for Africa.

许多贸易商工作在市区一个有“小非洲”之称的地段,当地媒体也称之为“巧克力城”。在蜿蜒的中央巷子里,一家餐馆供应刚果一种主食——罗非鱼炒木薯,以及中国传统炒饭和清蒸鱼。

在“巧克力城”几公里外的迦南外贸服装批发中心,拉明·易卜拉欣装了几千件牛仔裤打包运往非洲。在该市场,伊博语说得和广东话一样频繁。

【三泰虎注:伊博人(Ibos)是西非尼日利亚民族之一。 亦称 “伊格博人”。有1394万人(1980),为国内第三大族。分布在尼日利亚东南部。另有4万人分布在喀麦隆。 属尼格罗人种苏丹类型。包括30多个支系;如恩格巴、阿巴贾、阿达、伊卡、奥尼查等。使用伊博语,属尼日尔—科尔多凡语系尼日尔—刚果语族。有用拉丁字母拼写的文字。原信万物有灵,崇拜祖先(见原始宗教),后多改信基督教——摘自百度百科】

photo_1379568023009-1-HD

He is one of several hundred Africans who has forged a deeper connection to the city by marrying a local Chinese woman — a relationship founded on love but also economic prudence.

“For (communication)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she can do. I buy my car, she is there, I open my own factory, she is there. So if I have no wife it’s not easy,” says the Muslim trader from Guinea in broken English.

他是数百名通过娶中国女人为妻加深同这座城市联系的非洲人之一。这既建立在爱情基础上,也包含了经济考量。

这名来自几内亚的msl商人用蹩脚的英语说道:“跟中国人打交道……她行。她帮我买车、开厂。要是没我老婆,那可难了。”

Five months ago Ibrahim and his wife Choi Zoung-mai — renamed Maryam Barry after converting to Islam — opened their first factory hiring 43 Chinese workers. With this latest investment they hope to secure a bright future for their four-year-old son who speaks fluent Mandarin as well as French, English and Fula.

While there are several success stories, not all African entrepreneurs make it in China — for some rising costs and intense competition make it difficult to stay afloat. But this migrant community, which began forming in Guangzhou in the 1990s, has built a network of groups to support each other’s ambitions.

5个月前,易卜拉欣和他妻子(Choi Zoung-mai)——皈依ysl后改名马里亚姆·巴里——开了第一家工厂,雇佣了43名中国工人。他们希望凭借这一最新投资为四岁儿子确保光明的前途。除了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外,他儿子还能说法语、英语和富拉语。

【三泰虎注:富拉人是非洲第四大族,仅次于埃及人、豪萨人和阿尔及利亚人。分布在西非和中非广大地区,分属尼日利亚、几内亚、塞内加尔、马里、喀麦隆、尼日尔、布基纳法索等国】

虽然有几个成功的故事,但并非所有非洲企业家在中国获得成功。对于某些非洲企业家来说,不断上升的成本和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使得其难以维持下去。然而,这个于1990年代形成于广州的移民社区已经建立了互相支持彼此抱负的网络组织。

This is vividly apparent in the handful of African Pentecostal churches that have sprung up across the city. Tucked away on the ninth floor of a building behind Guangzhou railway station, 150 worshippers crowd into Royal Victory Church.

“Our prayer is that you will prosper,” the pastor preaches to cries of agreement from a mostly male congregation drawn from Nigeria, Cameroon and Ghana.

这从在广州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少数非洲五旬节教会可以明显看出。150名礼拜者涌入隐秘在广州火车站后面一栋大楼第九层的皇家胜利教堂。

“我们的祷告是你们将会成功。”牧师告诫大多由男性组成的会众,他们来自尼日利亚、喀麦隆和加纳。

49162fb28c5bfd1e3c0f6a7067006aea_original

The African entrepreneurs who are flourishing in Guangzhou are succeeding where many foreigners fail. Not only are they navigating the notorious Chinese bureaucracy but at times overt racism in a country where prejudices can run high.

This can range from mild snubs from taxi drivers who refuse to pick up black customers to more serious accusations of traders being unfairly targeted by police when they conduct raids for illegal immigrants.

Even so others report good relations with the Chinese. “Many traders feel much more comfortable working in China than they do in Europe,” says Roberto Castillo, a Lingnan University researcher in Guangzhou.

在不少老外生意失败的广州,非洲企业家们成功了。然而,他们不仅要经受官僚主义的考验,还要忍受种族歧视。

这包括从轻微的出租车司机拒载,到更为严重的警方突袭非法移民时成为打击目标。

即便如此,其他人称同中国人相处得还不错。广州岭南大学的研究员罗伯特·卡斯特罗称,“很多非洲商人觉得在华工作比在欧洲舒服。”

Ojukwu Emma, president of the local Nigerian community, says the main problem for Africans trading in China are the increasing clampdowns on visas. He says it is getting harder for African residents in the city to renew visas, or for those travelling back and forth to gain re-entry.

“You cannot allow foreigners to come in and not give the foreigner confidence to stay. Once you are out to the world, you must be open,” says the businessman who has lived in the city for 16 years.

But for now booming Sino-African trade continues to draw new waves of African entrepreneurs, drawn to the shores of Guangzhou in search of the Chinese dream.

当地尼日利亚人社区主席欧祖伍·艾玛称,签证是非洲人在华经商的最大问题。他称,广州的非洲居民续签签证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这位在广州住了16年的商人说道,“你不能让外国人进来后却不给他们呆下去的信心。一旦你向世界敞开,你就必须要开放。”

但就目前来看,繁荣的中非贸易仍在继续吸引一波又一波非洲企业家来到广州追寻中国梦。

分页: 1 2

友荐云推荐
  1. 抢个沙发支持虎哥,我个人认为非洲人来中国,证明我朝是开反放的,不过黑人中的也会带来一些骚乱

    • 什么也不多说,黑人对天朝带来的灾难,抢劫、谋杀、贩毒、强奸、艾滋病…百度广州黑人吧、就知道现在反黑反得有多严重了

      • 我也常在地铁上看见有黑人,不过还好吧,感觉也不可怕啊。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交际吧。好像在天朝也没有怎么听到黑人犯太多法的新闻吧。未来法制更规范更公平是最必要的。

  2. 上世纪中国人都跑到美洲淘金,然而时过境迁,现在都来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淘金。
    来吧,中国人民是好客的民族,中国人民欢迎你们。

    • 黑人极高的犯罪率,用“种族歧视”作为免罪金牌,中国沿海外国人监狱几乎全是黑人,贩毒、强奸、杀人–恶性事件层出不穷。
      还有一个否认不了的事实,在需要智商的领域,是没有黑人的,各种科研机构、生物学家、数学家,哪里需要智商哪里黑人就隐形!
      看看北欧、南非、底特律!贫困的黑人偷渡者来华,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人自己作死,若干年后被种族问题恶心死

      • 大多数P民,脑子里只有中国和外国,觉得中国就是落后,外国就都是发达国家,外国就是天堂,外国什么都是先进,国民素质就都很高,白人就都是发达国家,黑人就是美国的,总是什么都比中国强,盲目的崇媚扬外啊,说到都是愚昧无知

        • 虽然这么说有点刻薄,不过却也是很多人的现实。。。
          ———————————————–
          对于很多生活在自己圈子里缺乏世界常识的人来说,尼日利亚和澳大利亚没什么区别。她们或许也知道找白人比找黑人更有面子,不过一听说美国总统都是黑人也就释然了,反正在她们眼里不管白人黑人都比中国人高贵。。。
          ———————————————–
          别说那些没什么见识的人,前几年我们学校某非洲留学生诊断有AIDS后便有好几个女生被查出携带HIV 👿 ——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能猜出是哪个地方了吧。。。

          • 黑人多数来自艾滋病高发区非洲。据广州市性病监测中心提供的数字,艾滋病(AIDS)病例和HIV感染者呈明显增长趋势,形势不容乐观。根据广东省 卫生厅通报,广东2008年10月份艾滋病人比2007年增加78.5%,HIV阳性比2007年增加46.3%。 2008年专门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广州市第八医院有360多名住院治疗的艾滋病病患者,比2007年增加了三分之一;门诊方面,2007年接诊的病人有 600多人,但2008年增至900多人。注意,这些在医院查出的带菌者只是冰山一角。这还是前几年 ,现在还不知怎样了

        • 说的太好了,不相信的可以去问下周围的亲朋好友,反正他们大部分觉得外国就是天堂,这是胡X邦搞的,让中国遗毒好久。

        • 从清朝俄国入侵八国联军入侵直到解放前后,“外国”洋人把中国人积累几千年的信心彻底击溃了,直到现在也还没恢复。信心和尊严是要靠实力的增强和不断的胜利来恢复起来的,努力吧同志们,从个人从每件事做起,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个义务的! ➡

    • 非洲人中的中上阶层,对于中国数量庞大的底层女性,还是有优越感的。
      只不过,这些中国女人的孩子将拥有,她母亲之前从来没感觉到的种族差异经历,与黑人通婚生下的后代,大众接受度会比与其他族群的少很多

    • 有些黑人真的很能吹,说自己是美国人或者总统外交官酋长的儿子,而有些中国女生太天真太容易上当,不懂保护自己,要么就是太爱慕虚荣,以为能拿发达国家护照过好日子,这些女生有些是长得不行,找不到本地好男人,才上外国的人当,但可惜这些黑人大多数是三非,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指不定哪天就消失了,她们往往给骗得人财两失,怀孕染艾滋病,当然很多三非白人也是这样,看中这些拜金女爱慕虚荣,外国人在中国又有些特权,普遍中国人面对白人有些自卑,涉外法律也很不完善,警察也不太敢对他们怎样,怕给外国媒体拿来说事,黑中国排外种族歧视等等

  3. 与其说是某些黑人遭受种族歧视,不如说是大部分黑人道德素质严重低下,自己好逸恶劳、吃喝嫖赌,还想别人赞美你?发生在广州乃至世界黑人社区的事,大家有目共睹 🙁

  4. Most Chinese I know say that ‘where blacks go, trouble follows’

    我认识的中国人大多数说,“哪里有黑人,哪里就有麻烦事”是实话
    另外我们大学里很多黑人看见个女的就打招呼 如果你回答了就会滔滔不绝的 不少美女我很看不懂的被泡上了 😯 老是看见开房的不的不说羡慕嫉妒恨

    • 不得不说现在大多数女生的思维很奇葩,天真又拜金,盲目的崇媚扬外啊,有的居然因为自己是处女怕给别人笑,专门花钱找人破处拍录像,然后到处跟人炫耀,有些就是欲女,性欲旺盛,这些我就不说了

  5. 瞎掰,中国女的这么势利,哪那么傻被老黑泡,除非对方是酋长家的孩子,概率也不高。真相是越来越多的非漂漂在广州而已,这个问题还真棘手,和外族打交道几千年来对我们来说都是个难题

    • 别看中国女生很势利,其实很天真很无知,贪心就是她们的弱点,很多黑人喜欢吹自己是美国人,那方面很强,或者是什么非洲总统酋长的儿子,家里很有钱云云,戴点假东西,借钱请客,她们就真的信了,为了外国护照过好日子,黑人缠着要开房,又装得挺有外国情调的,半推半就的就没了

  6. 不知道怎么说,个人来说对非洲人不怎么反感,因为我没见到他们不友好的地方,反而觉得他们蛮遵守我们这里的规例的.

  7. “你不能让外国人进来后却不给他们呆下去的信心。一旦你向世界敞开,你就必须要开放。”———-开放是有条件的,只对遵纪守法的外国人开放,垃圾必须扫地出门,中国人够多了,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再来一群撕掉护照语言不通的罪犯?

  8. 麦高登说:“贸易商带来大量技术和资金,支援了许多中国制造商……若所有非洲商人都消失,将给中国南方经济带来巨大影响。商人对这点的认识非常强烈。”

    带来大量的技术和资金。。。技术和资金。。。资金。。金。。。。
    那个SB确定不是带走???

    • 这个麦高登就是一个在香港的黑人教授,说“支援了许多”“所有都消失”,“带来巨大影响”已经是他站在黑人角度能够鼓吹的最大限度了。
      你不能指望他站在非黑人的观点来发表意见。

  9. 拒载 是因为很多黑人会不给钱 或者贪小便宜少给钱, 最搞笑的是: more serious accusations of traders being unfairly targeted by police when they conduct raids for illegal immigrants. 明明是非法拘留~ 被驱逐还说这是因为歧视~ 笑鸟了

  10. 黑叔叔赚钱了祝贺。不过评论里提五百个留下的阿拉伯人。想说什么?回族人是很漂亮的。但多一个黑人“回族”我表示担忧啊。因为我看到黑叔叔普遍害怕,怕被打。

  11. China is a huge cesspool.

    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粪坑
    ==================
    放你*屁,你妈脑子里全是粪坑
    美国就一个傻比地方,全是垃圾货,全是大粪生产基地!*你妈,越看越气

  12. 多年前有个黑人同学,不是一个系的,这厮奸懒滑坏整天惹是生非,后来大家利用踢足球把他腿群铲了。三个月后他归来变温良恭俭让四有好青年了。 😀

  13. 非洲人有一点不知道呢!中国随时可能和日美开战呢!甚至还有更多敌人,看看环太平洋军演!请问真的要留下吗?为中国死愿意吗?当中国陷入贫困和侵略也能忍受和献身吗? 建议三思而后行。
    毕竟非洲安全得多,因为西方并没有害怕非洲去超越他们,而恐怖分子美军和日本疯子战犯就在我们身边。

  14. 另外虽然宗教自由,但是也不会允许清一色的宗教,无神论者不认为俄罗斯上空的那颗巨大的陨石是上帝击落的,那东西的爆炸相当于十几颗核弹。

  15. 看过一篇文章 “中国要变色了?广州黑人问题。” 感觉黑人也给广州带来了很多麻烦
    可以自行百度

    • 广州的大街上,黑人、南亚人比比皆是,已经形成常驻人口,洪桥周围10公里形成巨大的“黑人城”。中国尤其是大城市,可能很快就象美国和欧洲一样成为充斥 着黑人的地方。这些人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是中国需要的吗?中国劳动力紧缺吗?驻非国家使馆为什么会发出如此多的签证?
      看,中国人是多么好客、大度,宁可自己只生一个孩子,也要为黑人兄弟腾出生存空间。我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电视节目中,主持人还有观众热忱地为外国人找工作, 找老婆。看,中国人多么乐于奉献,宁可自己的剩余劳力没有出路,也要为外国人找个饭碗;宁可自家的男儿打光棍(几千万),也要先给外国人找个婆娘。
      如今中俄边境线对俄罗斯人来说已经不存在了,在黑龙江省的大城市(黑河、哈尔滨、满洲里),俄罗斯的购房者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他 们已经象香港购房者简单出入深圳一样,随意留居中国,成为实际上的常驻人口。但中国人在俄罗斯并没有同样的权利。我们的地方领导人为了多卖房子,提高所谓 的政绩,对此不闻不问,还自诩是促进开放搞活。
      啊,俄国人多么小气、精明,中国人多么慷慨、大傻。
      中国是否真的人满为患?如果不是,那我们还搞什么计划生育?如果是,那我们为什么要接纳如此多的黑人、韩国人和俄罗斯人?当我在街上看见接踵而至的黑人, 看见成片的韩人居住区,我不禁要质问,既然国家能够容纳如此多的外来移民,为什么不许我生第二个孩子?计划生育只会减少炎黄子孙在这片土地上的比例,我们 忍痛放弃第二个孩子,只是为了让一个黑人来填补

  16. 不得不说有些娘们就是贱,看见老外走不动。我倒希望舆论压力大点或者全被感染艾滋病最好。但基于有的贱人被黑鬼传染艾滋病之后开始传染自己人,我还是真心觉得。直接死比较好。

  17. 同样问题欧美会怎样处理呢?还会像你们前面一帮人那样热烈欢迎吗?如果不是贩卖黑奴做苦力我想老美巴不得没一个黑人呢!看看以前美加专门针对华人残酷的排华法案和人头税政策还笑得出来吗?白澳政策了解过吗?全部都是杀人抢来的土地还不准别族移民信徒们为何对此忽而不见呢!种族这么严肃的问题你以为请人吃饭吗无知善良热情就行?哪个国家不是凡事本国人民利益至上,只有中国对外无原则善良对内无底线残忍,你自己人民生活很好吗就无底线开放签证非法也不彻底打击?政策这么随便未来必受其所害,对于一个十三亿黄种人的国家你让我对那些在全世界早已被证明劣等的民族有何期待?白人对黑人做了几辈子的孽不会说中国人来还吧!国人命如草芥反倒是白鬼和周边一帮瘪三成了贵族的那种所谓强国就是你们想要的吗?美国人现在觉得歧视黑人不对回到以前你觉得它不会再来一次?世界残酷中国人不把自己人民当回事就没人当回事了。

  18. 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种族主义倾向,我也不例外,也许对黑人的印象只是停留在影视节目中,他们的大量到来会给我们这个单一种族的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冲击也是个未知数,我当然不希望走在中国的城市中却仿佛在非洲

  19. 对外来民族不喜欢或排斥也是正常的,非要什么都扯上民族歧视,很恶心。
    美国人是因为自己有严重的民族歧视,所以才特别在意歧视,无时不刻提歧视。

  20. 广州已经够拥挤了,为什么还要放这么多的黑人进来?记得上次有一个黑人死了,就闹起来,非州人太多了,会给广州安全带来隐患的。

  21. 麦高登说:“贸易商带来大量技术和资金,支援了许多中国制造商……若所有非洲商人都消失,将给中国南方经济带来巨大影响。商人对这点的认识非常强烈。”

    不理解。

  22. “尽管只是百万在非华人的零头……”原来我们去非洲的更多啊。
    。。。这些人说不定能改善下国足或田径的水平。。。只是不理解那些教徒的中国人妻子,明明从来不信神,就因为要结婚,就改信宗教了,不是骗“神”骗自己么?做着礼拜或祷词的时候,嘴里说着“安拉”可心里却在想:M的还不结束,真TM啰嗦。。。时间长了会人格分裂吧。

  23. 现代跟古代惊人的相似—–传说几百万年前也是黄种人的女性最先和黑人种族发生关系的从而融合诞生了阿拉伯人的祖先,历史有点重现了。 女人难道只是看重“人”的性能力,而非外表?

  24. 我们不应该都用有色眼镜看人好不,就算黑人再怎么不好,但人家确实帮忙了中国的经济。我们为什么只关注这些呢?为什么不关注一下上海的老外!不一样有三非人员吗。我知觉得我们不应该总是以一种高等的人种看待黑人。

  25. 个人印象中,黑人智商低,满脑子想着做爱,黑人性犯罪新闻一搜一大把。以前在我们学校有不少黑人留学生,但从来没看到其他肤色的人跟他们在一起。

  26. 因为老黑意味着贫穷、落后、野蛮、粗鲁、肮脏、低素质、低智商、艾滋、混乱、犯罪和贫民区,更占有了我们拥挤的生存空间!

  27. 可能看多了反种族歧视、歌颂黑人的美国大片, 我对他们的感觉还好,但也不会说过分亲近。工作在巧克力城附近,形形色色的老黑良莠不齐,或许在广州这种商气十足的城市里,他们生活也不是我从荧幕中感受的那般,开始光怪陆离,文化的交融其实必须要碰撞,只要各行其道互不侵犯,我是不介意广州被称为巧克力城的,这也是我们这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