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泰虎

台湾网民评论:民粹幽灵霸凌台湾公民社会

"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自由可以这样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也不过就这麽一次罢了;只要人民看清楚了这实为背叛自由的惺惺作态,就会鄙视这种愚弄人民的作为了。"上述这段话,摘自以撒·柏林的个人传记《他乡》。倘若这位上世纪被誉为"最後一位自由主义大师","最标准的知识分子",活在今日的台湾,肯定会惊见自己的观察和结论,竟然对这座岛屿完全失准。

分享:不知悔過的劍
来源:http://bbs.santaihu.com/thread-7154-1-1.html


085134y4k1k4ezllzteqkl


中国时报 银正雄 2013年08月22日 04:10

「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自由可以这样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也不过就这麽一次罢了;只要人民看清楚了这实为背叛自由的惺惺作态,就会鄙视这种愚弄人民的作为了。」

上述这段话,摘自以撒·柏林的个人传记《他乡》。倘若这位上世纪被誉为「最後一位自由主义大师」,「最标准的知识分子」,活在今日的台湾,肯定会惊见自己的观察和结论,竟然对这座岛屿完全失准。

然则,这并非意味以撒·柏林的理性诉求是错误的,全然是因为时间太短,样本太过单薄,导致「自由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竟是可以一而再丶再而三发生。

职是之故,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一群人,例如「人民火大行动联盟」既可以出现在「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的围剿《旺旺中时》中(注: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曾有意并 购大型媒体壹传媒,被指为和中共政权勾结),又可以化整为零,以个人身分参加的8月3日「白衫军抗议洪案」(注:指7月初一名士兵操练致死的案件),然後 再加入两周後由一位政大教授和「农阵」所发起的「声援大埔行动」,一路狂妄的呐喊和叫嚣:「八一八拆政府,把国家还给人民。」

不只此也,同日参加这场极其荒谬而诡异的农运行动者,还有所谓的「艺文界丶全国关厂工人阵线丶全国废核平台」等若干自称关怀台湾环保和社会公义的团体。

085227f2tbnlltz2tluqtl


所有这些人,在媒体都公然声称自己代表台湾人民─让我再强调一次─都在黑夜中狂呼「把国家还给人民」。

事隔一夜之後,身为当事人的大埔农民却大感疑惑,大为不满的表示,为什麽闹事的都是外地人?这形同在质疑,他们为什麽在这件轰动全台湾的新闻中,被媒体边缘化,被和这桩苗栗县政府强制拆除农地完全不相干的若干组织给抢尽版面,彻底沦为「路人甲」的角色?

职是之故,我们不妨再回顾本文开头,以撒·柏林所讲的那句话─「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以是我们可以据此判断,不管818当 天有多少宣称代表「人民」的团体上街游行,都没有正当性,都不能代表大埔住民,更是大为背离丶背叛了真正住在苗栗乡间的农民群众。

易言之,苗栗人没有高呼「拆政府丶拆内政部」,但这帮人就做了。同时苗栗农民亦未要求「把国家还给人民」,但这帮自以为高高在上,就大包大揽的擅自代为发声了。

请问,这能是那些自认维护社会公益的团体,所在追求的「民主和自由」吗?如果说这不是一种光天化日下的野蛮霸凌行为,什麽才是?

然则,倘若我们进一步的观察他们所喊出的政治主张,则「人民」云云,根本是了无意义的一则废话。倘再举以印证安伯托·艾可这位当代文化泰斗丶语言符号学大 师在2003年所发表的〈论传媒的民粹主义〉一文,他是这麽说的:「事实上,如果把『人民』看成用来表达单一意志,呈现相同观感与诉求,例如体现道德和历 史的自然定义的话,那麽这种『人民』是不存在的。」

换句话讲,只要利用出诸於平空的想像丶揣测和杜撰,而裹胁民众用之以对抗合法使用公权力的民选政府,在欧美政治学者的眼光中,都是激进的民粹主义者。

这就像洪案的「八三白衫军事件」一样,只是区区一个来自「批踢踢网站」的39位匿名成员,就可以公然成立非法组织的「公民社会」,遂行安伯托·艾可所弃绝的─「民粹主义者,便是藉口代表全民意志而自创权威形象之人」。

但这一情况之所以会发生,正是因为台湾媒体和绿营政客的相互勾结,彼此利用使然,结果使得整个社会都被「民粹主义」所彻底绑架和轮番霸凌。宁不恐怖?

因此当我们逐一检视,过去十几年发生在台湾社会各种光怪陆离的社会乱象丶政治乱象,必然可以确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真正源头,是来自政客的权谋诡 诈,媒体的遗忘社会责任感,以及滥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以致群魔乱舞,终而让台湾公民社会完全不设防,无力抵抗民粹幽灵的结果。思之,能不警醒?(作者 为作家)

以下是中时电子报的评论:


分享:不知悔過的劍
来源:http://bbs.santaihu.com/thread-7154-1-1.html



魏宏澤
「苗栗人没有高呼「拆政府丶拆内政部」,但这帮人就做了。」
国父为清末百姓革命,清末百姓也没有多响应国父,反而把看革命党杀头当作一种娱乐。 苗栗乡亲也有很多去了解事实真相的人站出来抗争,你只要农民阵线相关部落格(博客)去看一下,就会看到他们的表态,陈为廷(注:学运人士,曾当面骂教育部 门长官伪善)本身就是苗栗人~~为何本文作者轻易的把苗栗人划归为全部赞成划地拆屋~~显然欠缺去了解事实的诚意与意愿。

去你的
这文章写这麽烂也敢拿出来登阿?! >

空心菜加油,明天當總統
反正你要的是白痴跟你一起哭,一起闹。乖。给你吃空心菜。



LaurentTaipei Chen
我支持民众对抗贪婪的中央丶地方政府。

第三者
好文章!难得!问题是,牛太多了。对他们弹琴没有用。
(注:这位是大陆网友)

愛呆丸
解严至今台湾的确是民粹横行。真正的民主涵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也不是有选举就算是民主,这正是现在埃及陷入暴力混乱局面的原因。就像台湾两蒋时 代,埃及原来也是强人专政,政府控制一切,人民乖乖不敢反抗,现在强人垮台一夕「民主」了,可是人民习於专制,根本没有民主涵养,他们以为民主就是「我可 以不再乖乖的听政府了,我想要怎样就怎样」,结果张三想要怎样就怎样,李四也想要怎样就怎样,可是张三想要怎样就怎样和李四想要怎样就怎样不一样,所以张 三和李四就冲突起来,千万个张三和李四的冲突就造成了今日埃及暴力混乱的局面,这就是民粹的可怕。

台湾比埃及好一点,因为台湾人打嘴炮的多,真敢像埃及人那样玩命的没几个,那些抗争的人顶多丢丢鸡蛋,喷喷油漆而已,但他们的心态和埃及人一样,以为现在民主了,人民最大,政府算什麽,只要他们认为「对」的他们想要怎样就怎样,这是误解误用民主,於是民粹形成了。

江武昌
这个人写文章很有意思,
表面上为国民党讲话,实际上是替国民党制造更多的反对者........

asd
民进党想利用这些人来获得政权,带起了这些人,却带不走这些人,最後也吞噬了自己,白痴党牺牲整体台湾成就自己

項真
这些人不是被民进党利用,他们根本就是民进党,只不过表面上不承认而已。


魏宏澤
这些人为何等同於民进党?证据何来?民进党在这几次社会运动当中,算是已被边缘化了。 社会团体的诉求不去了解,反而认为「暴民」不应该「干涉」施政,那谁才是执政党的鹰犬?


asd
最可怜的是,只要被拱上的当事人,想下台也下不了台了,因为这些打手走狗需要这个作乱的舞台,嗜血到他们爽就不理你了
看吃牛粪的事件就清楚了,勇敢闹,勇敢吃牛粪,来赏你党干部,结果民进党闹够了,马上收手,人民傻眼,再看看这些年轻人,也有人想要吧!当然卖命了,谁在鼓励???谁在破坏台湾???



妮可我不可
写的太好啦! 最近发生的几件新闻事件都可看到同一批牛鬼蛇神出来妖言惑众, 他们以为会写几篇烂文章, 烂小说, 导几部烂电影, 就以为是全民的救世主, 满口为台湾救台湾的言论, 前朝有一堆当兵死在军中, 也有一堆强拆房子, 还有人抗议自杀, 这些人怎麽当时连屁都不吭一声? 扁家弊案一堆, 污的钱藏到全世界都是, 也不见这些人出来,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在过去不知发生几千件, 怎麽就现在有正义感了呢? 居心叵测的这些烂人, 气的我现在连7-11的咖啡都不想喝了, 因为是某个烂人的女友代言的

萬重山
...............

【 民主社会的滥情与理盲 】

台湾解严後言论愈来愈自由 ……

媒体就成为民粹主义的温床 ……

少数人只要抢占了新闻媒体 ……

少数人彷佛就变成了「多数」……

少数民粹就成了「主流民意」……

少数人就可以霸凌沉默多数人 ……

政府也不得不屈服於假象民意 ……

这就是我们今日的台湾「民主」 ?

............

Q Jeremy
大多数公民的潜规则是 : 这样也好 , 反正都是在演戏 , 顶多在凯道(注:即凯达格兰大道,中国台湾省政府官邸所在地)叫嚣 , 乱不到哪儿去 ! 傻孩子 , 你们自以为在拆政府的时候 , 大多数公民才是真的在拆政府 : 假农保 , A补助 ...... 等等 , 比起大财团 , 公民真是小咖 : 财团抢政府的银行 , 包山包海炒地皮 .... 等等 , 大家早就在"拆政府" !
傻孩子 , 去凯道捞不到钱的 ! 公平正义是说给傻子听的 !

狐禪
这是大祭司在暑假挑选日後祭品的仪式。一些又绿又狂的正适合未来炮灰的任务。

kkk
王小隶,柯一政 ,九把邪刀,这些所谓导演,导了几部烂戏,就好像不可一世,内心里想什麽鬼?一群垃圾
(注:九把刀,网路小说家,曾拍过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此文由 三泰虎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台湾评论 » 台湾网民评论:民粹幽灵霸凌台湾公民社会

()
分享到: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