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台湾网民评论:民粹幽灵霸凌台湾公民社会

2013-08-23 11:34 57个评论 字号:

“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自由可以这样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也不过就这麽一次罢了;只要人民看清楚了这实为背叛自由的惺惺作态,就会鄙视这种愚弄人民的作为了。”上述这段话,摘自以撒·柏林的个人传记《他乡》。倘若这位上世纪被誉为”最後一位自由主义大师”,”最标准的知识分子”,活在今日的台湾,肯定会惊见自己的观察和结论,竟然对这座岛屿完全失准。

分享:不知悔過的劍
来源:http://bbs.santaihu.com/thread-7154-1-1.html

085134y4k1k4ezllzteqkl

中国时报 银正雄 2013年08月22日 04:10

「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自由可以这样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也不过就这麽一次罢了;只要人民看清楚了这实为背叛自由的惺惺作态,就会鄙视这种愚弄人民的作为了。」

上述这段话,摘自以撒·柏林的个人传记《他乡》。倘若这位上世纪被誉为「最後一位自由主义大师」,「最标准的知识分子」,活在今日的台湾,肯定会惊见自己的观察和结论,竟然对这座岛屿完全失准。

然则,这并非意味以撒·柏林的理性诉求是错误的,全然是因为时间太短,样本太过单薄,导致「自由被愚弄和玩弄的机会」竟是可以一而再丶再而三发生。

职是之故,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一群人,例如「人民火大行动联盟」既可以出现在「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的围剿《旺旺中时》中(注:旺旺中时媒体集团曾有意并 购大型媒体壹传媒,被指为和中共政权勾结),又可以化整为零,以个人身分参加的8月3日「白衫军抗议洪案」(注:指7月初一名士兵操练致死的案件),然後 再加入两周後由一位政大教授和「农阵」所发起的「声援大埔行动」,一路狂妄的呐喊和叫嚣:「八一八拆政府,把国家还给人民。」

不只此也,同日参加这场极其荒谬而诡异的农运行动者,还有所谓的「艺文界丶全国关厂工人阵线丶全国废核平台」等若干自称关怀台湾环保和社会公义的团体。

085227f2tbnlltz2tluqtl

所有这些人,在媒体都公然声称自己代表台湾人民─让我再强调一次─都在黑夜中狂呼「把国家还给人民」。

事隔一夜之後,身为当事人的大埔农民却大感疑惑,大为不满的表示,为什麽闹事的都是外地人?这形同在质疑,他们为什麽在这件轰动全台湾的新闻中,被媒体边缘化,被和这桩苗栗县政府强制拆除农地完全不相干的若干组织给抢尽版面,彻底沦为「路人甲」的角色?

职是之故,我们不妨再回顾本文开头,以撒·柏林所讲的那句话─「以群众为名的运动一旦背离群众,岂有成功的机会呢?」以是我们可以据此判断,不管818当 天有多少宣称代表「人民」的团体上街游行,都没有正当性,都不能代表大埔住民,更是大为背离丶背叛了真正住在苗栗乡间的农民群众。

易言之,苗栗人没有高呼「拆政府丶拆内政部」,但这帮人就做了。同时苗栗农民亦未要求「把国家还给人民」,但这帮自以为高高在上,就大包大揽的擅自代为发声了。

请问,这能是那些自认维护社会公益的团体,所在追求的「皿煮和自由」吗?如果说这不是一种光天化日下的野蛮霸凌行为,什麽才是?

然则,倘若我们进一步的观察他们所喊出的政治主张,则「人民」云云,根本是了无意义的一则废话。倘再举以印证安伯托·艾可这位当代文化泰斗丶语言符号学大 师在2003年所发表的〈论传媒的民粹主义〉一文,他是这麽说的:「事实上,如果把『人民』看成用来表达单一意志,呈现相同观感与诉求,例如体现道德和历 史的自然定义的话,那麽这种『人民』是不存在的。」

换句话讲,只要利用出诸於平空的想像丶揣测和杜撰,而裹胁民众用之以对抗合法使用公权力的民选政府,在欧美政治学者的眼光中,都是激进的民粹主义者。

这就像洪案的「八三白衫军事件」一样,只是区区一个来自「批踢踢网站」的39位匿名成员,就可以公然成立非法组织的「公民社会」,遂行安伯托·艾可所弃绝的─「民粹主义者,便是藉口代表全民意志而自创权威形象之人」。

但这一情况之所以会发生,正是因为台湾媒体和绿营政客的相互勾结,彼此利用使然,结果使得整个社会都被「民粹主义」所彻底绑架和轮番霸凌。宁不恐怖?

因此当我们逐一检视,过去十几年发生在台湾社会各种光怪陆离的社会乱象丶政治乱象,必然可以确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真正源头,是来自政客的权谋诡 诈,媒体的遗忘社会责任感,以及滥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以致群魔乱舞,终而让台湾公民社会完全不设防,无力抵抗民粹幽灵的结果。思之,能不警醒?(作者 为作家)

以下是中时电子报的评论:

分享:不知悔過的劍
来源:http://bbs.santaihu.com/thread-7154-1-1.html

魏宏澤
「苗栗人没有高呼「拆政府丶拆内政部」,但这帮人就做了。」
国父为清末百姓革命,清末百姓也没有多响应国父,反而把看革命党杀头当作一种娱乐。 苗栗乡亲也有很多去了解事实真相的人站出来抗争,你只要农民阵线相关部落格(博客)去看一下,就会看到他们的表态,陈为廷(注:学运人士,曾当面骂教育部 门长官伪善)本身就是苗栗人~~为何本文作者轻易的把苗栗人划归为全部赞成划地拆屋~~显然欠缺去了解事实的诚意与意愿。

去你的
这文章写这麽烂也敢拿出来登阿?! >

空心菜加油,明天當總統
反正你要的是白痴跟你一起哭,一起闹。乖。给你吃空心菜。

LaurentTaipei Chen
我支持民众对抗贪婪的中央丶地方政府。

第三者
好文章!难得!问题是,牛太多了。对他们弹琴没有用。
(注:这位是大陆网友)

愛呆丸
解严至今台湾的确是民粹横行。真正的皿煮涵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也不是有选举就算是皿煮,这正是现在埃及陷入暴力混乱局面的原因。就像台湾两蒋时 代,埃及原来也是强人专政,政府控制一切,人民乖乖不敢反抗,现在强人垮台一夕「皿煮」了,可是人民习於专制,根本没有皿煮涵养,他们以为皿煮就是「我可 以不再乖乖的听政府了,我想要怎样就怎样」,结果张三想要怎样就怎样,李四也想要怎样就怎样,可是张三想要怎样就怎样和李四想要怎样就怎样不一样,所以张 三和李四就冲突起来,千万个张三和李四的冲突就造成了今日埃及暴力混乱的局面,这就是民粹的可怕。

台湾比埃及好一点,因为台湾人打嘴炮的多,真敢像埃及人那样玩命的没几个,那些抗争的人顶多丢丢鸡蛋,喷喷油漆而已,但他们的心态和埃及人一样,以为现在皿煮了,人民最大,政府算什麽,只要他们认为「对」的他们想要怎样就怎样,这是误解误用皿煮,於是民粹形成了。

江武昌
这个人写文章很有意思,
表面上为国民党讲话,实际上是替国民党制造更多的反对者……..

asd
民进党想利用这些人来获得政权,带起了这些人,却带不走这些人,最後也吞噬了自己,白痴党牺牲整体台湾成就自己

項真
这些人不是被民进党利用,他们根本就是民进党,只不过表面上不承认而已。

魏宏澤
这些人为何等同於民进党?证据何来?民进党在这几次社会运动当中,算是已被边缘化了。 社会团体的诉求不去了解,反而认为「暴民」不应该「干涉」施政,那谁才是执政党的鹰犬?

asd
最可怜的是,只要被拱上的当事人,想下台也下不了台了,因为这些打手走狗需要这个作乱的舞台,嗜血到他们爽就不理你了
看吃牛粪的事件就清楚了,勇敢闹,勇敢吃牛粪,来赏你党干部,结果民进党闹够了,马上收手,人民傻眼,再看看这些年轻人,也有人想要吧!当然卖命了,谁在鼓励???谁在破坏台湾???

妮可我不可
写的太好啦! 最近发生的几件新闻事件都可看到同一批牛鬼蛇神出来妖言惑众, 他们以为会写几篇烂文章, 烂小说, 导几部烂电影, 就以为是全民的救世主, 满口为台湾救台湾的言论, 前朝有一堆当兵死在军中, 也有一堆强拆房子, 还有人抗议自杀, 这些人怎麽当时连屁都不吭一声? 扁家弊案一堆, 污的钱藏到全世界都是, 也不见这些人出来,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在过去不知发生几千件, 怎麽就现在有正义感了呢? 居心叵测的这些烂人, 气的我现在连7-11的咖啡都不想喝了, 因为是某个烂人的女友代言的

萬重山
……………

【 皿煮社会的滥情与理盲 】

台湾解严後言论愈来愈自由 ……

媒体就成为民粹主义的温床 ……

少数人只要抢占了新闻媒体 ……

少数人彷佛就变成了「多数」……

少数民粹就成了「主流民意」……

少数人就可以霸凌沉默多数人 ……

政府也不得不屈服於假象民意 ……

这就是我们今日的台湾「皿煮」 ?

…………

Q Jeremy
大多数公民的潜规则是 : 这样也好 , 反正都是在演戏 , 顶多在凯道(注:即凯达格兰大道,中国台湾省政府官邸所在地)叫嚣 , 乱不到哪儿去 ! 傻孩子 , 你们自以为在拆政府的时候 , 大多数公民才是真的在拆政府 : 假农保 , A补助 …… 等等 , 比起大财团 , 公民真是小咖 : 财团抢政府的银行 , 包山包海炒地皮 …. 等等 , 大家早就在”拆政府” !
傻孩子 , 去凯道捞不到钱的 ! 公平正义是说给傻子听的 !

狐禪
这是大祭司在暑假挑选日後祭品的仪式。一些又绿又狂的正适合未来炮灰的任务。

kkk
王小隶,柯一政 ,九把邪刀,这些所谓导演,导了几部烂戏,就好像不可一世,内心里想什麽鬼?一群垃圾
(注:九把刀,网路小说家,曾拍过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友荐云推荐
  1. 曾经是民主的忠实信徒,但在海外生活多年后,对民主的认识也逐步由困惑到清晰,完美的民主制度只存在于我们的理想中,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住宅小区的管理,普通民众只有无力感。几年一次的选举,换上来的政客往往比上一任更差。当选的政客往往是那些最会忽悠的。

    • 真正的民主应该以多数人的利益为准,被选举者应该代表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世上当然没有完美的民主制度,但总有适合某一阶段的较优制度。而且作为一种选择,任何选择都是有代价的。要得到一种东西,就要有承受失去一种东西的胸襟。

      • 民主是個好東西 但須很長的時間去磨合
        西方的民主已經足足有六七百年了
        相較其他東南亞 南亞 還有非洲及東歐小國
        台灣民主短短不到一百年已經表現得相當不錯了
        我現在也只能說民粹是民主的要害阿 😥

          • 如果真照你這樣講 共產體制豈不是更糟?
            明明不是人民選的卻說是十三億人民選出來的?
            但我不因此否定共產體制更不會因此否定民主

        • 你把体质给固定了。民主是什么,其实就是需要他出现的时候出现就叫民主,不需要他出现的时候出现就是不民主,大陆没有共产体质,因为我们并不需要,共产体质只存在理论中,,大陆只有发展的体质和需要改进的体质。把民主当体质是很可笑的,因为民主是需要而不是体质,体质是管理方式而管理的方式需要民主,不管你是专制和是民主,其实都是体质的一种需要,共产好不好,其实很好实现的机会可能需要一万年你还会说他好吗,民主好不好,其实很好。实现的机会需要几百年你还会说他好吗,什么是好的体质就是今天的人需要今天的体质明天的人需要明天地体质,今天大陆需要一个有权威的体质,至于明天需要一个善治的体质后天需要什么体质不知道,所以体质是需要根据时代变化而变化的至于你打着什么名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现实的那一部分就是你在做什么。

          • 領教了 不過我當然本意上也是說形式上的偏共產體制跟偏民主而已
            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民主根絕對的共產
            只事會有一些共同的特徵可以拿來比較
            不過無可厚非現階段台灣民主開放的速度太快人民素質腳步跟不上
            所以必須承認現在台灣實際上是民主倒退 你說的沒錯
            重要的是實際上正在做的
            不過我希望未來台灣能脫離這個階段
            就像中共也是藉著過去慘痛的經驗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一樣
            隨然說希望應該是不大

        • 看来你是台湾人吧。其实很诡异的事,民主、人权、普世价值、人权高于主权之类的这些东西或者相似的概念最早都是左派甚至是共产党提出来的。真正搞了大民主实验的,一个是法国大革命,另一个是文化大革命。搞笑吗?区区几个概念就能带来社会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才是神话。人民需要的体制是能带来实实在在利益的每件衣裳、每顿饭,这和现在网上讨论的所谓“政治”无关。义者,民之大利者也。

        • 不到100年?
          从解严开始有40年就不错了。那里来的100年?

          台湾人如果还是抱着“自由,民主”自我感觉良好的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东南亚诸国一个个超过你们了。

          知道吗?韩国早就不屑和台湾放在一起了。只有台湾人还很傻很天真地如白头宫女般的话玄宗回忆当年“台湾钱淹脚目”的暴发户时代。

          题外话,我的外国同事总把台湾当成是泰国。也不怪他们。因为台湾自己不争气,在国际上怎能有存在感?

          • 我所有台湾同学每次自我介绍都会强调是台湾不是泰国。。。我都会庆幸不用解释我是China不是Chile

      • 国外的两党制选举中赢的一方往往比对手多一两个百分点,小布什赢戈尔的那场选举,其绝对票数甚至少过戈尔的。赢的一方究竟有多大的代表性?我发的这个评论是有自己的切身经历和感受的。
        我所在的省省选时,胜选的一方在民调中一直居于下风,为赢得选举,就开出增加教育经费等空头支票,致使教师公会在最后关头公开支持胜选方,动员全省教师投胜选方,才以微弱多数当选。胜选方上台后不久就使这个最富裕的省份财政入不敷出,被迫加税减赤,教育经费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大幅销减,一些学校被关停并转,一些小区预留的学校用地也卖给发展商建公寓。这是大的方面的一个例子。
        小的方面,我以前曾住过一个所谓的高尚小区。这个小区之所以“高尚”,部分原因是公交不发达,流动人口少(也就是说基本上没有流浪汉),居民以年轻家庭为主,中国移民的比例也是全市最高的。最近小区的宁静突然被小区里的教堂打破了,这间教堂宣布把自己的一块空地租给了慈善机构建廉租公寓。被激怒的居民群起反对,却无能为力,有体制内的网友透露此事已经秘密运作三四年了,联邦的拨款已经到位了,就等省里的拨款。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廉租公寓其实是由政府补贴房租给无家可归者的,实际上由纳税人买单,而“慈善”机构和教会却可以从中牟利,因此有居民攻击教会,如果真的慈悲为怀的话,应该把土地无偿捐献。从网上看,这一事件基本上被中国移民定性为民主的虚伪和教会伪善的典型。

      • 克林顿可以说是运气好吧,论能力品行,老布什应该强过克林顿。911 和以后的中东乱局可以说是克林顿种下的祸根吧。

        • 但是选举不是唯能力论,所以总统愈发成为演员似的花瓶,利益集团的传声筒。当年我还臆想奥巴马会是新林肯呢,呵呵

  2. 简单来说,就是掌握话语权的人要挟政治,政治最终妥协,但是这些掌握话语权的不一定能够代表大多数,他们代表的只是自己和他们背后的各种势力。民粹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这也是这次国家打击网络谣言的一个目的。

    • 真正的民主要建立在全民的民主素养极高的条件下,其实目前来看世界上也没哪个国家达到这一标准。所以导致民众平时为生计所累无暇花时间去关心政治政策,而选举时则被包装出来的候选人忽悠

  3. 不光台湾,现在大陆也是,以为人民手中有了选票就算是民主了,而民主又常常和自由联系在一起,所以有了民主就是民主自由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实际意义上的自由,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做任何事情不是自由。

    • 中国其实有外国给不了的诸多“自由”,这些自由确实也是一种自由,但不是西方宣传的那种。
      广大人民如果知道西方的自由会把现在的“自由”剥夺掉,估计就会立马“醒悟”,哈哈!

      民主是过程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不应本末倒置,民主更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西方国家的制度是自己百年来根据自身情况摸索出来的适合西方自己的,而生搬硬套、邯郸学步只有死路一条。

  4. 台湾的民主是个笑话 🙁 打架的政客可以堂而皇之的政论开讲,每个人都似正义的代言人,没有理性只分蓝绿,并不觉得台湾人素质高到哪里,否则为何被小人裹挟。

    • 台湾是我见过迄今为止,仍然用意识形态来看人的地方,冷战早已结束,多极世界业已事实,可台湾尤其是绿营的大陆政策还死撑逢中必反的幼稚思维简直可以当成意识形态对立标本来解剖

  5. 又想起來電影黑衣人中的那句話:A person is smart. People are dumb, panicky, dangerous animals and you know it.
    當時看《烏合之衆》感覺也有些類似的感受,在群體裡面,個人的理智常常被他人所左右了。所以我每次看到那種“一呼百應”的事情總感覺有種懷疑的想法,有多少人是基於自己的意志而不是跟風呢?

  6. 話說站裡的兄弟也不要老說臺灣的難聽話,畢竟臺灣有PTT上的那種人,但也有許多跟大陸友善的人啊,老說臺灣不好,讓他們聽著多彆扭。

    • 其实大陆人对台湾人真没多少成见,话说还有上千万的大陆人在台湾还有亲戚朋友在呢——我本人的五爷爷还在台湾,现在还健在。主要是某些台湾人无论啥东西,最后扯着扯着就扯到所谓的“民主”上了。但是现在台湾的民主,为大部分的大陆人所不齿。所以嘛,只要往这方面扯,那台湾同胞们必然挨喷。

  7. 西式民主能够在华夏彼为自私的一个东南族群试验顺利,大家喜闻乐见。只是除了互扯奶罩之外,有没有更好的节目编排?

  8. 不管怎么说,台湾在MZ进程上远比大陆走得前列。
    大陆,实在是太禁锢了,有点生活在鲁迅文章里提到的那个“黑屋子”中的感觉。(幸好死的早,不然,他就没有机会走上神坛了)
    至于,走向何方,天堂或者地狱,看台湾人民的整体智慧了。

    • 其实,真正的误区是把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跟民主化作了等号,其实他们从来不是一个概念.民主是可以多样化的;民主是需要不断发展不断进步,而非一蹴可得的;民主也不是绝对的,更不是万能的.
      其实跟钱一样,没有,行吗?一夜暴富,行吗?在中国给你美元而且不准兑换,行吗?

    • 中国式的民主和西方式的民主差别很大的,其实你正在享受而不自知。西方式的民主,赢者通吃。9999个人,5000张选票的就通过,剩下的4999个就被忽视了。中国式的民主,是协商式的民主。即使只有10%的比例,只要你有影响力,仍然会在最后的解决方案里考虑你的利益。后者硬往一人一票里套,肯定不对路的

      • 赞同,举个例子,马总统只有15%左右的支持率,那么其施政合法性何来?又,马总统胜选只赢几个百分点,如何代表多数民意?这就是西式民主中对选票的名义多数和实际多数的差别

  9. 😳 民主是要法制作基础的,美国对违法马上就打击,不管你是躺在地上还是抱住警察的腿都没有用,很多人都以为民主是自己自作主张自说自话,根本不是,选票都是由背后大财团操作的,不管谁上台还是要走那条路,不要以为美国就没有强制拆迁,美国英国要拆你的房,你想抗争没有用的,还是省省吧,政府本来就是你们选上来的我就这样干,下次你不选偶也无所谓反正选上了也没有发财。 😳 多看看三泰虎的译文,都清楚了 🙂

  10. 民主是政客和有钱人的,他们贪污贿赂一旦事发,就要民主的判决有钱有权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普通百姓有用吗,我只要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愁吃穿就可以了,关键是国家不能乱,一个民主把国家搞的乱七八糟,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西方的民主不适合我们的

  11. 民主!!我觉得为人民办事,保证民权,维护民生。。。可是我看到的台湾都是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有时一个提案就得开表演,我还以为在看拳击比赛了!!有利于民的方案讨论到猴年马月,这个正是某些日本企业没落的缘由!共产党专政,好在决策快,立马执行。不过很多负面因素就出来了,08年4万亿提振经济就是个好例子。民粹有时很容易被某些人利用,搞民族对抗对立,那是我恨的。对抗不是办法,对话是联通彼此的桥梁。。最好是平心气和地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12. 台湾人被“本土政治”和“民粹主义”绑架已久,回不去了。

    台湾自李黑金时代和“去中国化”的贪汙扁时代再到如今的无能马时代,都没有对国家,民族,社会的认同共识,一味搞非黑即白的政治抹黑批斗,搞悲情,造成台湾的有识之士很多不得不跑到岛外谋生了。

    不解决上述问题,台湾根本没有未来。

    不过,台湾再烂,最后还有大陆给它买单。

    难怪台湾人现在胡搞瞎搞都没在怕的。:???:

  13. 民主是个好物。但台湾在民主方面是个婴孩,给婴孩骤然间服用成人的剂量是要命的。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循序渐进并结合当地的历史文化,风土民情来实施民主。不可照搬。

    因为:普罗大众的民主素养还远远不够。看看现在台湾有多少人一边享受民主之便利,一边却在做一些有悖民主甚至是很封建做派的行为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