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日本内部的腐朽面对中国崛起不知所措

2016-04-25 20:50 105个评论 字号:

Jean-Pierre Lehmann

THERE HAS BEEN MORE bad news recently on Abenomics: inflation targets are not being met, growth remains anemic, business confidence is low and national morale is poor (made worse, no doubt, by recent earthquakes). Abenomics, however, was never likely to be the solution, mainly because the problems it proposed to address are the symptoms rather than the causes of Japan’s malaise.

最近安倍经济学的坏消息越来越多了:目标通胀率没有达到,增长乏力,商业信心低迷,国民士气低落(毫无疑问因最近的地震而更加低落)。而安倍经济学从来不是解决办法,主要因为安倍经济学所针对的问题其实是表象而不是日本的经济痼疾。

I first came to Japan in 1950 and have returned regularly in the ensuing decades. It is difficult for those who were not there to imagine what a dynamic place Japan was during the 1960s. Japanese, at virtually all levels, were outward looking, internationally curious and eager to learn. As a Frenchman I remember how eager ordinary Japanese students were to discuss Camus, Sartre, Proust and Gide, while taxi drivers, upon asking me for my nationality, would melodiously intone the Japanese versions of French songs such as “Sous les toits de Paris” and “Les Feuilles mortes” until we got to our destination. One such destination was a sushi bar where the chef lectured me on the foreign policy of Charles de Gaulle (and how Japan should learn from him).

我在1950年第一次去日本,之后几十年里常常来回那里。对于没有去过日本的人来说,很难想象日本在1960年代的时候是个多么生机勃勃的地方。实际上不管哪个阶层的日本人,都很外向、具有国际性的好奇心,渴望学习。作为一个法国人,我记得普通的日本学生是多么渴望讨论加缪, 萨特, 普鲁斯特和纪德,而出租车司机,询问了我的国籍之后,会唱起日语版的法国歌曲比如“巴黎屋檐下”和“秋叶”,直唱到我们到达目的地。我去过一家寿司吧,厨师对我大讲戴高乐的外交政策(以及日本应该如何向他学习)。

9d9e0d8fgw1f398kjkvbrj20xc0p0dmi

Mass production of consumer electronics: symbol of Japanese economic miracle

消费电子商品的大规模制造:日本经济奇迹的象征

The 1970s were a bit more challenging as Japan was hit by the so-called oil shock, following OPEC’s steep rise, accompanied by the “Nixon shock” when the then president took the dollar off the gold standard, resulting, among other things, in the massive appreciation of the yen. Prognostics for Japan were grim. But it turned out to be in many ways Japan’s finest hour: Government and the public undertook dynamic adjustments. Consumption of energy plummeted, and production boomed as energy-saving measures were introduced and Japanese industry g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s in miniaturization.

1970年代就比较有挑战性了,日本当时正受到所谓石油危机的冲击,这是由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大幅提高石油价格导致的,另外还有“尼克松震荡”,当时的尼克松总统让美元与黄金脱钩,此举造成日元大幅升值以及其他后果。日本前景不妙。但是结果却是,在很多方面这是日本最好的年代:政府和公众经历了活跃的调整。能源消耗大幅下降,当采取节能措施以后,生产蓬勃发展,日本的工业在电子产品小型化方面取得了竞争优势。

When the Japanese economy seemed to collapse in 1991, I wrote an article that began by quoting Mark Twain: “News of my death is much exaggerated.” My view was that Japan would bounce back as it always had in the past. Some two-and-a-half lost decades later it is clear that I was dead wrong. As a Japanese friend subsequently explained, Japan had reacted against the earlier external challenges it had faced–total defeat in World War II, the oil and Nixon shocks–but the crisis of the 1990s arose from internal decay and rigidity.

1991年的时候,当日本的经济看上去就要崩溃了,我写了一篇文章,开头引用马克.吐温的话:“我死亡的消息被夸大了。”我的看法是,日本会复苏的,就像过去一样。2.5个“失去的十年”之后,很明显,我大错特错了。正如一位日本朋友所说,日本成功应对了早期的外部挑战——二战战败、石油危机、尼克松震荡——但是1990年代的危机是源自内部的腐朽与僵化。

It is true that the sociocultural atmosphere had considerably changed in the 1980s. This was when the “Japan as No. 1″ syndrome emerged. As the U.S. was economically struggling it was looked upon with scorn, in fact contempt, as was vividly illustrated by the publication of the hubristic book The Japan That Can Say No, coauthored by Sony cofounder and chairman Akio Morita and leading political figure Shintaro Ishihara, who was also known for staunchly denying that the 1937 Nanjing massacre had occurred.

的确,1980年代日本的社会文化氛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日本第一”症候群。此时美国的经济陷入困境,因而被日本诟病,实际上,是被鄙视,这种傲慢心态在《日本可以说不》一书中有生动的描写,该书的作者是索尼的共同创始人及董事长盛田昭夫和政坛人物石原慎太郎,石原也因矢口否认1937年南京大屠殺而出名。

9d9e0d8fgw1f398kj0nmhj20og10144m

Height of Hubris: The Japan That Can Say NO

傲慢自大:日本可以说不

In contrast to the open and dynamic spirit of the Sixties, in the Eighties there was a whiff of nationalistic arrogance, while in the Nineties an autistic introversion took over. In the latter part of the 19th century, Japan was the only non-Western country to have successfully industrialized, modernized and joined the ranks of the great powers. In stark contrast, Japan has failed to adjust to 21st-century globalization.

与60年代的开放活跃的精神相反,80年代则可以嗅到一丝皿煮主义的傲慢,而到了90年代就是广泛的封闭内向了。在19世纪的后期,日本是唯一一个成功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并进入强国之列的非西方国家。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没有能够适应21世纪的全球化。

Numerous indicators illustrate this. Let me focus on two: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the rise of China. It is clear that English will remain for some decades to come the global language. Japanese score among the worst in 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 results, second to last in Asia, just ahead of North Korea. The number of Japanese students going to study abroad is decreasing, while those from virtually all other Asian countries are increasing significantly. Japanese youth are becoming more, not less, insular.

多个指标说明了这一点。让我们集中看两个:英语和中国的崛起。英语在今后几十年里仍然是全球性的语言。日本在英语作为外语的测验中得分是最低的国家之一,在亚洲区里倒数第二,仅比朝鲜高。出国留学的日本学生人数在下降,而几乎所有其他亚洲国家的留学生人数都在大幅增加。日本的年轻人正变得更加保守。

From the late 19th century until very recently, Japan was the No. 1 power in Asia, having, among other things, beaten the living hell out of China militarily and economically. As I can testify from my stay in Tokyo in the 1980s, Japanese elites, whether in business, politics, media or academe, just did not see the resurgence of China coming.

从19世纪后期到前不久,日本是亚洲第一强国,曾经在军事和经济方面把中国打得屁滚尿流。我于1980年代在日本的亲历可以证明,日本的精英,无论是商业、政治、媒体还是学院精英,没有人看出中国将要崛起。

Decades later, it is clear that Japan has failed to adjust to the fact that China is well on its way to becoming one of the leading global powers, second only to the U.S. What we are witnessing today is “globalization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One example: Japan, apart from the U.S. and Canada, is the only country to have refused to be a founder member of the Beijing-initiated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In the face of the China challenge, Japanese policy makers are running around like headless chickens.

几十年后,可以看得很清楚,对于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领军强国之一这一事实,日本没有做好调整。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举个例子:除了美国和加拿大之外,日本是唯一一个拒绝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国家。面对中国的挑战,日本政府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Japan will be reinvigorated if and when it regains its outward-looking spirit. Abenomics alone is no more than tinkering at the fringes.

如果日本再次具有外向的精神,日本就会再次焕发活力。安倍经济学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美国网民的评论:

译者:chubbytabby
来源:龙腾网 http://www.ltaaa.com/bbs/thread-397498-1-1.html

Julie Armitage

“apanese policy makers are running around like headless chickens” n Fascist Abe hijacked Japan

“面对中国的挑战,日本政府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法西斯安倍绑架了日本

 

Earl Kinmonth

Anyone who would associate Abe with “fascism” clearly has read nothing about fascism in Europe. I don’t like Abe and as a Japanese citizen I do not vote for the LDP. Nonetheless, I find the association of Abe with “fascism” highly offensive. It suggest contempt for Japan and the Japanese.

任何把安倍和“法西斯”联系在一起的人都没有读过关于欧洲的法西斯。我不喜欢安倍,而且作为一个日本公民我也不给自民党投票。但是,我还是觉得把安倍说成“法西斯”是非常冒犯的说法。暗示了对日本和日本人的蔑视。

 

If Abe is “fascist,” than so are most Republican political figures and not a few Democrats. In European terms, Abe is center right. In much of the US, particularly the south and south west, Abe would be a left-winger.

如果安倍是“法西斯”,那大多数共和党员和不少皿煮党人都是。以欧洲的概念,安倍算右倾。以美国特别是南方和西南部,安倍是左派。

分页: 1 2

友荐云推荐
    • 论精益求精日本人不如德国人,轮技术创新日本人不如美国人,论文化底蕴,日本的传统文化不过是中华文化的边角料,日本的现代文化又仅仅是西方文化的变异版……日本人唯一全球顶尖的是其民众对“权威”的服从性绝对无与伦比……小到企业中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大到民众对政客的绝对服从……平日里全民自我高度压抑,种种类似于宁可悄悄自杀也不肯给别人“添麻烦”的文化就此应运而生。隐藏在日本民族道貌岸然的虚伪“礼仪”之下的是无比冷漠,完全靠励志影视动漫作品提神的畸形的高压社会型态。日本好??没错,从表面看来,各方面都华丽非常,走马观花看去的确是“花团锦簇”的模样,可是当你深入其中,挣扎求存时你就会发现,整个社会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澈寒,那种撕扯灵魂还得不到慰藉的孤独…………唯一能安慰你的可能只有各种YY出来的变态“嗜好”了

      • 哇,你这也太精辟了。我个人认为日本最大的成功就是如你所说绝对服从~还有辛勤,这会构筑成类似如蜜蜂井然有序的分工体系,这对国家整体性发展是不错的,即使到现在在发达国家里日本也是过劳死最突出的国家。。

      • 日本不过是欧美技术的跟进者,真正的技术在欧美国家手里,日本是一个创新国家,但决不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国家,它没有创造过任何一种影响历史的东西,日本笑话中国山寨,其实日本引以为豪的家电数码汽车,无一不是山寨过来的,日本相机比不过莱卡吧,家电比不过西门子吧,汽车更不用说,日本可以拿别人创造出来的东西翻新 创新,看看这些年,家电被国产撵压,数码手机完败,下一步就是汽车,现在街上开国产车并不丢人,尤其是这几年国产车无论外表,功能无不是长足进步,可以预见未来二十年,在国外,日本也将面临在中国国内一样的来自中国的竞争,中国就像一个吸血鬼一样的出现,日本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 西门子家电很好吗?比日本的好?我孤陋,真不知道这个说法哪位伟人说的,汽车日本的比德国的差?你总不能拿国内的大众神车说事吧,丰田好歹世界最大呢,有事说事,论据别生造,丢人

          • 丰田最大就是最好的吗?中石油还世界500强呢,汽车日本不比德国差?光奔驰 宝马就够日本学了,说实话,汽车已经跟家电一样了,已经是很成熟的技术了,国产都不会差多少,但是品牌积累是要很多时间的,当然不用寄希望于洋买办,还得看民企,汽车日本也是山寨欧美过来的,日本还有什么,机械手?比不上ABB吧,西门子医疗器械日本能比吗,你能想到的日本品牌你说哪一样不是模仿 山寨欧美过来的?跟本没有原创,日本相机比不了莱卡,重工比不了美国 德国,基本都矮一节,日本现在唯竞争压力小点的就只有办公设备了,现在日本在各行各业将不得不受到中国 西方强力撵压,未来10年将更加明显,包括国际市场

          • 难道注重性价比有错?同样的质量同样的做工同样的舒适性,为什么不能考虑呢,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没钱才买国产车,难道现在人家买20万的国产车,你说他买不起低配的日本车德国车?这不关民族自豪感,车本来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到你这里都成了面子问题了,到底是谁才虚伪

          • 品牌能给一些人带来优越感,需要更多的品牌溢价,但真的强很多吗,未必,1000元的耐克,未必就比300的安踏 匹克好,现在街上开的10几万的国产车比比皆是,这价格完全可以买一部不错的日德车,显然人家也看到国产车好的一面,你可以说日本车省油,德国车保值,但让你看上的更多是那个车标。当然日本德国在精益求精方面值得我们去学习,我们太过浮燥,需要沉淀

      • 日本当年崛起还有个原因就是精英阶层的奋发,不说维新杰出人士,就算最普通的日本武士至少也会砍个人吧。而国从宋明以来精英阶层就被儒学科举废了,一辈子除了基本破书,啥也不会。不说别的,明末时,如果全国几千人万读书人哪怕有1/10会舞刀射箭,野猪皮神马的早就渣都不剩了。

          • 我觉得你了解下历史才好,野猪皮开始闹事,不但萨尔浒全歼明军精锐,还多次跑到山东直隶劫掠。然后圆嘟嘟来个五年平辽,结果辽饷就没着落,东林党那帮满口道义的读书人把住东南商务不让朝廷收税。结果西北中原大旱不但没救济,反而要加税赋,然后李高等人才趁势而起的。

          • 朝代 的更替和政治权力的斗争是两回事,但凡朝代的更替是因为政治体系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而滞后,至于政治权力的斗争却充满着各种利益的妥协和阴谋家的算计。所以你的比喻不正确!!

          • 哦,没大看清的你回复,不过说到政治斗争。 古代政治斗争的最高目标是什么呢?皇权,所以斗争的最高目标就是改朝换代,不管是成功的明成祖,还是失败的宁王,都是如此。 现在回归正题:你说的外患不过是花银子是在可笑,没有实力,光有银子有用么?比如最会拿银子买平安的南北宋,如果没有杨继业,狄青,岳飞等一干武将,别人会满足拿那点岁币么?就算一时满足,拿了银子发展后还不是继续抢你。历史上从来没有单靠哀求纳贡就能换来的和平。 现在说满清,满清把山东直隶劫掠多次,北京附近都多次遭灾,而明军却难求一胜,这种情况下就算拿银子,能满足别人的胃口?只要抢必要快,谁都知道怎么选择。你是崇祯,能放着满清过几年就在你家们口来一次?

        • 你说的是儒学吗?孔子教授弟子的六艺,其中两项就是射御,用于打仗的,骑兵取代战车后,可以说就是骑射。真正的儒家弟子应该是单身仗剑走天下的。

          • 看清楚,我说的是“儒学科举”,你说那些,考试考么?考试不考的,谁会学?你说骑射,宋明几千万读书人,有几个会这个呢?不但如此,连一点反抗精神都没了。?最多就是临难一死报君恩。比如宋朝崖山投海,十万人敢自杀不敢反抗。满清江南几屠,后来又文字狱杀的人头滚滚,也是无一人反抗起义。

          • 混淆概念,那怎么会是儒学科举?儒家是文武兼备的,子曰有文事必有武备,有武事必有文备,违反了这个初衷,自然就不是儒家思想的责任。阿基米德毫无反抗的被罗马士兵杀死,难道阿基米德就没用吗?他们只是职业不同,不能强求不是职业士兵的人去打败别人。

          • 从八股文里能看出文武兼备?笑话了。八股不是儒学科举?那是啥学科举?朱熹这些人是道士不成?拿阿基米德比就更笑话了,人家多少理论发现?明清那些儒生除了几本破书又会啥?就拿其中算上杰出进步的徐光启,成就一、翻译《几何原本》,外国千年前的基础理论书。要说中国当初《九章算术》本也不差,结果千年后还要翻译外国的。成就二、造炮—红夷大炮,都要山寨别人技术了,还称别人为夷,明清这些读书人别的本事没有,自high算是数得上的。

          • 八股文看不出文武兼备,那是八股文的问题,和儒家有什么关系?和阿基米德比笑话,那你怎么笑话那些不是职业军人的人去打仗?有什么区别,难道就因为阿基米德是科学家?要去追究责任,也要去追究当时执政者和军人的责任,而不是其他人,其他人只是受害者,他们本来就没有受过训练,怎么去打仗?不训练国民作战能力却让他们去打仗,本就是儒家反对的。

          • 哦,那八股文,中国古代科举,尤其是宋朝以后的,考得到底是啥?四书五经不是儒家经典,还是佛典道经不成?对于战争,儒家的问题是根本鄙视打仗的,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好男不当兵,走卒是下九流。否则为何中国古代自宋以后尽是大将元帅被文臣陷害的。甚至说陷害都高看武将了,比如戚继光这样的都要给当朝大员自称门下走狗,二品袁崇焕杀一品毛文龙连请旨都不用。

          • 儒家思想包罗万象,有人只选其一,那么是儒家的问题,还是有些人的问题?“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儒家思想吗?孔夫子为什么要教弟子射御礼乐和兵法(公元前484年齐师伐鲁, 孔子弟子冉有率鲁师与齐战,获胜。季康子问冉有指挥才能从何而来?冉有答曰“学之于孔子”。)“好男不当兵,走卒是下九流”哪位儒家先贤说过这些话?

          • 孔子思想学说包罗万象,但其主流是道德礼法。孔子还说 食不厌精呢?你能说儒学是吃货学说么。 而道德礼法这种东西又是统治者最喜欢的,也就发展为社会主流,而一个社会主流都天天讲道德礼法,必然排斥贬低其他,尤其是军队这种用道德礼法解释不了的,根本不需要哪位先贤说什么。宋明以来军队武将地位低下,对外战斗力之弱小也不需多说,也就开国那几年有点战斗力,然后大多就是就是屡战屡败了。

          • 和儒家思想没关系的事情,就不要归罪为儒家思想。孔子对执政者的核心要求就是足食足兵民信,对百姓要使他们普遍富裕并进行全民教育,这在论语中都有明确的记录。孟子的民贵君轻思想对君王更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合格的君王要下台,而昏君要被诛杀,朱元璋最恨孟子,就是因为他提出的对君王的限制措施。

          • 和儒家思想无关?还是那句话,八股科举难道考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道德经不成?中国明清几千万一无是处的书生读的不是儒家书籍是佛教典籍不成? 再说孔孟理论,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这点无异议吧。仁义单独拿出来是很美好的东西,特别是在春秋战国那样的乱世。但国家人民不是空喊几句口号就能富强的。就拿你说的足食足兵民信,孔子原话是民信〉足食〉足兵,听起来很高大上。但问题在于,老百姓吃不饱谁有工夫管信不信?而国防力量不足,粮食再多也不够别人抢的。 儒家理论最大的问题就是空中阁楼,脱离实际空谈仁义道德礼仪,简单来讲就是不接地气,不明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封建统治者呢,除了少数几个雄才大略的,当然都喜欢底下人满口三纲五常,而没有实际本事了,这样自己位子就安全了。这样关起门来自high倒也过得去,但一旦碰上不跟你讲道理的外敌,尤其是碰上忽悠不了的,比如蒙古人或后来的西方工业文明,那就是满地找牙甚至于亡国灭种的下场。

          • 又开始断章取义了,我上面早说过了,孔子从没忽视过国防之类的,其教授的内容就说明了这点,而且那时候他不过是个教师。孔子曾经当过官员,对外提出有文事必有武备,有武事必有文备,你自己解读成只偏向仁义,那是因为你自己有倾向性,其实他既然提出,就认为这些是必要的,否则提都不会提。孔子的足食足兵民信是有先后顺序的,就像富之教之一样,保证基本的需求安全之后,才更上一层楼。孔子这么一个教育家,都认为富民是教民的基础。世界上各学科都有很多著作,有人学了更上一层楼,有人成了书呆子,可见并不是各学科有什么问题,而是学习的人学习了什么内容用什么方法学习而已。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鼓励多思考,几个做到了?三人行必有我师,鼓励学习任何人的长处,几个能做到?违背了孔子的教诲,就因为学习了孔子的部分思想,有些还是加工过的,就说是孔子的责任吗?

          • 谁在以偏概全?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这是后世共识。你说军事之类孔子或有提及,但提及不代表地位一样。孔子教授的知识与孔子的著作,到底哪方面多些,你敢说是军事方面多么?或者军事方面和仁义道德这些方面一样重要么?四书五经里你能找出几条是军事方面的? 学习结果当然因人而异,都有书呆子。但像明清读四书经九成九以上都读成书呆子就不正常了。而且就算读出来又能怎样?充其量又一个官员学者而已。能发展科学么,发展生产么?能保家卫国,开疆拓土么? 看看结果就知道了,儒家科举真正大成的明初,欧洲还未走出中世纪的黑暗,明末清初欧洲牛顿都出来了,清末更是吊打中国。 一个老师,再会教育,教材出问题也是白搭,再会鼓励思考的老师,拿本语文教材也教不会学生微积分的,最后你能说写这本教材的人没责任么?

          • 孔孟是思想家,当然会偏重思想方面,但是他们从没说过放弃武力,所以谁放弃武力别说是孔孟教他们这么干的,而是他们没有听孔孟的。孔孟研究的是社会学科,自然学科方面的不足,他们又有什么责任呢?只能说中国自古就缺乏自然科学的研究,这是先天的不足,不能说孔孟你们怎么不兼顾研究自然科学吧。孔子实际上已经相当重视自然科学了,六艺中其中一艺为数。

          • 那么孔孟留下的教材有自然科学和军事什么的么?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孔孟是有重大贡献的圣人,非我等后世人所能评判。我这里只不过说一种事实上的因果关系,一种从孔孟创立儒学到八股科举,到朝廷士绅小民上下皆弱的因果关系。让孔孟看到明清被外敌打得人仰马翻的局面,真不知二位大思想家作何感想。

      • 你的这些评价估计都是网上得到消息的汇总吧。我以前也和你有类似看法,但是随着和国外公司企业交流多了,去多了,才发现,这些观点大部分都是胡扯。每个人大家其实都差不多的。日本员工虽然尊重上级指示,但是在谈论时候非常敢和上级对着干,比我们更敢发表意见。而且很大部分日本人并不看动漫,所以动漫作品没啥提神效果。说孤单也完全看人的,说压力大倒是真的,毕竟日本不努力就要完蛋,没有我们好混。

      • 拜托客观点,日本什么都不行,本土培养的诺贝尔奖得者还这么多?日本的工业设计是非常棒的,缺点在于骨子里有些自卑和狭隘,不够大气。要说人情,中国社会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亚洲基本都是等级森严,这是文化所致。

    • 确实是这样,这点上我还是很认可这个法国人的,中国崛起太快,导致鬼子措手不及,内心的急躁不安恐惧会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最后就变的对抗围堵盲目,再次投身军国主义。如果把90年开始到现在25年,拉大到50年内的发展速度,那么我估计日本社会以及那些精英们更能接受现实,逼近10年前至少中日关系还是属于不错的状态,如果东亚能有联盟那战胜美帝,战胜西方能简单不少

      • [挖鼻屎]东亚是不可能有联盟的,经济联盟可以。当是军事的话绝对不可能。
        [挖鼻屎]东亚这样的局面不能怪日本,这不是在为日本说话。而是日本是被美国控制的死死的。只要一出现一个亲华的就会被美国赶下去。

        • 什么狗屁结盟,全都是利益在里面,只是我们玩得不够好,看看俄熊,总是最后一个来,蛋糕分到的却是最大的,我们要做的是看准时仙在敌人落难时踩上一脚,吃它肉喝它血

        • 日本的睾丸被米帝掐得死死的,什么核能、航太、金融走向21世纪高科技的功课全部落下,不衰退才怪,再加上米帝不断吸血,日本予取予求,日本的政客永远不会把真相告诉普通百姓的。

      • 其实我国的崛起不单是日本,很多发达国家都不适应!!所以美国老是在搞事。
        如果不是朝 鲜战争,日本已经被瓜分了,美国的方案已经出台,就因为这次战争改变了历史。

    • 这文章好搞笑”从19世纪后期到前不久,日本是亚洲第一强国,曾经在军事和经济方面把中国打得屁滚尿流。”公然说法西斯战败国给战胜国打得屁滚尿流 一点顾忌都没有 是对中国有多种族歧视还是压根黑习惯了 不当回事 那说德国把法国 苏联 英国 比利时 荷兰 波兰 甚至很多战役中的美国打的屁滚尿流 是不是也可以? 这嘴巴真缺德 在他嘴中仿佛法西斯日本侵略杀害无数中国人是一件多么值得他感到荣耀的事一样 真吉拔恶心而且还喜欢为了黑中国给倭人吹牛比 倭人没有核潜艇 没有轰炸机 没有核武器 没有弹道导弹 自慰队那点兵力给PLA提鞋都不配就这水平 还”不久之前”亚洲第一强国 军事领先中国?没干爹罩着 早被东风核弹炸沉海底了 还吉拔吹第一

      • 你可能是抗日神剧看多了,如果不是赶上二战,整个东亚联合起来挑战日本都必然是当亡国奴的结局。日本太贪了,那个国家很奇怪,进入狂暴状态后不懂得见好就收,如果他们只占领中朝两国,其他国家不会插手,顶多就是去分割中国,趁机捞一把。但日本居然去抢经济军事实力遥遥领先的美国的领地菲律宾,而且还同时抢夺西方列强的领地,不死才怪了。

      • 哦,您看的是中文,没对照E文吗?beat the living hell out of 这个搭配,被译者翻译成屁滚尿流了,变成很蔑视的形状了,您算是被误导吗?后面吐槽的那一大段还有立论价值吗?

    • 就是美国牵住了日本狗,才救了日本狗一命。如果哪天美国势倒了,管不了它了……想想看吧,日本周围个个都是想拿日本狗命的邻居

    • 日本自己就有一个亚开行,就是亚投行的竞争对手,而且日本对中国的危机感特强~视为国家存亡的敌人,他们在大项目上是不会和中国合作的,只会跟中国死磕,看看高铁就知道了,日本可是动用国本跟中国死磕竞争抢夺影响力什么的。。。

      • 按目前世界的轨迹发展下去,日本根本不是中国的对手,中国也绝不会把日本当对手看待。日本人一心想做中国的对手,可是日本不够资格。再过20年,世界经济将发生巨大变化,我不是说世界经济强国排位顺序发生改变,而是世界经济运转方式将发生改变,世界目前以西方为主的经济理论要被中国改写,而能复制中国经济运转方式的其他国家可能只有三个,美国,印度,欧盟应该算一个整体。而美国,印度要复制中国经济模式,要赌上国运,平稳过渡就算不错了。欧盟比美国、印度困难些转变,毕竟没有正式统一。至于日本和俄罗斯就算了,他们的人口规模数量有限,不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强国,他们是经济强国的经济卫星国,日本人和俄罗斯人会有一些钱,但是他们产业基本到了极限,产业规模和完整产业链受到很大抑制,他们的发展必须借助于世界强国才能发展下去,否则他们的经济只会倒退。人口规模、政府运转结构和网络将是评判下一个世界经济强国的标准。

  1. 每个国家的国运都有兴衰。只是有的能够不断地兴衰轮回,有的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日本没有灭掉,应该感谢神风,感谢远离大陆,感谢明朝内乱,把航海技术阉割掉,感谢西方希望有一条看住东方的看门犬。二战打到一大半,美国还在卖给日本钢铁,石油。真是狡兔死走狗烹。

      • 国内哪里是世袭,前几任全部都是平民出身,这一届李总理也是平民出身。只有习大大是红二代,但是年轻受过的苦一点都不少,完全是一步一步从基层做起来,优秀的资历在全国也是优秀的数一数二。

      • 国内哪有那么多世袭,就算世袭也得一步一步干,没能力的一样在中途掉队。爬到高层基本都是人精。你没听到很多贪官的认罪书经常有开头一句: 我是农民的儿子,等等;这说明TG的组织相当开放,底层爬到高层的机会很多,只要你有能力,只要你肯干,再加上一些运气。日本那种世袭,反正挺变态的,基本没什么选拔和竞争,路都被别人给你铺好了,所以类似日本外相这样的动漫迷也轻轻松松当上外相这样的高管

  2. 日本全民右倾严重,去看看日本各个领域最知名的人就知道了,比喻最知名的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等绝对都是右派的,都是顺应日本政府跟洗脑国民的路线和喜好而定的。而且日本右粪们是言论极端~冥顽不灵的,根本是无法交流的猴子,只有拳头跟大棒才能让他们听懂了。。。

  3. 倭人想要说不,那得等到脖子上的狗链彻底移除后才有可能!不错七八十年代是雄心壮志,但是主子剪过毛后就一蹶不振!要自强先自主!倭国不过米帝一殖民地而已

  4. 日本就像一个乐队中的第一小提琴手,一枝独秀很正常啊;但中国是一个完整交响乐团,二者能演绎的东西根本是不同的,我觉的根本没有可比性。通俗的说,中国的盘子太大了,想抱他人的腿是根本不可能的。要么保持衰弱,要么自己当老大,哪有其他选择。

    • 其实鬼子自己也知道,中国根本没有把日本作为自己的竞争对手,这种心理落差是让鬼子最难以接受的—中国人的目标在大洋的彼岸,而不是眼前的几个小国

  5. 主要是一种嫉妒、抵触情绪在做怪。中国发展进步太快,让小日本无所适从!其实国人自己也是无所适从,否则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慕洋犬了。

  6. 的确,1980年代日本的社会文化氛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日本第一”症候群。此时美国的经济陷入困境,因而被日本诟病,实际上,是被鄙视,这种傲慢心态在《日本可以说不》一书中有生动的描写,该书的作者是索尼的共同创始人及董事长盛田昭夫和政坛人物石原慎太郎,石原也因矢口否认1937年南京大屠殺而出名。
    =============
    让我想起几年前宋晓军的《中国不高兴》了,还有再早几年前的《中国可以说不》。另外这个石原慎太郎就那个购买钓鱼岛的sb

  7. 日本的问题都怪,我们中国。如果中国没有清朝的衰落。日本还是中国的小弟。不会这么混乱。对不起你啊日本。 放心吧,不会太久的,日本这次让你们做回我们中国的番邦附属国。

    • 事实上按较真一点的音译的话“川普”才更接近,本身只有一个音节非要拆开成三个字才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有个同姓打台球的翻成了“特鲁姆普”更蛋疼。

  8. 很难想象一个只领先了不到100年的小国,居然对一个曾经全方位引领自己超过1000年的大国的崛起,认为不可接受。

  9. 这文章好搞笑 “从19世纪后期到前不久,日本是亚洲第一强国,曾经在军事和经济方面把中国打得屁滚尿流。”公然说法西斯战败国给战胜国打得屁滚尿流 一点顾忌都没有 是对中国有多种族歧视还是压根黑习惯了 不当回事 那说德国把法国 苏联 英国 比利时 荷兰 波兰 甚至很多战役中的美国打的屁滚尿流 是不是也可以? 这嘴巴真缺德 在他嘴中仿佛法西斯日本侵略杀害无数中国人是一件多么值得他感到荣耀的事一样 真吉拔恶心而且还喜欢为了黑中国给倭人吹牛比 倭人没有核潜艇 没有轰炸机 没有核武器 没有弹道导弹 自慰队那点兵力给PLA提鞋都不配 就这水平 还”不久之前”亚洲第一强国 军事领先中国?没干爹罩着 早被东风核弹炸沉海底了 还吉拔吹第一

  10. (但是真正的科学是社会科学,是孕育女权主义、环保主义、反种族歧视和各种形式的皿煮和同情的人文科学)白皮也没比日本好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