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宁泽涛100米自由泳夺冠

2015-08-09 10:04 75个评论 字号:

“雅虎日本”8月8日转载报道:

腾讯体育消息,中国的游泳选手宁泽涛在世锦赛100自决赛中获得金牌,国内媒体大赞宁泽涛是“该项目游进世锦赛决赛的第一个亚洲人”,而中国人对一名日本记者的发言表示很多的关注。

也有人指出“该项目游进世锦赛决赛的第一个亚洲人”这一说法有误,称日本选手历史上就曾进入过世锦赛该项目的决赛。那么真实情形究竟如何?在6日上午的喀山世锦赛游泳比赛现场,记者采访到了一名日本游泳专项记者。

据这名女记者回忆,日本游泳在世锦赛这一项目的历史最好成绩,是在2013年巴塞罗那(官方微博 数据) 世锦赛上创造的。当时日本短距离自由泳好手盐浦慎理,在巴塞罗那世锦赛上游进了半决赛,创造了日本游泳新历史。

“所以,你们的宁泽涛,是千真万确的,游进世锦赛男子100自项目决赛的第一个亚洲人。真棒!”这名女记者连声称赞。

以下是日本网民的评论:

★真是受不了中国人的自卑心理了。

★不明白这么普通的讲话为什么会在中国被关注。

★中国现在急需要各个国家的肯定,因为太自卑了。

★因为中国人有政治思想,潜意识里全是政治。

★游泳不错确实值得称赞而已。

★又不是说中国是全世界的皇帝,用得着惊慌吗?

★中国体育选手这些年确实表现不错,除了足球。

★体育比赛和国民体育素质是两回事。

★中国的媒体很可笑啊。

★比赛永远只会记住第一名。

★不夸赞胜利的人难道要夸赞失败的人吗?

★说明中国人对于说真话真是感到太陌生了吧。

★可能难以想象日本人会做出称赞中国的评判吧。

★中日两国媒体对于中日民间感情的恶化是最大的推手。

(来源:四月网 http://fm.m4.cn/2015-08/1282398.shtml)

友荐云推荐
  1. 日本的媒体可真无耻呀,明明知道中国人进入决赛没有什么质疑的。非要编造什么有人指出他们日本人先进入的决赛,然后假装辟谣。。。

  2. 没看出来中国哪自卑了,反正在小日本眼里,中国不夺冠是自卑,夺冠也是自卑。小日本对中国的冷嘲热讽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了,根深蒂固,中国不占领日本一次,恐怕很难改变过来。

    • 都是清朝惹的祸端。以前日本很怕中国的。不知道哪个清朝不开眼的将军非点打日本。每回打都输一打就输。日本想中国也不过如此。从清朝开始就不怕中国了。也不上供。清朝还闭关锁国。人家工业革命。咱还从这农耕。又回去原始社会。中国大片美好江山也从清朝开始没了。缩水在缩水。每个朝代都会给中国带来繁荣。清朝带来毁灭。所以……

      • 你说的对,清蛮满就是人类的倒退;你看余孽在东北,东北就倒退;看看《明朝那些事》,明朝是如何痛击倭寇,和援朝打败丰臣秀吉的

        • 是啊,明朝很厉害很厉害的……清朝是咋建立的来着?如果你们用打得过日本做衡量标准的话……视角还真选取得精确。

          • 嗯,你家祖上没留过辫子吧?我不过表示一下,史实是清朝灭了明,这是史实,那你对真正留辫子的人咋说?你家祖上,也是被养过的好狗?咬过主人没?没咬过就是好狗。不是祖上八代都在反清复明吧?

          • 任何朝代都有盛衰起伏,满清建立时不过是恰逢明朝衰落到极点而已,之前也不过是明朝的奴隶,万历朝鲜之役确实把日本人赶出了半岛,明朝难道不厉害吗?满清何曾取得过对日本的胜利?

          • 就是这样啊,任何朝代都有兴与衰时,把明中兴与清末比,不是很公平。那时候的日本不仅打败了清军,也打败了俄军,甚至跑去炸了珍珠港。如果全面比较明清中兴时期的对藏蒙西域各处战争,应该能得出比较公允的评价。

          • 当然,其实说到清灭明这个事,其实也满复杂,并非是那时满人兵力多强大,很大原因是明时意外的灾荒和当时明朝处于一个比较动荡的有可能向工业社会转型的拐点。我很怀疑,如果崇贞也象万历一样无为而治,中国可能会顺利转向宪政的资本主义社会。但是皇权在中国思想与制度上的稳固性,很可能导致这个转型流产,引发了剧烈动荡。东林党其实某种程度上是大资家的代言人,但是,他们的做法,没有成功,反而导致国家灭亡。满清很可能是甚于这一点,认为前朝灭于豪族与过于自由的文化传播,所以,采用了更加集权的制度。很难说,一种制度对于政权的稳定起到太大的保障作用是个坏事,毕竟没人希望国内战乱,但是很显然过于稳固的政权,对于转型与进化来说,是灾难性的。就象是稳定的基因很难产生变异,所以,不会生产畸形儿,但是,也就很难继续进化下去。做为一个国家的统治者,采用更好的保持政权稳定的制度,是好是坏,其实很难单独地,不放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做评价的。但是,放在当时的环境下,又很难不以成败来评价了。

          • 明朝主要亡于财政破产,也就是说政府收不到税,政府不收商税,也不收有功名的士子的税,反而对失地的农民课以重税,万历至少还收商税,魏忠贤也收商税和矿税,政府有收入,对普通老百姓的压榨就相对较轻,有地农民也不会把土地献给有功名的士族以避税,明朝灭亡就在于崇祯上台,这个二傻子听信了东林党的话,一上台就取消了商税和矿税,结果失地农民被逼造反,政府没收入发不出军饷,军队战斗力就差!如此恶性循环而已!满清能延续近三百年,第一是引入土豆等易种植的农作物;第二是实行了官绅一体纳粮。

          • 很可惜的一点,就是明时其实挺有宪政的可能的。当时的皇帝几十年不早朝,满有宪政的意思。但是,明从朱元璋时起,就对元朝灭于过于强大的流动性强不好管理的商人这事,有特别深的印象,所以一开始就抑商。这一点,其实跟清也差不多,都是吸取前朝教训,不思加强中央政权的稳固性。如果仅从亚洲来看,这事一点没错。大中华从未被外人打败,一直毁于内乱,所以打造内部稳定性是第一要务。可惜欧洲意外地发生了工业革命,这事就象你一直锻炼身体,然后病秧子朋友大病一场开启超能力了一样,总不好说,为了快点转型变异,我们也把政权弄得不乱七八糟,象欧洲中世纪一样,打成烂桃才是对的吧?

          • 嗯,明朝的商人没啥社会地位,从法律上说,商人不得穿丝绸,虽然这制度没太执行,但是始终没有参政地位。所以,只能是对抗形式,没有改良可能性。这个萌芽为毛长不大,因为没有正常的参政方式。他们采用的是不正常的抗税方式。东林党其实商业人士间接参政的一种方式,呵呵,搔头,我感觉这群二货搞砸了,太过注意自己的商业利益,没有全局观,为毛会这样,俺也不明白,要求减税还算正常商业要求吧,但取消商业税(那个应该算是营业税,而且税很低)纯是找抽形的要求……我也不知道这应该归罪于商人没有参政经验,还是其它的什么……总之就是这个往资本主义的转型失败了,这种失败方式让我挺困惑的。丫们不是用钱来买自己的地位权力,还是败坏这个政权的稳定性,真是奇怪的选择。

          • 明初确实商人没地位,但是到明末商人已经很有地位了,很多政府官员本身就是大商人,比如说李三才。商人要求减税很正常,商人重利嘛,但是明末的问题是官商勾结严重,把持官府的就是商人的代言人,或者本身就是大商人。官商勾结把持朝政,是明亡的重要原因。你要商人和代表商人的官员有大局观,这要求太高了,也许他们不是不明白,但是阶级决定立场,屁股决定脑袋,他们首先得为自己的阶级考虑。

          • 用老马的话说,就是制度得适应生产方式……我只以说这事我挺困惑。按说土地往权贵手中集中,这正是资本主义初期特点,所谓圈地运动,羊吃人啥的,应该的结果不是资本集中,然后产生社会化的大生产嘛……困惑中。明朝是不是第一个因为减税亡国的啊……哈哈,我挺不明白崇贞的,没有钱,他明知没有钱,居然减税……手下财政大臣呢?笑倒。这是儒家减税药方吃多了,完全不看帐本的意思吗?嗯,我不同意同制度无关,哈哈,不过那个论起来实在太麻烦了,明朝或者随便哪个王朝其实都对民众聚集在一起进行生产劳作这事很忌讳的。我只能说,我有这个感觉印象,没形成啥有条理的理论呢。

          • 明末不是减税,明末各种苛捐杂税多如牛毛,问题的根源是政府不收富人的税,并且打着“不与民争利”的口号取消了利润最大的商税和矿税,而且这两种税跟普通老百姓毫无关系,然后政府把损失都转嫁到了贫苦老百姓头上,不断对普通老百姓加税,拥田万顷的有功名士人一分钱不用交,只有几亩地的普通农民一年的收成还不够交税,结果大批有地农民破产,或者把地献给士族卖身为奴。崇祯手下的大臣都是有功名的士族,本身就是大地主,怎么会做损害自己利益的事?这就叫屁股决定脑袋,阶级决定立场!跟制度有啥关系呢?皿煮政府如果只知党争,互相扯皮,推诿责任,国家能好得起来吗?比如说印度,专制政府如果廉洁奉公、执行有力,国家一样能蒸蒸日上,比如新加坡,再如大陆土鳖。

          • 其实,就是这个执行力出了问题,如果一个社会的商业很容易就被官员执行了,商人就必须同官合作,也就不可能出现许多商人一起寻求一个公平自由的市场,然后商人之争,最后只能是贿赂之争,这种商业,也就没有利国利民的一面:增加税收,解决就业,创造财富,是不是?我觉得,这个结论,好象是讨论中得出的。不好意思,我依旧认为,过于稳固的皇权,专制制度,是导致明朝无法向资本主义社会转化的原因。但是,我并不是说,这种制度不好,我没这个意思,稳固的政权,其实,我个人观点,多么糟的社会都比战乱强。中国一直是世界人口大国,其实已经证明,这种皇权,在人类的繁殖与生存上,起到极大贡献。但是,基因稳定,导致进化停止,也是现实存在的。

          • 笑,我是真心觉得,社会制度与经济问题,实在太复杂,我们可以讨论某一方面,比如皇权的执行度,稳定度,但真要综合评价一个制度,真是太难了。现在回忆以前学历史时深觉厌恶的优缺点,终于觉得,其实,还算公允了。

          • 嗯,其实,你这里已经提醒我这个问题的原因了。就是在权皇之下,其实没有一个公平的市场,所以,大商人只是用权力在搜刮,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商业发达,税收增加,象宋时一样,七成的税收来自商业,而非农业。我想,明末的问题,可能就是这个吧。官商勾结这个事,其实原因不是商人太坏,而是在吏治上,你说是不是?过度膨胀,没有监督的权力,导致的是腐败,而不是商业发达。我没有具体数据对比,这方面数据也很少,不太能给出明朝社会是否商业发达,只能说印象上,似乎不如宋。

          • 嗯,其实,你这里已经提醒我这个问题的原因了。就是在权皇之下,其实没有一个公平的市场,所以,大商人只是用权力在搜刮,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商业发达,税收增加,象宋时一样,七成的税收来自商业,而非农业。我想,明末的问题,可能就是这个吧。官商勾结这个事,其实原因不是商人太坏,而是在吏治上,你说是不是?过度膨胀,没有监督的权力,导致的是腐败,而不是商业发达。我没有具体数据对比,这方面数据也很少,不太能给出明朝社会是否商业发达,只能说印象上,似乎不如宋。

          • 其实,你最后说的,跟制度有啥关系,就是跟制度的关系啊。众决众议制度的毛病是慢,决出来的是平均智商结果,即使代表大多数人的意见,不一定能往大多数人希望的方向去,因为大多数人没那么强的预测能力。众议独决,毛病当然就是,这个独决的人,是在平均智商之上,还是在平均智商下,就不好说了……哈哈,而且执行力超强,即使是跳坑决策,大家也没办法,只能跳。一种制度有一种毛病。

          • 生产力下降这件事,需要很祥细的数据支持,我感觉目前现有的研究和资料,都不能证明这一点。思想文化停滞……这个很难比较吧?虽然大家都觉得四库全书有修有改,但是你想想以前朝代做的,唐诗全录之类的,难道真是全录了吗?可是如果没人做这种工作,你根本不可能看到现存的那些唐诗。社会问题的综合评价其实挺困难的。即使有些记录表明,清时百姓在外国人眼中,不象宋明那么漂亮,这也有一个参照物的问题,中世纪的外国人同工业革命后的外国人,可能参照物是大不一样的。同时,人口也是一个大问题。朝实录时人口最多是七千万(有人认为这个数低估了),清朝时四亿,增加的这些人,都怎么活下来的?你想过吗?如果真的生产力退步了,有这种人口***的可能性吗?

          • 清朝人口大增长是因为玉米 红薯等二级粮食从那没传过来了 你以为生产力在鞑子的统治下会进步?笑话 鞑子就是被汉化了 智商也从来没长进过

          • 南美并没有人口爆*炸,所以,同样一个作物,没有导致相同的人口增长与社会繁荣。所以,单一引进某个物种作物,是导致一个国家人口增长四倍的主要原因吗?我只能说存疑。就象宋的人口增长,三季稻是一个因素,其它因素,可能还包括稳定的社会环境,合理的税收制度,适当的经济政策。智商这件事,如果一千只狗被另一种群只有几十只狗的品种给管理统治了,你觉得智商问题,真的应该鄙视那个只有几十只的品种吗?你解释下这个问题。另外,我个人还是希望讨论下有证据支持的观点。只接给出个情绪化的论断,其实不是观点,只是谩骂。

  3. 一个被外国驻军的国家,作为个殖民地,连主权都不完整,日本也好,韩国也好,主权方面连朝鲜都不如。看看韩国,就知道日本了,到底谁真正自卑?

  4. 中国还真的不自卑,现在的中国人各种看不起,就算是美国人出来,也会从心里鄙视美帝没有战略眼光。日本在中国人看来,就是一条美国的警犬而已,自卑个毛线啊!

  5. 中日关系恶化 最受益的是美国 或者说就是美国的意图 这是岛链联盟的一个环节而已 长期最受害的是日本 小国寡民注定了是依附政治 却和邻国不睦 中国基本上影响不大该做生意还是做生意 他们需要稀土 我们需要高端制造业部件 主动权在我们手上 发展成熟 他对中国还是这鸟样 我们随时可以放弃边缘他 就像现在的弯弯 他们的支柱产业只要我们可以自主了 他们也就到头了

  6. 日本媒体编段子愚弄自己国民吗?日本网民是受了多大毒害,变的这么无知自大。宁泽涛的新闻报道,日本媒体真不如韩国,韩国更客观正面。还有小日本不要老盯着中国,恶心!

  7. 唉,日本网民真好骗。。自己自娱自乐去吧。。另外,日本我记得哭着喊着要做白人的吧,既然死命脱离亚洲,那么亚洲的大事小情,以后日本还是少掺和吧,看到日本觉得很违和~~

  8. ★中日两国媒体对于中日民间感情的恶化是最大的推手。=======这个说得中肯,确实给脚盆媒体搞得莫名其妙。。。。。。

  9. 哈哈,说起来,日本才是“举国欢腾”的典范,凡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成绩,都会举国欢腾。中国嘛,媒体比较热,但是现在到街头随机采访一下,保证一半以上的人不知道宁泽涛是谁。。至少3成的人不知道得金牌这个事情,甚至都不知道有世锦赛这个事情。。。说来说去还是中国太大,人太多,有那么一两成的人欢腾了,给那些小国看来,就以为是“举国”了。。

  10. 鬼子总说我们脑子里全是政治,真无语。我们对他们的恨是种族间的,和政治有什么关系?倒是天天想着把这些问题往政治上拉的才是满脑子政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