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中国新娘在日本:给自己的人生下了一次赌注

2015-06-15 14:42 216个评论 字号:

 

故乡,对于这些取得日本国籍的中国新娘而言,有着更为复杂的体验。王梓还记得十九年前第一次回国时,满怀激动地扑下飞机,“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可海关的小伙子脸色却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翻看着她的护照说:“日本人,那边排队去。”

外文标题:China’s Brides in Japan: ‘I Was Gambling on Life’
外文地址:http://defence.pk/threads/chinas-brides-in-japan-i-was-gambling-on-life.380772/

日本网民Nihonjin1051在论坛贴了以下英文内容

Li Aiping, a Chinese woman from northeast China’s Heilongjiang Province, heard from her Japanese friend that marriages between Chinese women and Japanese men tend to be unstable, with one in three such marriages failing.

As a mother of two children, Li felt lucky that she was among the remaining two thirds, although her marriage was not always plain sailing—there were times when she had left home to stay with her aunt in Tokyo, a war orphan who went back to Japan in the early 1990s.

Marriages between Japanese and Chinese citizens have been the most common type of cross-border unions in Japan since 1996. According to statistics from the Japanese 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 marriages between Chinese and Japanese exceeded 10,000 for the first time in 2000, accounting for a third of the country’s total cross-border weddings. The number of Chinese (mostly women) who acquired Permanent Residence status as the spouse of a Japanese person has surged from less than 30,000 in 1993 to 100,000 in 2008. Meanwhile, the divorce rate for Japanese-Chinese marriages has remained as high as 40 percent since 2003.

A Bet on Life

Recalling her marriage decision 15 years ago, Li said, “It was like making a bet on my life. Luckily I won.”

In 1999, 24-year-old Li broke up with her ex-boyfriend, a descendent of Japanese war orphans, before he moved to Japan. The boyfriend’s mother refused to accept her on the grounds that she was impoverished and had many brothers and sisters.

Hit by the breakup and out of impulse, she made the decision to marry into a Japanese family. She selected her future husband from the photos and resumes of several Japanese candidates at an intermediary agency for cross-border marriages after paying a fee of 40,000 yuan (U.S. $6,452).

Soon after she married, she had her first child and since then has been a housewife for seven years. She started work at the age of 32 at an electronics factory.

Now she has bought a new apartment for her parents in her hometown and can afford holidays for them to the warm Sanya in south China’s Hainan Province.

In Li’s hometown of Fangzheng County in Heilongjiang, over 200 local women were married to Japanese men each year between 2010-2012. Statistics show remittance from Japan to local families amounted to some 80 million Yen (U.S. $650,000) annually, a major source for relieving these families from poverty.

The Only Choic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urbanization and the decline in birth rates, Japan has witnessed a decrease in rural populations. Meanwhile, many girls in the rural areas are not willing to marry with village men and have thronged into cities, making it hard for rural men to get married. Faced with the pressures of passing down the family line, they resort to cross-border marriage as the only choice.

Women in Fangzheng enjoy an advantage in finding Japanese spouses due to a large network of Chinese nationals in Japan. “In the eyes of some Japanese, these women, who cannot utter a word of Japanese, marry Japanese farmers for money,” said a Chinese citizen who lives in Japan. In Fangzheng, marrying a Japanese countryside man is also regarded as a “sacrifice of an individual’s happiness for the whole family’s sake.”

“Although such comments are lopsided, what they refer to does exist,” said Wang Hongwei, a girl from Dalian, in northeast China’s Liaoning Province, who married a Japanese man in 2001.

The language barriers and the cultural differences, coupled with the void of love between the spouses, have led to increasing conflicts in the family and eventually divorce, she said.

Shadows from Historical Past

Although Chinese brides living in Japan do not feel much pressure from politics, the historical issues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and the national sentiments associated with them are like a seemingly healed wound, leaving a dull pain in unfathomable weathers.

During their daily life, Wang, her family members and friends seldom talk about the historical past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However, whenever her husband got drunk after a gathering with colleagues, he would “apologize again and again.”

When her mother came to Japan, her father-in-law would also apologize. “Then my mum would forgive him” with diplomat-like words such as “this is the issue of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Ordinary Japanese and Chinese always enjoy each other’s friendship.”

“My parents-in-law are also victims of the war,” said Wang. Her mother-in-law lost her step-father and brother-in-law in the war.

Wang’s elder sister Wang Zi, who also married into a family in Sukagawa, Fukushima, could not help but think about the war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when she had a big quarrel with her husband. She never shared these feelings with her husband, because “it would hurt his feelings if I said it out loud.”

As accustomed to apologies from family members and friends as her sister, she did not imagine that her son could apologize to her. One day after arriving home from school, her son, in Grade One of junior high school, told her that he studied about the Japanese invasion in China in his textbook. She was surprised. Her son then took out his textbook and showed her the pages, pointing to the facts of wrongdoings that the Japanese had made and expressing his apology.

Whenever Wang Hongwei goes back to China, she tells her son to speak Chinese and not to act like he is from Japan. She herself often stays indoors except when having dates with old friends.

Strangers

For the Chinese brides who have acquired Japanese nationality, homeland is a word associated with complex experiences and feelings. Wang Zi still remembers the first time she went back to China 19 years ago. Excited after landing from the plane and “imagining that my countryman will embrace me with wide arms,” she was told to “stand in the line over there, Japanese,” by the man at the customs after flipping open her passport.

One the eve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two years ago, when the family watched the moon on their lawns, her daughter quoted a line from “A Tranquil Night” (Jing Ye Si) by Tang Dynasty (AD 618-907) poet Li Bai, which goes “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 Hearing the verse, her eyes ran over with tears, feeling that the 11-year-old daughter seemed to understand her feelings as a stranger in the country.

She has kept her sister from teaching the kids to read “Spring View” (Chun Wang), a well-known poem by Du Fu of Tang Dynasty on the theme of war-torn land, because “it is too sad.”

以下内容来自钱江晚报(http://qjwb.zjol.com.cn/html/2015-05/27/content_3056476.htm?div=-1)

“15年前我一时冲动,给自己的人生下了一次赌注。”方正新娘李爱萍回首15年的婚姻生活后说,“幸好赌赢了。”

1999年,24岁的李爱萍和前男友分手,心灰意冷。男友是日本战后遗孤的后代,当时即将要移居日本,男方的母亲认为李爱萍家境贫困,兄弟姐妹多,而且没有日语基础,结婚会给儿子的一生造成负担。陷入失恋的打击,李爱萍却心生一念:“既然日本这么好,那我也要去日本。”

于是,李爱萍找到做国际婚介的朋友,支付了4万元人民币中介费,然后,从几个日本男人的照片和简历中选择了现在的日本丈夫。如今,李爱萍已经给父母在方正县买了房,还能让父母在冬天时去海南三亚过冬。

日本友人曾告诉李爱萍,一般来说,日本男人娶中国女人,婚姻很难稳定,每三对夫妻中会有一对离婚。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2003年以来,中日跨国婚姻的离婚率高达40%。

李爱萍庆幸自己属于剩下的两对之一,她现在已经是有着两个孩子的母亲。虽然婚姻并非一帆风顺,李爱萍笑道自己曾经多次“离家出走”,投靠住在东京的姑姑,她的姑姑在1990年代初就作为战后遗孤回到日本生活。

李爱萍刚到日本就怀上第一个孩子,做了七年全职家庭主妇,一直到孩子上小学后才重新找工作,当时她已经32岁,开始在电子工厂的流水线上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虽然李爱萍到日本后就开始学习日语,还请了台湾人做家教,但她说自己至今未能融入日本社会,只是接受了在日本的生活习惯。

随着日本城市化的发展和出生率不断下降,农村地区人口减少,加之很多农村女孩不愿意再嫁给农民,纷纷涌入城市,日本农村男性面临的结婚难问题愈发严重。日本农村家庭的长子又面临传宗接代的压力,因此迎娶一个外国妻子成为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跨国婚姻应运而生。

由于历史原因,方正县的女性外嫁日本有着先天的便利——在日本的方正人为数众多,通过人脉介绍,更容易找到合适的日本男性。“在一些日本人眼里,这些一句日语都不会讲的中国女人之所以要下嫁给一个日本乡下男人,就是因为钱。”一位旅日华人说。在方正县,下嫁日本的行为也被说成“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家人”。

“这一评价未免片面,但这种现象确实存在。”2001年嫁到日本的大连新娘王宏伟说。王宏伟认为,由于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加之缺乏感情基础,很多家庭矛盾丛生,最终酿成悲剧。

【战争阴影犹存】

聚餐喝过酒后

日本人就会没完没了地道歉

王宏伟和同在日本福岛县生活的姐姐王梓居住的须贺川市已经是福岛县最大的城市之一,但整个城市里却没有超过十层的楼房,多是两三层高。以至于她们的母亲第一次来到日本后发表结论说:除了东京等几个大城市之外,日本简直就是一个“大农村”。

在这个远离东京的“大农村”里,王梓说自己几乎感受不到右翼势力的影响,也从未因为中国人的身份而受到歧视,但童年时代所接受的对日本人的仇恨教育仍然会像幽灵一般,偶尔飘进她的脑袋里。

尽管王梓自认为已经告别了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但直到今天,当她和丈夫吵架吵得厉害时,仍然会不自觉地想:“就他这副嘴脸,要是在侵华战争期间,得杀多少中国人啊。”然后,当年看过的电影或小说里日本人杀中国人的场景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太可怕了!”王梓从未将这种感受讲给丈夫听过,因为“说出来太伤人”。

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和家人还是和朋友,双方都很少主动提及中日之间的那段敏感往事,但每当与丈夫的同事聚餐喝过酒后,日本人就会“没完没了地道歉”。王宏伟说,一开始还挺感动的,但后来发现他们“一喝多就道歉,而且问题是天天喝。”

这样的场景也经常发生在家里。一家人坐在榻榻米上小酌之后,公公就开始向儿媳认真地鞠躬道歉,已经坐得双腿麻木的王宏伟也只能毕恭毕敬地鞠躬回礼。

亲家母来日本时,公公也会道歉,“然后我妈就很大度地原谅了他,”王宏伟说,每次,自己的母亲都会像外交官一样告诉对方:“这是过去日本政府的事,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咱们之间还是中日友好。”

“其实我公公、婆婆也是战争的受害者。”王宏伟说。婆婆自幼丧父,继父被征兵征走后死在战场,为了能有个顶梁柱撑起家庭,她大姐很快结了婚,但没过多久姐夫同样被征兵后死在外面。因为家境贫寒,学校发的雨鞋她也舍不得穿,光着脚走到学校门口才舍得穿上。

家人和朋友的道歉已经让姐妹俩习以为常,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王梓一次面对来自儿子的道歉。有一天,正在读初中一年级的儿子放学回家之后对王梓说:“妈妈,今天我们在教科书里学到,日本侵略中国这件事。”王梓意外地说:“是吗?你们学这个了吗?”

“是的。”儿子从书包中掏出历史教科书,边翻边说:“就这段历史,妈妈你看,那时候日本人对中国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真是对不起。”王梓摸着他的头说:“孩子,你身上有一半也是中国人,你不用跟我道歉。”

回国探亲时,王宏伟会嘱咐两个儿子尽量说中文,让孩子尽量表现得不像日本人,以免被人说成是“小日本鬼子”。她自己除了会会老友,也很少出门,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待着,“我妈做了好吃的我就吃”。

【低头思故乡】

孩子们背的第一首“汉诗”

就是李白的《静夜思》

故乡,对于这些取得日本国籍的中国新娘而言,有着更为复杂的体验。王梓还记得十九年前第一次回国时,满怀激动地扑下飞机,“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可海关的小伙子脸色却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翻看着她的护照说:“日本人,那边排队去。”

在支援会教孩子们学习中文时,孩子们背的第一首“汉诗”(中国古诗在日本统称为汉诗)就是李白的《静夜思》。前年中秋节夜晚,全家人在院子里的草坪上赏月时,王梓的女儿突然用中文缓缓地说出一句“低头思故乡”,没有说其他三句,只说了这一句。那一刻,王梓觉得,11岁的女儿似乎理解了自己作为一个异乡人的感受,顿时热泪盈眶。

分页: 1 2 3

友荐云推荐
    • 借楼她嫁给日本人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多了一个日本人少了一个中国人而已我们中国人多,“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这就有点可笑想想15年前大概就是江.. 泽…民时代的中国反日那时候是很强烈的 那个时候一个日本人来中国还想收到欢迎吗

      • 文章应该是2014年写的,而这位被秋风少落叶的回忆是19年前的事,并且那是她第一次回天朝,不排除她去日本是80年代末的可能,天安门之后中日之间的关系的导向确实变了,所以她没意料到天朝的反日情绪也可以理解

        • 恩恩,她应该是在中日关系和解的那段时期去的日本,那个时期中国和日本之间刚开始往来,各种友好,后来就不行了。总的来说不是因为天安门事件,而是因为日本脖子上的绳子攥在美国手里。越战时期美国要利用中国制衡苏联,于是日本也就跟着来个中日友好,后来苏联解体,美国要打压中国,于是日本就开始和中国各种闹别扭

      • “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其实就是想获得衣锦还乡的感觉这年头谁都顾不了谁,谁也不会太把谁当回事更何况是个不认识的人太自我才会有这种失落事实上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亲朋,没几个人知道这个世界存在你这么个人所以,做自己就好。别想太多外面的。

      • 跟反日没关系,外国人要走外国人通道,就算你是华裔也算外国人,之前有个留学生帖子写过自己的类似经历,比如他说中文,海关的人坚持跟他说英文,也写到了必须走另一个通道等等。

  1. 小日本他妈的好好的中国人不做要做他吗的日本狗一个字贱两个字犯贱三个字非常贱下面不知道了

        • 有这种可能啊,听经常去东北出差的同事说过东北人相较于别的地方的奴性较重(我也是听说,别喷!)。近两百年来国家落后的后遗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也没见东北出过什么比较显赫的人物。

          • 又是别人嘴里的东北,麻烦自己去看看,听说就不要写出来。据知情人透露,你比马云有钱,别解释,我也是听说

          • 呵呵,对不起啊,没这个地域攻击的意思。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只听说过杨靖宇有骨气,结果也是被自己人带路给害死的,然后东北还有个董存瑞算条汉子,别的恕我孤陋寡闻了,我没别的意思,讨论讨论别介意。

          • 你举的这个例子可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也不大符合儒家传统对英雄的定义。不放一枪离开自己家乡,离开自己父老乡亲的人你咋看?

          • 是啊,川军抗战功不可没,中国最穷和落后的省份贵州感觉都比东北三省强,越战时候贵州兵出了不少楷模。个人觉得东北这原因应该归结于少沐于中原文化吧,和台湾挺像,被鬼子统治很长时间,斯得哥尔摩症来解释或许能说的通。

          • 呵呵,东北为谁而战?为放弃他的国民政府吗?你仔细想想,汪精卫组织南京政府时,当地人反抗了吗?所以,当地人斯得哥尔摩了?乌鸦落在猪身上。记得吗?满洲国的皇帝是溥仪。

          • 我告诉你为谁而战,为国家为民族!南京当地人我还没听说媚日什么的吧。照你说东北人都效忠亲日的浦仪啦?东北人都答应吗?那还唱屁个松花江上啊,都唱富士山上多好!正视自己的问题,东北脱离汉文化时间久一点,造成这些问题没说是东北的错,错在民族都统一啦还这么爱原来的主子这个事上!

          • 你这话说得太有意思了,你没说是东北的错,奴性一定是好词,送还给你如何?错在民族都统一了还爱原来主子?我只能笑了。清政府没割过东北。清政府最弱时租了香港澳门,出租了几个港口。国民政府,蒋介石命令一枪不发撤出东北,孙文据与孙文有密切交往的内田良平说,从1905甚至更早时开始,孙就曾在游说日本朝野人士时一再声称:“满蒙可任日本取之,中国革命的目的在灭满兴汉”,“日本如能援助中国革命,将以满蒙让渡与日本。”然后傅仪来了。你摸着心口想想吧,做为被遗弃的土地上的国民,你会怎么做?是支持旧主,还是哭着喊着抓抛弃你的人的衣角?

          • 造成东北现在这个情况未必是人民的错,但现在国家统一都这么多年了还这吊样你觉得应该全部怪政府??这中间政府也有宣传上的问题,但是都应该怪政府?

          • 呵呵,东北为谁而战?为放弃他的国民政府吗?。。。。。。。。。。。。。你还说你历史学的好,东北历来是军阀统治的,后面虽然归于国民政府,但是主要还是由军阀统治的吧,张这个人某种程度上就是民族败类!你是不是认为既然有人放弃了就意味着大家都应该放弃?都可以当汉奸给鬼子带路了?

          • 现实是很复杂的,张学良不放一枪放弃东北,东北人骂他不?只是鄙视一下,为啥呢?因为东三省被放弃后,日本把东三省当成跳板,进行了有秩管理,在那个年代,东三省的GDP快赶上日本本土了,是的,是殖民,但是相对于其他正在内斗外内的地区来说,相对于张学良那个二货当年的统治来说,对猪队人张学良的滚蛋,东北人表示,耸肩,无法置评。但是,失去了东北屏障被日本人当成战场与屠杀对象的你们,也觉得张学良不错,我去,这智商这脑子!连发作斯症的智力都达不到。

          • 强奸了别人,然后再娶他当老婆对他好就对?就因为我强奸她总比别人强奸他强这个原因?这是那门子逻辑,咋们讨论的是为什么东北人比较亲日,对国家民族认同低,首先亲日是客观存在的吧。

          • 确切地说,东北一点也不亲日。你说的那个碑,是有原因的,网上登过这个文章,你自己去查吧。东北只是确实收养过很多遗孤,这些遗孤也回报收养他的人了,只能说,我们认识的活的日本人多,会感觉日本人里也有好人。我相信你细想想,也会这样认为。至于整个民族来说,钓鱼岛是中国,硫球也是中国,会有哪个东北人向着日本人吗?

          • 就因为跟你争论这些我也去了解了这些新闻的,我的观点和有很大的区别!我的观点就是为什么全国就东北女嫁鬼子多,为什么东北亲日(或者叫不仇日)比全国别的地方多,是因为被统治时间长,民族性格被压迫,以及现在国家宣传教育上恐怕也有一些问题,我个人觉得(但肯定有争议),东北地区历来不是汉民族主要聚居区,对国家认同民族认同这些问题上和中国别的区域有一些区别。(东北很多都是闯关东时期迁徙过去的汉人)。但还是那句话,遇见问题先找自身原因在找别人的原因,这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 我不喜欢你用强奸做比喻,不过如果你要这样比喻的话,从黄帝炎帝起,两大部落合并,再灭什么尤,那就强奸,不是结婚,没有婚礼,不是自愿,按倒就上了。他妈东北对日本连友好都说不上,我反驳的也就是东北为毛当时没有大规模反抗,1军队撤了,2日子还过得下去,老百姓一般能活着不想死。你居然能发散到民族认同低上去……对溥仪的认同,绝不是东北就高,别处就低,除了拿着日本英法的钱回来颠覆自己政府,出卖国土换支持的孙文一派,当时的普通百姓对溥仪认同低吗?剪发时大哭的不是东北人吧?任何一个王朝统治了二百年,国民肯定是有一定认同度的。你再去查下孙文对英法日的各种卖国承诺,我怀疑你也不会认同国民党的。

          • 你这个观点误导的成份很大,黄帝,蚩尤那时候还没有形成国家民族的概念吧!至周到秦形成国家民族概念以后,咋们民族面对外族侵略是啥态度你肯定也应该能从历史书里了解一二。祖先几千年来咋做的?几千年来面对外族入侵打死打活死那么多人是为啥?无非就是民族统一,民族利益!照你逻辑是否可以理解为有奶就是娘?那尊崇了几千年的儒家思想还要他干嘛?你的观点某些地方太过颠覆国人传统思维了。

          • 我喜欢看帖,很少回贴,我只想说一点,你说的民族利益,是汉人的利益还是中国的利益,民族统一是汉族的统一,还是56个民族,你可能不太承认,汉族就是一个好战的民族,总是觉得民族强大,去征服比自己弱的民族。 其实我也不承认汉人的好战本性,但你可以查阅历史,都是些你打我,我打你的闹剧,比如唐朝,李世民会把开疆拓土看成最重要的事,理更视百济为臣国,在汉人统治下的每个朝代都是如此。当然不光汉人,每个个民族都一样,当自己足够强大时,就会想统治别的民族。这就是人性,这就是所谓的民族利益。蒙古强大成就了元朝,满洲强大借机成立了清朝。我也不知道多少大道理,毕竟我不是政客!都是水,只不有些水被污染了。

          • 中国本身就是多民族国家,建国后汉人有那点没有站在国家高度维护整体的利益了?请举例,倒是少数民族牺牲国家利益打自己小算盘的例子挺多,都是华夏儿女咋区别就这么大呢?

          • 举例/很简单,汪精卫的曲线救国,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等等,,,呵呵,至少看到你回复里有弱肉强食的字眼,,至少看出来,对与人性的论点,你和我关点差不多,呵呵,祝你玩的开心。

          • 你说的建国后,不但有,而且很多,不便点名,当做反华分子了,,呵呵,,我可不想挨喷!!!!你可别诱导我!!

          • 而且中日本身就是相互敌对的民族,连这个问题都意识不到?面对侵略就应该当顺民?就因为鬼子管理恐怕比张学良好就投靠鬼子?你恐怕才应该多看看历史书吧,看看老祖宗是什么价值观!

          • 那货是个不抵抗将军,不过说实在的,张学良对中华民族的贡献不亚于岳飞,是张学良结束了民族危亡时刻的国共内斗!如果没有西安事变逼蒋抗日,蒋光头是有可能投降的!我党代表中华民族欠张学良一个民族英雄的名分!就如同岳飞之于中华民族!

          • 你再去读读历史再说话吧!翻翻当时人对张学良的评价吧,那家伙在那种时候绑架统一政府的首脑,唯一能做成的事就是让中国重现军阀割据。是的,唯二的作用是让***得到喘息机会。如果当时不是苏联害怕日本占领中国太顺利,严厉谴责这种行为,让***放了老蒋,你想想那是啥后果吧!那不是国共谁统一中国的问题,是日本会统一中国。我也不想反驳你对东北的评价了,即无逻辑也不知历史,你随意吧。

          • 我国坑害了张学良一生啊!!!到死老蒋都恨张学良那!!!!!不抵抗让出东北也不知道要算到谁的头上,是老蒋还是张学良头上,搞得东北三省总是被骂

          • 东三省情况很复杂,东三省从清末开始就成了一个求日本支持的各政党的砝码,各种卖啊,生怕自己卖少了,日人的支持被别派得去。何况当时还有溥仪。你要说奴性重就奴性吧,你们奴性轻,所以推翻统一的清政府,让日本侵占大半个中国,百年之虫,从外面打一时是打不死的,只有从里面打才死得快。不知换了汉人政权,老百姓得多少好,死了几千万人倒是真的。好吧,我真是奴性重,宁可康有为立宪成功,也不愿日本侵略。

          • 你这个SB铁定是满洲鞑子,真可怜,讲汉语写汉字,成了汉族人的附庸,一个民族混到这种地步真可怜!还TMA跑这为满清洗地找存在感,蛮夷永远都是蛮夷!跟畜生划等号!

          • 满洲鞑子,汉人是被蒙古人打败过,满人打败过,汉人无数次被打败,又无数次站起来,今天的中国,依然是汉人掌权,依然是说汉语写汉字!而满洲鞑子已经彻底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永远永远!历史舞台永远也不会再有满洲鞑子了!而汉人,今天依然人丁兴旺,依然执掌政权!你这种SB,在汉人眼里永远跟畜生画等号!

          • 我同意意见不一致,可以据理力争,但不同意人格侮辱,东北汉人也多,也有抗日英雄,满洲也是一个光荣民族,任何地方都有好有坏,你不该一杆子打死一船人,适可而止.,我不是东北人,是安徽人,就连日本当时也有反战同盟。

          • 你真可怜,你汉语汉字都没我用的好,我附个屁啊,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收入比你高,学识比你高,地位比你高……哈哈,我不认识你,我只是在气你。

          • 任何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侵略,那是应该当地平民自发组织起来抵抗的吗?一个国家如果不能调集军队去抵抗侵略,反而默许军队撤退,当地百姓有义务死战吗?你脑子进水了?能怪到平民头上去?你要不要问南京市民当时为啥不抵抗大屠杀?

          • 哇!我惊呆了,你的观点太……抵抗侵略只是士兵的责任?老百姓看戏就好?那谁他妈还当兵啊?汉人恐怕都接受不了你这个观点吧,在你眼中民族和国家算个屁?

          • 抵抗侵略在士兵逃走的情况下是平民的责任?你确定是平民的责任?你家祖先没留过猪尾巴?你咋评价你那留着猪尾巴发型活下来的祖先?你评价完再来评价东北人。

          • 哇!我惊呆了,你的观点太……抵抗侵略只是士兵的责任?老百姓看戏就好?那谁他妈还当兵啊?汉人恐怕都接受不了你这个观点吧,在你眼中民族和国家算个屁?

          • 任何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侵略,那是应该当地平民自发组织起来抵抗的吗?。。。。。。。。。。。。。。。。那照你的意思,国家民族被侵略都可以给鬼子带路,都可以调转枪头对自己人了?就因为当时有人不抵抗,有人当汉奸了,大家都可以不抵抗都可以当汉奸?别拿你的那套思维来代表你所说的平民?那些东北抗联的那个不是平民出身?这个叫气节你懂吗?

          • 东北人是同日本人比较友好,因为当时日本平民移民很多,那些平民在当地也只是开荒种地,日常杂居在一起,相互了解,日本人逃回国内,留下日本遗孤,你觉得俺们没对幼儿进行种族屠杀是奴性,那希望全世界人民都有这种奴性吧。日本遗孤后来有归国政策,他们也给收养自己的家人做了很多回报,以厚道付出得厚道回报,所以友好。这是奴性,千秋万代地互相仇恨才是不奴性。战争一旦开始,何以结束?必得以一个种族灭亡来结束吗?

          • 哟喂,你还知道东北野战军啊!当年的东北野战军不知道怎么看待你的逻辑和观点!日本开拓团你居然都能认为是平民,兄弟你需要先正三观,好自为之吧!

          • 快让我死远点,你统治整个宇宙吧,这样就可以让我死到你看不见的地方了,或者你先统治这个论坛吧……满嘴脏话的是我啊?是我先骂人的啊?原来我说着汉语写着汉字,跟你讲理,是畜生言论,还臭气,原来你骂人是骂得香喷喷啊?原来SB二字是香气熏天地从你嘴里吐出来的,你这样吐气若兰,冷艳高贵脱俗不凡,快命令我消失吧,一挥魔杖我就不见了。您先生,真是一个可爱的人。

          • 东北人是同日本人比较友好,因为当时日本平民移民很多……………………..日本的开拓团被你说成平民。。。。。那你所谓的平民参与镇压抗日同胞你咋看?兄弟,你三观有问题啊!你越这么说越是表明了这些人骨子里到底是啥样,我敢说在我家乡,谁特么敢给鬼子立个碑,恐怕祖坟都要被挖了!

          • 谁默许不放一枪的?放弃那么大一块国土,不是卖国贼,被放弃的平民倒有罪了,你有逻辑吗?南京大屠杀是国民政府输了战争,还是南京的平民贼骨头了?被侵占的大半个中国的国民都贼骨头?被清统治,被元统治的平民,都贼骨头了?

    • 贱已经无法形容了。。就前俩天我上班的地方下面有个日公司,下班时我跟同事谈论小日本。。正巧这时我说了一句小日本,而且还出来一个倭寇 估计这货听懂了,不知他嘀咕的是啥还给我臭脸色。。当时我的牛脾气就上来了,然后我瞪了他一眼并大声说了一句小日本鬼子 结果这货扭头会公司去了

  2. “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这种心态我理解,说穿了就是想要让人们看到她衣锦还乡,现在高人一等了。结果一盆冰水浇下,海关干得漂亮。

  3. 而且东亚中日韩结合的婚姻,谈不上混血,都是一个种族,混血是不同种族的才叫,比如黄白,黑白,黑黄。中日韩只能叫跨国婚姻,孩子不是混血,当然要是绝对按照DNA来区分,那就没法区分了,即使都是黄种人,DNA也可能不一样,有的O1,有的O3.

    • 话说,中国,日本,韩国三个国家人的DNA还是有很明显的分别的~当然在外貌上体现得不是那么明显~

      • 中国主要是O系的,汉族主要是O3系列的。日本多数是D系列的如D2。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日本看起来是黄皮肤,但不是中国的这种直接进化成的。他们是黑种人+澳大利亚白种人+棕色人种。最后微微参入了一点黄色人种的基因。

        • 中国古代叫他们倭人,并不是讽刺他们。而且最早进入日本的是矮黑人种,所以被我们祖先用形象的外貌来形容。后来澳大利亚白种人也进入日本,跟矮黑人种一结合,就变成了矮白人的样子,后来又去了棕色人种,皮肤就泛黄了。所以千万别再说日本跟中国人种是一样的。我们看日本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因为他们的五官跟中国人区别很大。区别不大的是日本有参入了中国人的基因,但不是主流

          • 别不懂装懂了。倭人是指的日本弥生人和古坟人,正儿八经的黄种人;日本的矮黑人是被中国人称之为毛人的。汉朝唐朝时都有倭人把毛人作为奴隶献给中国皇帝。南朝的宋史上还说倭国边境外有毛人之国。可见倭人除了个子矮,跟汉人没什么区别。另外你一眼能分辨出日本人也是牛逼,我在福冈这边出差的时候是没觉得日本人跟中国人有什么区别的。

        • 日本百分之六十五的O系父系Y染。那三成的D2父系Y染能说明什么?我能跟你说石原莞尔的Y染就被测出D2吗?但你看他那长相跟中国人有区别?Y染证明不了人种和相貌,这已经是共识了。

  4. 贱人还回什么国,选择嫁给日本人就是叛国!死不足惜!从此之后一切祸福荣辱都与中国再无关系!死在国外也别说自己是中国人!不配!

  5. 什么年代了….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还以为嫁出国回来鼻孔就可以朝天? 尼玛,在广州的时候公司里一女性保洁员都是TM美籍华侨….. 在外国不一定都是腰缠万贯的。

  6. 说实话中国女人真的没必要去跪舔国外男人,中国会发达的就像当年日本二战之后经济崛起一样。真的希望中国某些女人能相信中国。没有一个永远强盛的国家也没有一个永远落后的国家,中国在崛起,国外的人看得到我们自己也看得到。

  7. 仅仅就天朝而言,中日关系导向的变化不是来自天安门之后,而是来自周边事态法,也就是在台海危机后日美搞了周边事态法覆盖台湾之后,民间关系出现了彻底变化,之后日漫开始被管被禁,日剧被管被禁,日本游戏主机被禁,那时候距离小泉上台还有几年,但是中日民间最早建立起来的两大基础经济交流和文化交流中的文化交流被压制了。年岁稍微大一些都知道直到96年97年电视台还能大大咧咧地播日剧日漫,而之后日本文化产品就像瘟疫一样被媒体敬而远之。作为天安门那一年开始读小学的人我并不觉得我当时读的课本有多反日,那时候的抗日剧也没现在那么多,更没有网络。我记忆里的是那时候每天到了傍晚5点开始各地方台都在播日本动画直到7点新闻联播。那时候海南美术出版社大大咧咧的出版日本漫画成为一代人的回忆,上海台二套每周日晚上都播日剧,东爱,同一屋檐下,这些经典日剧的传播都来自上面控制的各个媒体,而这都是发生在天安门之后90年代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美日铁了心插手台海问题让上面改变了民间文化交流的态度,使国内反日文化开始蔓延,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来自于天安门。而到了2005年的那一次反日游行虽然冲动但远没2012年那一次那么暴力,而到了2012年那么夸张,这是时间沉淀之下的必然结果。而文中那个女的应该是在90年代嫁了过去,亲身经历中日民间质变的那个阶段。当然,对比国内的反日,日本的反华更离谱,我都不能说彼此半斤八两,在日本这个所谓言论兹油媒体兹油的国家,洗脑更离谱更彻底。

    • 中国国内不存在反日文化,倒是日本极右翼势力太大,他们千方百计破坏中日关系,这次中日危机就是石原慎太郞一手策划的购买钓鱼岛逼***党首相野田造成的,而缺乏外交经验的***党里愚蠢的野田为右翼势力当枪使,不仅在日本丧失了民心,也大大地损害了双方多年建立的关系。

  8. 日本很大一个问题是没有把中国和韩国区别开来,韩国人主要是要日本为过去的战争罪行道歉,而中国需要的是日本正视历史事实,只要认帐而不必道歉,正如周恩来总理所说:一切向前看,但你根本不承认当年日本侵略中国给中国带来沉重灾难的历史事实中国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9. 日本那么好 我也要去——-就这样丢下自己祖国的人 妄想着“以为全国人民都张开怀抱拥抱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归来“是不是想太多了入了别国国籍 就好好当外国人 不要老蹦出来当存在感 你要是心有中国还好说 但明显都被日本化 言论都偏颇着日本人 什么叫做一次次道歉?南京道歉了?慰安妇道歉了?我只看到他们一次次想否认这些事实 当初为了离开中国 还能光看照片就把自己嫁过去 为了那点物质轻视自己未来的人 不觉得是有什么高尚情操的人 这么拼命离开 就不要想着回来 花了这么大代价 也就过去那边工厂当流水线 有多大出息

  10. 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被问道,你可以承坐高铁吗?回答,当然可以!接着那个日本同学跟别人嘀咕道,他们家是有为政府做事情的,要不然不会来日本留学,中国有背景的政府官员和有钱人才可以坐高铁,一般老百姓是不允许的,他们只可以坐带绿色车厢的慢车,有点关系的可以拿钱买通铁路人员乘坐比高铁慢一百公里的车,然后那些日本同学说,我们要去你们中国旅游,记住要帮我们申请一下坐高铁啊,这同学当场哭晕过去!

  11. 不是说,中国男人和俄国女人,俄国男人和中国女人是绝配吗?中国女人那么傲娇,老毛子那么爱喝酒,正好你去伺候吧。毛女结婚后跟老妈子差不多,基本上家务活都不用干了。

  12. 国与国的关系就是利益为先,80年代,中国工业不发达,显得资源多,连石油都出口,日本工业发达但是缺资源,当然和中国关系好,后来中国缺少资源了,中日就不对付了。

  13. 嫁就嫁了呗,回来,国人还得敲锣打鼓怎么的!成天得瑟,嫁个日本人没骂你是汉奸已经不错了!还秋风扫落叶,那个时代中国女人都喜欢嫁外国人,没办法那时中国穷吗?这么多年过去怎么还得瑟!你公公道歉,你老公道歉,什么时候安倍那畜生向慰安妇道个歉啊!向中国赔罪啊!

  14. 嫁就嫁了呗,回来,国人还得敲锣打鼓怎么的!成天得瑟,嫁个日本人没骂你是汉奸已经不错了!还秋风扫落叶,那个时代中国女人都喜欢嫁外国人,没办法那时中国穷吗?这么多年过去怎么还得瑟!你公公道歉,你老公道歉,什么时候安倍那畜生向慰安妇道个歉啊!向中国赔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