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QUORA问答:为什么香港人不喜欢大陆人?

2015-03-11 10:42 153个评论 字号:

网友讨论:为什么香港人不喜欢大陆人?我并不讨厌他们。我家里的4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所以我不认为13亿人也有同样的行为方式,不能盲目地统一反对。回到你的问题,应该准确地说是来到香 港的中国大陆游客。坦率地说,中国游客涌入从香港到南极的世界各地已经不是新闻了。他们受欢迎还是受排斥是各地都存在的问题,香港并不是一个例外。无可否认的事实是香港自2003年以来发生了巨大的、非自愿的变化。

来源:http://fm.m4.cn/2015-03/1265984.shtml
外文:http://www.quora.com/Why-do-Hong-Kongers-dislike-mainland-Chinese

QUORA问答

我不是香港人,我所认识的香港人都令人愉快,值得深入交往。中国游客涌入香港消费,给当地带来繁荣,这不是坏事呀。

到底有什么可以讲得通的原因让香港人讨厌大陆人?仅供讨论,请不要人身攻击,除非你能提出足够的理由。

Michael Hui:

我并不讨厌他们。我家里的4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所以我不认为13亿人也有同样的行为方式,不能盲目地统一反对。回到你的问题,应该准确地说是来到香港的中国大陆游客。坦率地说,中国游客涌入从香港到南极的世界各地已经不是新闻了。他们受欢迎还是受排斥是各地都存在的问题,香港并不是一个例外。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香港自2003年以来发生了巨大的、非自愿的变化。(更准确 地说是自从1997年,但是2003年之前中国大陆人必需参团进入香港,所以双方的互动比较有限。)每年有3500万人涌入小小的城市,当然会引起一些想 法,针对这些游客的复杂想法。我相信香港人在此中有所收益,旅游产业的确产生了许多就业岗位和商业机会,但也有一些损失。下面是部分比较大的损失:

1,购物:从面馆到银行的当地商铺,把宝贵的底商位置让给珠宝和手表柜台,目的是吸引游客。香港人不得不改变购物的习惯,躲开游客密集的购物区,比如尖沙咀和铜锣湾。

2,交通:港铁每天从早8点到晚11点都拥挤不堪,当地人只好与游客挤在一起(矛盾因此而生),或者改用其它交通方式。

3,育儿需求:由于不敢使用中国生产的育儿产品,很多中国大陆人来香港的目的就是为了购买其它国家生产的这些产品。因此,有限的婴儿奶粉库存引起了香港有孩子家庭的恐慌。

4,房地产市场:最严重的问题(当然有人不同意)是房地产市场。人们认为中国大陆的买家让房价达到历史最高点,很多香港人面临严重的住房需求。

中国的俗语“衣食住行”表明了人的基本需求。如果一个人不能直接从游客中受益,而且还在购买服装、食物、住宅和交通方面受到影响,就不免产生负面情绪了。

我想这是一个商业城市的必然命运:有人赚钱,有人支付代价。

Logan Yang:

我从一个中国大陆到香港大学来读书的学生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遇到的大部 分香港人都非常友好、热心,无论他们有什么背景,教授、学生、医生和护士,或者仅仅是街上的普通人。我并没有感到自己被排斥,这一点我很感谢,这是我热爱 香港,把它作为第二故乡的一个重要原因。我相信,这种包容性是一座城市成为理想移民场所的重要因素。同时,我认为侮辱大陆人的抗议者仅仅是少数香港人。

我来自北京。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从不认为外地人不应该进入北京。直 到近年来,出现了太多的不文明行为,外来人口直线上升,让人们无论通过哪种交通方式都动弹不得。当地人的正常生活受到汹涌而来的外地人的负面影响,自然会 不高兴,无论这些人是游客还是移民。一座城市的基础设施有其局限性,一旦平衡被打破,要么导致生活倒退,要么被迫强制产生一个新的平衡。

用教育来举例。有人说香港80%的高校学生都是大陆人,香港学生被剥夺了接受 高等教育的权利。几年前,我作为一名大学生,如果自己不想,整年也说不上一句广东话。我可以用英语和教授交谈,与周围的几百名大陆学生交往。的确,这就是 香港高等教育的现状。如果你问我这对香港学生是否公平,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大陆学生更聪明、学习成绩更好,比当地学生能取得更高的考试分数。这仅仅是因 为他们是大学学校中的精英,大陆的精英学生总数或许和香港的总人口数量差不多。而且,大陆学生要支付更昂贵的学费。但是,如果香港对所有聪明的学生都敞开 大门,本地学生的确有没有接触高等教育的机会了。我完全同意香港政府应该给本地学生留有足够的机会,但是究竟要设置一个什么样的比例?很难说,这是争执最 激烈的问题之一。

改变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城市来说都是痛苦的。在北京,我不会仅仅因为外来者让我 的生活品质下降就攻击他们。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居住的场所,只要符合法律的规定。这不是由我,或者由任何人来决定的,是应该由政府根据具体情况和民意制定 移民、教育和旅游等政策。确定的是,无论如何会有一个限制,要兼顾法治和公平,考虑到未来的变化和基础设施的计划。

Richard Warfield:

你说提出的问题其实并不是“香港人讨厌大陆人”,而是“香港人讨厌大陆游客在香港制造的混乱”。

每年有5000万大陆游客前往香港,政府最近预测,这个数字在9年内将上升到1亿。做个形象的比较,法国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它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是8300万(整个国家!)。

数量庞大、急速增长的游客所造成的效果随处可见,尤其是在繁华的商业中心和公共交通设施里,以及零售模式的改变。(远离本地化的商铺和餐厅,用奢侈品迎合大陆游客。)

尽管一些人从汹涌而来的游客身上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尤其是奢侈品牌和房东),但有很多人觉得遭到了不公平待遇。

分页: 1 2 3 4 5

友荐云推荐
        • Amitofo Li:根据我在报纸和电视节目上了解到的信息,我认为香港人的情绪和北京、上海等中 国大城市居民的情绪完全一样。北京和上海的居民也对于外来人口颇为不满。“他们推高房价和其它商品价格;他们疯狂涌入城市,抢走我们的工作,让城市越来越 拥挤;他们不讲卫生,到处吐痰,让我们的城市变得肮脏、丑陋。”这样的抱怨一直存在。北京市政府说,北京精神之一就是包容。我认为,包容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所需要具备的基本品质。但是北京足够包容吗?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这货明显帮香港洗地

      • 歧视哪都有,就是当地人如果较窘迫一样遭白眼。比如你在那小店里天天买的是低档货,小二口里不说,但从眼神和怠慢你就可以明白些许。我烟瘾大,一天三盒十几二十的烟承受不起啊。别生气,铺子多,咱去远处买吧。习惯就好了,没啥好抱怨。

    • 1,大陆人不管在哪里旅游都不太受,是不是应该想想自己的问题,苍蝇不盯无缝的蛋。2,港灿觉得自己的优越感越来越低,就好像城里的市民突然发现种了一辈子田的农民竟然买了宝马车,心里极度的不平

      • 人性如此,老百姓看不远!只要港独没有干扰他们的生活,他们也无需如此吧!这点需要宽容。只要香港百姓不支持不鼓励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政府作为不作为了

        • 你以为普通百姓就没有责任吗?香港作为一个整体,任何一个成员都对现在的情况负有责任,你以为任何整体里面的个体都可以独善其身吗?无论商业还是政治都没有这种好事。不作为的所谓普通百姓也必须承担责任,港独其实是他们纵容出来的

        • 在我家乡东北,比如大连,如果有类似港独,做的那么过分的话,你觉得人们还会像香港那么沉默?那几个逗比杂碎早特么被人们群众打的他妈妈都认不出他了.各位网友所有人的家乡,哪个会容忍这样奇葩的存在. 除了香港.

          • 聲明我是香港人,被你們罵到現在,我覺得有必要回應一下。首先為香港辯護一下:英國人對暴力的看法是不包括吵架罵人,就是說你吵到口沫橫飛,只要不動手就沒人管,包括警察也無可奈何。所以香港遊行抗議罵人不斷,一般不會動手,一旦對方動手打人馬上不知所措,想起找警察了。前年有段視頻一個南亞裔打人,剛才還罵罵咧咧的香港青年當時就傻了,圍觀的人不值港青的行為,連幫忙報警的都沒有。這也是近兩年香港亂象讓內地人莫名其妙的主要原因,這麼過分難道沒人管嗎?說實話還真沒辦法,除非對方明顯觸犯法律,不然連警察都得忍受對方的侮辱謾駡。當然普通案件警察有的是辦法報復對方,但是牽扯到政治,警察畏首畏尾,幾乎束手無策,只能等他們犯事才抓人,像踢別人行李箱,推拉扯別人等。層主責怪普通香港人不站出來,我剛好去過大連,先說個故事:約兩千年我去大連會網友兼遊玩,在一個商場門口見到前面有兩女孩,背著背包,後面一新疆小孩伸手去拉開對方的包,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小姐小心點”,兩女孩頭都沒回一溜小跑離開了,瞬時兩個新疆人圍過來做出要打我的動作,這時旁邊好多人圍觀,包括比我高半個頭的東北大漢。我想說的是,人性都是一樣的,如果前天在商場被欺負的是我老婆孩子,我肯定一鑰匙插在他臉上,如果是路人,我激于義憤會幫忙報警,如果遊客動手揍對方我會叫好也會去差館作證,但是讓我為遊客去打架吵架?你覺得在大連這種你覺得有血性的地方都沒人敢為小偷光天化日拉女孩背包出聲,我一個普通市民爲了警察該管的事去跟對方衝突現實嗎?唱蝗蟲歌,鬧事遊行,現在反水客的來來去去就是那八十來個人,你覺得一個七百萬人的城市有八十幾個腦殘是件不正常的事?我們先不說香港層出不窮的反陸事件有國際背景,就算是神經病也不止八十個吧?照我個人的看法,遊客在香港遇上那種羞辱你的人不妨一巴掌扇過去,或者一口濃痰吐在他臉上。去到警局就說對方怎樣羞辱你,你身心受創,要求警察落案,閑得慌可以申請小額錢債要求對方賠償。總之在香港你不能怕事,不要抱息事寧人的態度,你越退讓,這幾十個精神病患這就越過分。就像前天一反自由行的拿手電筒照射一遊客(男的),對方面無表情,要是當場一拳打過去,事後踢遊客行李箱,欺負女人就不會發生。至於打龍獅旗叫嚷香港獨立,這種事真不需要大驚小怪,我們對這些太重視了,而對遭到羞辱則表現的無所謂,如果我們對遭到羞辱把在國內的那種潑辣勁拿出來,我想即使有部份不友好的也不敢這樣放肆。最後說一句,中央沒打算限制自由行,這是加快中港融合的戰略步驟,我們自己的地方憑什麽不去?你敢踢我的行李我就敢抓爛你的臉,每年四五千萬遊客,真能遇上這種事也算是難得的旅遊體驗。

          • 嗯,这话说的还算中肯。希望是大部分香港人的看法。中国只要团结就是最强大的。去特么的白皮

          • 对你表示赞赏,虽然你说话的语气不太像香港人 但我还要说。我是广东人,去香港坐车也就1个多小时,以前也经常去香港,在香港也有亲戚朋友,从小看翡翠台亚洲台长大的。所以最近几年非常关注香港的事情,之前那么多白痴闹事,基本上没见过普通香港人反对这些白痴,个个都是默不作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两件事:一个大妈在中环痛骂占中脑残,不过围绕的也基本都是占中影响民生而已,并没有上升到道德,道理,甚至更深一点的爱国。唯一值得敬佩的只有扇招显聪耳光的那个退休警官。并不是说反对白痴就是要上去打人,动手动脚,谴责、劝阻这些不犯法吧?基本没有。零星几次看到普通香港人谴责白痴们也基本围绕着影响他人的主题而已,隔靴搔痒,没有说到根本之处。梁振英刚说要重新考虑自由行,这几天立刻一大堆电台啊,电视节目啊,Facebook啊,全部跑出来骂白痴们,早干嘛去了?非要等癌症烂到脑浆里才知道痛是吗?这种心态要不得,要不是普通民众大部分保持沉默,要是那些白痴学生的家长稍微有点大局观,都不会变成这样子,要是稍微有点影响力的人出来谴责一下胡说八道的媒体,也不会搞得大陆香港互相仇视。你觉得香港普通人是不是也该有点责任呢?另外我想说,香港的教育实在太失败了,教出那么多反骨仔,不说反骨吧,连起码的大局观都欠奉,如果香港人想要真普选,靠这些脑残行为有用吗?

          • 你說得對,我是南京人,不過在八十年代移民出來的,性格在少年時代已經養成,所以我用自己的經歷告訴內地遊客,不用怕,敢欺負你揍他就是了,當然要他先挑釁。我剛來的時候不用說香港,你是廣東人你應該知道當年連粵北的人對我們這些不會說白話的北方人都充滿歧視和侮辱。我第一份工作第二天就和同事打架,我收工後在門口等他,出來就給了他一腳,從此廠裡連敢學我說話的人都沒有。政治的問題題目太大,簡單說說我自己的看法,我儘量客觀一些:我剛來的時候見過一次遊行,領頭的是長毛梁國雄,遊行叫口號英國人滾回老家,要求中國政府收回香港,打的是五星紅旗。我一直對長毛保持一份尊重,不為別的,他在我的祖國最屈辱的年代打出五星紅旗。現在的李漢奸,司徒華,當年都是最熱心回歸的那批知識份子。分水嶺是八八,敏感就不多說了,文化界教育界開始對GCD充滿仇恨,現在這批大中學生都是他們教出來的,只能說種出的苦果現在開了花,中港都為此付出了代價。香港在英占時期對言論的包容度極大,造就了香港人什麽都敢說,各種思潮混雜,這也是現代那些民主國家的共有特性。我前面說了,別說港獨打龍獅旗,要求加入美國的也有,更別說李紅痣的的輪子在香港街頭折騰了二十年沒人管,這些都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作為大國民沒必要對這些耿耿於懷,我們要學學美國人的心胸。反自由行前幾年已經開始了,其中有內地遊客不檢點,但主要原因是人太多了,一年接近五千萬的遊客把香港的大街小巷都逼爆,房價物價飆升,年輕人看不到有買房子的可能性,讀完大學出來工資還沒有九七年高,大學碰口碰面的都是說普通話的內地學生,有些激進的在有心人的煽動下把矛頭對住水客來發洩不滿。不能否認,不到十年時間香港生活翻天覆地,低下階層生活是越來越艱難了。說一個我自己受影響的例子,十年前我住的地方晚八點基本上只能聽到蟲子叫,打風的時候連海浪聲都聽得到,現在則晚上十一點附近的商場還在營業,拉上窗簾關上窗才能求得安靜。怎樣解決這個問題?我想中央比我們想得更長遠,自由行水客對香港衝擊這麼大,是國內稅收的黑洞,爲什麽還不收緊?這次梁書記上北京提了下意見馬上就被否決了,想來應該是中央有更大的考慮。我想中央是用雷霆萬鈞之勢加快中港融合,用放人的辦法衝擊香港社會,沖淡本土勢力,你高不高興是你的事,我的人每天在海關等著過去,學生在各大院校占學位。這種成功的例子可見當年排外極嚴重的廣州上海,現在的下一代連上海話廣州話也不會說了。至於普通人,我信仰的是英雄創造歷史,普通小市民只是棋子,包括那些受人利用但覺得創造歷史的小人物,一般人的你我只是求個平安混口飯吃,我前面也說了,中港融合的目標再大,我也不會爲了幾個遊客跟對方起衝突,他要是敢欺負我老婆孩子,不用什麽偉大的信念我也會插瞎對方的狗眼。我這樣的內地移民越多,港獨越不可能,靠內地吃飯的人越多,港獨越不可能,大家放心好了。基本上香港人性格比較溫和,有禮,這從每年四五千萬的遊客可以看出,真正受氣的是極少數,只不過這些人受了氣就在網上發出來顯得很嚴重罷了。樓下幾個說話缺乏邏輯的我就不回了。

          • 八八就是64那事吧,有啥敏感的,总搞的好像挺神秘似得,无非就是美国把苏联忽悠要解体了,东欧剧变了,美国基本用不着中国了,准备卸磨杀驴,中美蜜月自然也就结束,本来也是为了共同对付苏联和暂时的结盟,跟现在越南要对付中国而跟美国冰释前嫌没啥区别,用64像颠覆苏联一样把中国也顺道搞掉,再肢解解体,这种简单的事,有什么好敏感的.当年那群被美国支持加忽悠的暴徒对PLA做了什么你又知道么,按照西方媒体的一贯模式,肯定从来不提这些,然后只是污蔑PLA坦克是吧,要说镇压,我只能说大快人心,要是让那群逗比成功了,中国今天只会比乌克兰更糟,说什么PLA就镇压,美国西方就民主自由,知道民主的将军麦克阿瑟,乔治巴顿么,知道他们在30年代干了些啥破事么,枪杀游行集会的平民,有贡献且政府欠他们钱不给的老兵,甚至连儿童都因此丧命,真是领先中国50年啊. 不愧是先进民主的国度.言论自由的美国怎么到处通缉斯诺登?还声称他是叛国者?言论自由为什么连他盟友都监控,德国是不是可以允许纳粹分子随便出来言论自由? 轮子功的那些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就言论自由,简直可笑,当年我们这流行过一阵子,那些沉迷邪教的人简直跟个神经病一样,有多少被忽悠自坟活活烧死的,我清楚的记得一个长的8分以上的漂亮妹子,活活给烧成了丧尸一样的脸,鼻子烧的只剩下鼻骨.脸上根本没有一处好皮肤. 你口口声声说如果有人敢动你的妻子和孩子,你会跟他们拼命,那么请问这些轮子功如果让你的妻,子变成这样,你会怎么做? 我们都说中国人都是同胞兄弟,你在赋予轮子功言论自由的地位时,想没想过那些被烧成人干的同胞兄弟姐妹受到多少痛苦和伤害. 这些邪教恶魔竟然也能成为言论自由,那还要警察和罪犯干什么,杀人犯也自由算了.同样是旅游,为什么澳门就欢迎,为什么人家经济发展那么快,大陆去香港旅游就没花钱?只看大陆去带来的弊端,却不看得到的好处?底层人如果分不到好处那是香港内部的分配问题,跟大陆人有什么关系?你们应该去反对你们既得利益者的资本家们,欺负妇女和儿童算什么本事.香港有什么不同,凭什么就不能融合,其他城市一样可以随便自由移民,怎么没见像香港这样搞成这么极端?这些闹事的背后显然也有美国在后面推波助澜,再来一次64他是玩不动了,至少香港还可以折腾下. 只可惜没法把中国和香港玩成乌克兰啊 真是遗憾了.

          • 抱歉过了好几天才看见你的回复。你说的情况我能够理解,但是我仍然有一种感觉,就是香港人太狭隘。比如说我是广东人,对于广东以北的所有人都抱有歧视,称呼为北佬,捞仔类似情况当然知道,的确有,原因很简单,从我读初中起,所听到的几乎所有的发生在广东的罪案都是北方人干的,其实有很多不算北方,只不过广东以北的都习惯称之为北方人,还有很多不雅的事情发生在街头巷尾,你应该能想到是什么事,但是区别在这里,不管广东人多讨厌北方人,也是对事不对人,对犯罪、不雅行为的北方人那是骂的够凶的,对于日常生活中遇到其他北方人可以说没有任何歧视,该怎样交往就怎样交往,绝大部分广东人在碰到不会听白话的北方人,都会主动转换丽音频道。。。至少我和我身边认识的人都是如此。而香港人却不会去理性对待问题,把怒气发泄在无辜人身上,难道他们不知道政策如此,发泄在游客身上有什么用?当然不是所有香港人都这样,但也不少了。要说按比例计算,每年我听说过的大陆人在香港的不文明现象,大概20起左右吧,对比起5000万的人数,比例何其低,香港人自己按比例说不定都比不上大陆人有素质。这就是我的观点,请指教

          • 你知道廣東有過排外歷史就夠了,其實上海也一樣,我媽到現在還在說蘇北人什麼的。雖然你年齡應該不大,也知道北佬,北姑這些名詞,想當年川妹子和湖南佬在廣東可沒少受氣少受欺負。那年代香港人的形象很好,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相對內地的地域歧視,香港人比較富裕之餘,對人也比較尊重,也就是說相對較落後(物質上文化上)總是會受歧視,分別在受過教育有修養的用居高臨下的憐憫,粗鄙的用赤裸裸的排斥來表現跟對方的不同,我們要承認這是人類的劣根性,香港人並沒有免俗。我覺得現在的中港矛盾拋開政治原因不說,跟你們當年排斥北佬沒有根本的不同,事實上和遊客衝突的都是些餐廳侍應,導遊,憤青。反而知識份子因為政治正確,對反遊客事件避之惟恐不及。你要知道在國際上先進大城市,香港是文盲率最高的地方,差不多百分之七達到了印度的文盲程度,就是說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你指望他們或他們的子女眼界開闊不狹隘是不現實的。所謂香港人素質較高,我想主要還是體現在那批受英式教育的上層和專業人士身上,香港階層分化,下層市民和內地下層市民一個鳥樣,加上英治留下的言論空間,說話放肆,行為乖張,在不犯法的前提下肆無忌憚,加上有心人一挑唆,政府警察和想安定的老百姓都是無可奈何。說到解決的辦法,梁書記上北京要求限制一簽多行和自由行,當場就被否決。當年中央沒有因為北佬在廣東受排斥就限制北方人湧入廣東,現在你們廣二代已經可以平常心同北方人交往了,深圳廣州已經成全國大熔爐,廣三代有的連廣東話都不會說了。我想中央對香港的政策也是一樣吧,我雖然也是四千萬遊客的受害者,我還是支持中央的決定:內地人越來越多,受不了不滿意的香港人可以選擇離開。

          • 你能够同意我的部分观点我已很高兴,总归一句话,香港人在各方面素质,本质上和内地人没什么不同,而由于优越感的存在导致自己做的不怎样还去指责别人,这就是部分香港人被讨厌的原因,而像你这样能看清问题的香港人则是被牵连了。不管怎么说,最近看见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发声,谴责另一部分脑残香港人,拥护政治正确,虽然明知道有点马后炮嫌疑,我仍然开心不少。期待像你一样明事理的香港人越来越多,加强互相理解,谢谢

          • 你在大连没人帮你,陆客在香港被欺负,有人及时帮忙吗?我自己都讨厌自己的这个民族,因为他们记仇,十年,二十年,上百年!香港,这个繁华之都,注定要为他的人民所做所为陪葬。

          • 打架骂人本来就跟警察无关,但是像这种明显的鼓吹独立,制造矛盾对立的有组织有预谋的团伙,警察还不管这算什么?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这有个逗比孩子,因为默哀期间不让玩游戏,于是网上大骂灾区人民死的好,结果分分钟被网上引起激愤,然后马上查了水表. 而这种持续这么久的大规模折腾,香港的网民是怎么评论的,香港的警察是做什么的,香港就普通民众又做了什么.你拿小偷来做比较根本就不合适,面对维族小偷,那是个人偶发事件,不排除有胆小的不敢上前怕被捅,你也只遇到一次,而以我经历来看,很多时候小偷被发现,更多是被围殴,土豆网也曾经做过调查,假扮小偷来试验,而东北人的表现并非如你所讲的那么不堪,假扮小偷的演员没来得及表明身份,就被追出去干倒,还吃了几拳.不过拿小偷做比较完全是跑题,这种长年累月的鼓吹独立,分离,歧视,制造社会矛盾的团伙,大张旗鼓的在大街上扰乱社会秩序,跟偶发的小偷事件完全不是一回事,如果大连真发生这样的事件,全国网民会怎么评价,东北网民会怎么评价,社会上的人和警察会怎么做,跟香港现在的情况绝对是完全截然相反.无论你如何解释,香港现在的情况,相比大陆其他城市根本就是奇葩,我承认有部分香港人是心向中国的,但是以目前的整体表现和事态发展到如此可笑的程度,大部分的香港人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小的时候对香港台湾印象不错,学生时代也还可以,现在就只能呵呵了,为什么印象会变到这么差,香港人难道不知道容忍默许这样的折腾已经快把自己名声玩臭了么?对香港我已经不是很在乎了,也不怕”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而得罪一些心向中国的,我觉得真的心向中国的香港人不会因为我这一竿子就一下反中,要骂的就是那些支持默许的大多数.那个被一群带口罩的怪叔叔吓哭的小女孩可能只是个00么,或者10后,阴影可能已经从小埋下,等她长大以后,她会怎么看待香港和香港人呢,恐怕跟我这个90后的从感觉不错到变差又会更甚一步吧. 一个城市什么样的名声和印象是靠大家一起来维护的,放任这样只会让事情变的越来越糟.10后的小女孩成长起来也许不过15年,但是以现有的基数和增速,5年后深圳人均GDP就会超越香港,15年后深圳的人均GDP可以达到香港的2倍,沿海有太多的今年人均2W多的诸如苏州,无锡,广州,大连等城市人均会超过香港. 再加上香港本身太小,对于中国整体的重要性会越来越低. 继续折腾下去,恐怕真的有一天把一个好好的领先城市,变成只能跟中西部城市去比的程度.希望香港人能够好自为之. 包括那一整船人.

          • 香港沉淪早在兩千年前後就有人連篇累贅,因香港的定位是金融中心,大陸是不可能把金融這種關乎國運的產業放在自己難以掌控的地方,現在的金融業作為國家的窗口和試驗田還有存在的價值,一旦內地國力如美國一樣,除非到時候中央可直接派人管理香港金管局,不然被邊緣化幾乎是肯定的,中國越早超過美國,香港越早完蛋,這點香港有識之士看得很清楚。這是對一個地區的戰略定位,不是我們小市民可以掌控的,正如網上有人叫囂把台灣變成菲律賓,那時候台灣人就會哭著喊著回歸祖國一樣屬於無知。即使香港淪落到和大連一個水平,該鬧事的還是會鬧事,對大陸不滿的還是想切割。到時候怎麼辦?把這些人全流放全趕走可能嗎?對個人來說,深圳超過香港除了個別人心裡泛酸,大部份人就像對在廣東道排隊的土豪:現在的大陸人真是好有錢哦!羡慕一下,自己該幹什麼幹什麼,不會像你想像的那樣,內地有些城市收入高過香港香港人就難受得活不下去,這點從香港的小弟弟澳門就可以看出,現在GDP超過香港兩萬多了,也沒見香港人妒忌的發瘋。說實話,現在香港的環境大不如前,你來看看就知道了,確實遊客太多太多,已經超負荷了,中央和港府怎樣考慮不知道,普通市民就像在壓力煲內生活一樣,幾乎很難找到一處清靜之地,我住在一個很僻靜的小鎮,現在也被遊客發現了,我女兒從小玩耍的沙灘像大梅沙一樣人山人海,最近的反遊客其實就是得益的商家和受影響的市民之間矛盾的爆發,被轉移到遊客身上。

          • 这说法简直莫名其妙,大陆发展是不可能把所有鸡蛋放在香港一个篮子里,但是鸡蛋多了,每个篮子分到的都会多,中国经济超美国,甚至未来达到美国2倍 3-4倍以上的时候,国家,省份,城市,所有都在高速增长跟获利,香港怎么就没法获利? 游客带来的利益你们自己分配不好怨我们了? 那是不是说我们应该只给钱,人别去才对?没人需要台湾呼喊着回归,台湾那种逗货不武统清理一遍,回归也是一群逗货,简直拉低智商. 香港瞧不起大陆这谁不知道,整天一副优越感的样子,到处反这反那,整个就一个矫情.香港人会真羡慕广东的一些人有钱?就算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土鳖暴发户一个,大部分还是穷人,还有什么必要泛酸.所有中国的土地,都有中国人自由流动的权利,我的家乡如果有一大票的香港人在人山人海,我不会反对,反而会欢迎. 为什么你们就一定要这样计较?深圳从一个小镇短短三十多年变成了现在的巨大都市,全部都是移民,那土著是不是也要抱怨原来的清净都没有了?去搞特殊化和隔阂不是从心底把香港当做凌驾于其他大陆城市之上么.香港未来跟大连比?想多了,5年深圳人均超香港,大连最多比深圳玩个3-4年,十几年后深圳2倍香港,超过新加坡的时候,大连也不会比深圳低太多,香港继续下去,恐怕要比的是中西部二三线城市. 落后地区到默默无闻也就自然没人去旅游,没人去打扰你们清净了.这样或许对大家都好.

          • 别又扯只有那几十个人,香港人、香港政府要不是默认这种行为,早就应该收拾他们,说到底还是惯得,一国两制政策在我看来改改了,当初小平同志说的香港五十年不变,是在香港一直繁荣稳定的基础上的,如果香港不稳定了,那就是时候直接改变了

      • 我同意你的说法。之前无论香港闹的多么凶,几乎没见过香港本地人有不同声音,任由那些白痴闹事。现在一说要收紧自由行了,感觉威胁到他们切身利益了,就纷纷跳出来骂这个骂那个。我不觉得这种行为值得认可,不认为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值得同情。就算是外部势力导演出来这场戏,哪怕便宜了某些人,哪怕让某些人偷笑暗爽,香港人也必须敲打,必须吃教训,必须让他们觉得痛。不听话的孩子和别的孩子打架,哪怕是别的孩子挑起的,自己的不听话的孩子也必须揍一顿。

      • TG已经在这么干了,不断弱化香港的经济地位。在过10年,估计其他大部分沉默的就会和港独的一起享受香港的衰弱了

        • 香港的经济太脆弱,金融危机,要不是大陆出手,香港早残废了。TG是实用主义,不可能把中国的金融安全寄托在这个弹丸之地。何况,香港金融,外国的水太深

    • 说实话,跟某党上台有一定关系,跟文革那段历史也有很大关系。几十年后,中国可能成为了中等发达国家,但是在世界上同样得不到什么好评。其实跟中国近古时代的一些历史有关系,那就是因为有过元清这样的朝代使得中国再也没可能发展成为日韩一样的民族国家了。国内之所以会出现皇汉,外蒙古之所以痛恨清朝,害怕中国的吞并也是如此。

      • 波兰人被异族统治千年,都没妨碍她成为一个民族国家。蒙满虽为异族,但至少采取了众多融合政策,反而“中国再也没可能发展成为日韩一样的民族国家”?无从理解

        • 中国如果没有元清这样的朝代,那么国土会小很多,但都是最好发展的土地。国内的问题也小很多,比如说不会去搞什么四等人政策,也不会有宗教问题,不用担心民族问题,因此人民的民族自豪感就会很强,无需爱国主义教育人民也会自然热爱这个国家。国家的发展就会有很大的动力。因此中国就很容易象日韩一样快速与发达国家接轨。就不会走很多弯路,比如革命,各种运动之类的。

          • 除此之外,中国还不会让其他国家的人感到害怕。不会让其它国家觉得中国的发展会真正威胁到谁。因为人们会真正的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侵略他国的记录。在国际上也容易给他国之人留下个良好印象。说实话今天中国的国际形象并不良好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历史上存在元清这样的朝代所以才出现的。

          • 而且,任何一个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该明白:在国家的竞争中,民族主义最可怕。丢了少数民族,想让别人不“感到害怕”,唯一的方式是一直穷下去。不过这不用你费心,有的是国家帮你穷下去。想发展?人家所以感受到威胁,渊源无非是:1、你跟人不一样;2、你在发展。至少在一战之后,对民族主义的批判就开始了,在此国际舆论之下,你以一个单一民族的形象出现,就指望别人“不会感到害怕”?在南亚,没有一个国家不怕印度。但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却不怕印度,因为印度的“发展”只够得着在次大陆伸咸猪手,次大陆之外各国对印度只有不屑和鄙夷;我朝建元之处,亚非拉有几个国家怕中国?欧洲国家怕吗?只有厌恶而已。“害怕”是在原子弹爆炸以后…经济更加发展之后,人家那叫“更害怕”

          • 你的回复就是个弱智,中国为什么要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不侵略的国家那只会招来灾难,中国会变成第二个印第安,只有让对手知道侵略中国是会灭种的才会不敢侵略,俄罗斯侵略这么多国家我看很多人还喜欢俄罗斯讨好俄罗斯,美国到处侵略打战,我也没看到别人敢把美国怎么样,中国现在要的就是发展,发展到别人必须按中国规矩做事,否则就是开战,给他们定规矩,都像你这个老好人一样迟早是要灭亡

          • 这不是玩游戏,把劣地丢了,等发展起来,再去攻城略地。要是没你所说的那些拖后腿的领土,中国连进行核试验的地方都找不到。夸张点说,只有一座城是最好发展的,可没了纵深,和平就只能靠别人的施舍了,你一点劲都使不上。即使单纯就你说的所谓“民族自豪感更强”、“像日韩一样快速发展”,丢掉非汉族土地、非传统的儒释道人口,就真的会发生吗?单一民族国家多去了,“像日韩一样快速发展”的,没几个;民族、宗教环境复杂的国家,在西方也多去了,也没见着妨碍大英帝国走出不列颠。知道法国的兴起吗?布列塔尼和巴斯克等少数民族,直到二十世纪才被法兰西民族同化的差不多,没有这些少数族群的土地,法兰西能不能统一都是问题,遑论成为富国强国。

          • 你这种观点,就像一个富家子看着从父辈那里继承的企业,在那发牢骚:破公司效益不好,都不赚钱,还被人仇富。要是没这破公司,我早出去自己创业,早成世界首富了。须知道:有这企业才有人在你麾下做事,也才有银行肯给你贷款;没这破企业的底子,你去银行,人家都未必肯给你一杯白水,你去招工,也许半年没人来应聘

          • 历史没法说得清,即便没有元清,如果中国在19世纪开始摊上了汉武唐宗之类的君主和领导班子,再加上中国的强大国力,殖民时代很可能会变成工业列强,且快速扩张领土,甚至比俄罗斯扩张的还要大.比元清还大. 毕竟很多近代殖民国家领土都扩大了很多,没理由中国就没机会扩大.君主制也未必就不行,关键看领导班子强不强. 19世纪英国,德国,俄国,日本都是君主国家. 中国只能说运气差,没赶上好班底.如果1840年汉武帝被英国羞辱了,中国不会进入近代半殖民地国家,反而会因此快速反击,成为工业列强,甚至在19世纪中下旬变成世界最强的工业国,也就没有英国法国,美国日本俄罗斯什么事了.有些时候运气 国运 真是太关键

          • 在中国只有集权才稳定,就算当年袁世凯成功复辟,面对各党,军阀割据,崩溃估计也不用一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中国人是不轻易甘做奴隶的

      • 其实根源和孙中山谋反有关。如果他不谋反,中国人民会在袁世凯称帝以后,保留着中华五千年优秀文明走向富裕文明和繁荣,就象日本和英国一样,别忘了他们都是君主制国家怎么会有后面的文革和二二八呢。都怪孙中山。

        • 清朝是必须要灭亡的,否则对中国的现代化实在不利。另外,清朝中国不能算是五千年文明古国,清初的杀戮严重,此前的文明其实跟毁灭差不了多少。有资料显示清朝的教育普及程度远不及晚明社会,也就是说清朝中国识字率是很低的,这可能跟清朝文字狱有关系,到了民国时代,中国甚至文盲率超过百分之九十。因此你说的保留着“中华五千年优秀文明”并不存在。

          • 我们大汉子民的袁世凯同志不是大清朝吧。他穿着堂堂正正的传统汉服登基为我们汉人申张正义,体现了大中华的情怀,可惜被孙文这个西方基督徒破坏了。

        • 晚清文化的重建是跟洋务运动时代的“曾左”等人大办书院有很大关系,因此晚清时代的中国文明时代并不长,只不过源头在晚明。

          • 总之就是孙中山不对,如果不是孙中山造反,我们就和亚洲的小日本,北欧的君主国家一起繁荣发展了。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从来没有君主传统,所以不要拿它来当典型,更何况学美国体制的国家没几个好的,而君主制国家却有一帮好的。

          • 你说的我不认同,你就是一边倒的投靠欧美,欧美一样不会让你发展起来,民国够跪舔美国了,结果二战结束把中国的蒙古让给俄罗斯了,蒋介石敢放屁吗,何况美国连自己的亲戚英国一样打压,你觉得会让中国发展起来吗,所以毛泽东不是神,但是他比神还要神,还要看的远

      • 这个是和中国实力还不够强大有关的,美国在全世界的表现不会比中国游客更优秀名单是另外基本上不会讲美国人不好。为什么,美国对于他们来讲是有保护他们的感觉得,所以他们选择性地批评中国游客。。而中国在他们内心,对他们是威胁,所以他们反感中国。。想一下美军世界到处有强奸的士兵,但是反美的还是少,就是因为他们内心把美国当做爸爸,所以他们才克制了他们对美国的反感。。。。。中国综合实力不够,还无法要这些人对中国产生心理上依存感

    • 更何况,相比中国的政治,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的政体还更有吸引力。这是中国的地理位置和近古历史所决定的。今后统一世界的力量很可能来自于中国,但是中国不大可能得到世界的好评。

        • 通过武力灭亡大国的殖民主义时代已经过时了。外东北现在在俄国人手中,今后要回来唯一的办法恐怕只能是吃掉整个俄罗斯。当年中国最弱小的时候,苏联竟然支持印度和越南对抗中国以便于孤立中国,从而使中国只能依靠苏联,但那时幸好有美国这个苏联的对手在。时过境迁,如今俄罗斯在西方被挤压,中国除发展自身之外,只需要坐山观虎斗,俄罗斯最后也是不得不追随中国的。但中国还是会得不到世人的好评。

      • 你真愚蠢,其实以国家要人对你好感,是必须要他们产生你是他们的保护人的感觉得。这个和国家实力有关,国家硬实力上去了,软实力自然有了说话权。说实在话,中国还不够强大,无法要他们产生自豪感才是根源

        • 就算将来中国发达了,也还会是一个集权政治体制的国家。这就不会对其它任何国家 的人民产生吸引力。民主国家只有在高福利政策无以为继的时候才会反思政治体制。但是中国又一定要坚持唯物主义,虽然这种唯物主义没有走极端,但对信仰宗教的国家绝对就没有吸引力。也就是说中国再强大也不会被别国认同。

          • 其实中国之所以走上这条政治道路也是因为这个至少符合目前中国的发展道路,所以中国一再强调尊重各国的政治制度。这是由于中国有广大的内陆地区,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调节才行。否则富裕地区就会受到内陆难以发展的地区的干扰。中国当权者今后也许会从强调唯物主义回到中国古代士大夫阶层强调的“敬鬼神而远之”。这样才更显理性。

          • 中国还是汉人为主,不是发展好了,让给别人的,请注意。现在我周围的人都在生孩子,我放心了。这些小朋友总有一天会去世界各地,我的亲戚现在移民全世界,有人去了非洲了。今年去欧洲游,说沿途的亲友在匈牙利、德国、法国、西班牙等招呼,一路上住亲友家中,省钱。

        • 所以你不必痴心妄想,为什么印度人一定要说他们有民主呢?即便中国再强大,他们可能会有人选择中国生活,但不会真的认同中国的政治体制。今后可能认同中国的应该会是中亚国家和俄罗斯,这跟他们国家的历史和地理位置有一定的关系。近代化从岛国和类似半岛国家开始。一旦重新回到了旧大陆,沿海地区还好发展,但后续向内陆推进发展时,问题复杂化,普世主义难以解决问题。

          • 早很多很多年我就谈过认同这个词。小脚女人是否被认同?男人穿长袍是否被认同?这些弊端和不方便的地方,反而在历史的长河中也被认同,甚至成为高贵的象征,一切都是实力说话,当你的实力远超对方的时候,对方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自卑感,并全盘认同你的一切,哪怕是你说吃屎是一种时尚。当你的经济强大到可以扶植文化强大的时候,100个马克思会站出来把虚伪的民主驳斥的体无完肤,还谈什么认同不认同的概念。

    • 说句良心话,我如果是港人,我也会弄个英国护照,方便呀。不过现在这个不稳定的香港,谁还想呆在那里。我有钱,我应该也会移民或是弄个外国籍,但是赚钱还是得在中国赚钱。这个没办法,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未来几十年内还长期存在。这跟是否爱国还真没什么关系。中国国情太过特殊……中国有辉煌的历史和美好的未来,但是现在还在发展中……适合赚钱但不太适合更好的享受。

      • 欧美就喜欢你这种世界公民,只要人权不要主权国家的世界公民,别人说清朝和蒙古不是中国你就说不是,你吗一点脑子都没有,还说什么将来发达了没吸引力没人认可,只要中国人生活好,我要别人认可吗,我为什么要去吸引移民,这个世界你不威胁别人,别人就威胁你,你这个猪脑子,

        • 你信不信将来统一世界的必然是中国,这叫祸福相倚。笨蛋!将来中亚连同俄罗斯都会成为中国。中国正因为有元清这样的朝代才增加了中国进入现代化的难度。普世民主国家一定要发展到高福利难以为继时才会反思他们的政治制度,但他们仍然不会认同马列,懂吗?他们可能会重新去发现中国特色,这个时候古中国先秦文明才可能复兴。

          • 我才不管他是马列还是资本主义,我只要自己生活的好,别人认同不认同移不移民中国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中国人有没有饭吃,有没有生存空间,这个世界跟外国争的就是民族的生存空间,我不认同你说的是清朝造成的中国落后,就算是明朝也会是一样,清朝是自己毁在自己手上,不是败在外国,就像明朝毁在自己手里一样

  1. 虽然关注的点不一定一样,也有可能只关注一点导致一定的偏激。但里面说得挺全面的:比如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发达城市对较不发达地区人的态度,其实全国都有。我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少朋友,其中就有几个这种类型的人物,属于比较富裕城市的居民,共同特点是对自己城市比较有自豪感,表现出明显恋家情绪,极不愿意离开自己城市生活(除了出国)有时候我会特地逗弄他们,貌似不经意地聊到这个城市一些负面新闻,并非特别恶意地。这时候这几个朋友的反应都很敏感地进行回避,极雷同的反驳:都是外地人干的。这时候我都肚里暗笑,觉得很好玩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太黑了?其实想想,那部分香港人和我这几个朋友也是一样的类型,只是说香港的性质比较特殊:并不是一开始就和大陆是一个整体——不管政体还是历史,并非地缘,而是心结,所以显得更容易操弄,更好挑拨。再渲染外地人邪恶论,能让北京人上海人闹独立、搞政变吗?不能,这就是根本原因所在。至于经济货贸流通?就和南方向北方运香蕉,北方向南方运苹果一样,大陆人到香港买外贸,香港人也在周末成群结队到深圳批发日用品,差别很大吗?大陆人造成香港房价飙升?倒不如说很多香港人过着在深圳买房,过早上在深圳起床,中午在香港加班,晚上驱车排队过关回深圳的生活。香港经济有多少比重是源于炒地皮?这可不是最近的事。至于关税,这是外贸货物便宜的源头,但零关税作为是特例的是香港,还是大陆?香港设立零关税的本意就是有了吸引外贸交易,既然如此,自然也要承受其带来的副作用。如果说,此政策已经跟不上时代,香港社会已不堪零关税贸易带来的重负,请改变自己,而不是要求别人配合自己而改变。

  2. 香港是个玩金融发展的城市,大陆搞得是实体制造业经济。政治体制经济模式都无法真正融入大陆,因为大陆目前对他没有需求,大陆也只是不收它税,就开放个旅游,香港也没啥东西出口给大陆,以后买便宜东西也许可以去上海自贸区买。香港是个大隔离区,因为里面有些病毒。目前澳门是成功的,香港也是成功的,因为问题不同,给中央对一国两制又增加了新的经验。真正最不高兴的可能就属跑过去的水客和旅游者了,因为香港乱不起来,香港人不统一,也不同意,一百多年的殖民统治,塑造了那边的金钱观也是人生观,只要过得还可以,大多数都是沉默的

  3. 虽然我也反对港独的无耻做法,但是,我认为大陆一些无素质的游客也应承担一些责任,以我们南宁为例,近年来涌入了很多北方人,他们做人做事从来不顾及别人,随意侵犯别人权益讨便宜还自以为聪明这是最不牟接受的。比如有一次和一家三口到南宁加勒比水上世界玩,排队玩乐时有十多个河南人在前面,有十多个河南人在后面,我们好不容易等到前面的差不多玩完了,该轮到我们了,他们却让排在我们后面的插队到前面去,说他们是一伙的,本来就排在一起的,我们抗议他们也不理,我们又挨多排了半小时,好不容易又到我们了,他们几个玩下来的又插队进去想玩第二次,这时我怒了,找来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他们也不听,我只好强蛮带妻儿到他们前面去,他们还想打架,我说你们敢撤野看看!他们见我真怒了,才让我们上去玩。象这种情况在广西各景点都存在,也是游客打架的主要原因。我真希望有什么好的办法治一治这些人。

  4. 地区偏见哪里都有,上海人不也觉得除了上海人其他地方的人都是土鳖吗?只是香港问题被西方有意放大让中国难堪而已

  5. 若真是香港本地居民对游客过多,而产生的不满到还是能理解。就可恨那些反华分子渗入其中煽风点火!经济问题好解决,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可以协商,若是涉及政治及国家安全,处理起来就不是那么温和了。但香港居民应该知道,中央政府可能比特区政府都希望香港居民过的好!不为别的,香港可是第一个实行“一国两制”的地区,这个政策本来是给台湾用的,但是先行用在香港,为的是给台湾,给世界看!上升的到这个高度,就能明白,到底谁最希望香港没落,到底谁最希望香港人和内地人爆发冲突!到底谁最希望“一国两制”政策彻底失败!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比问题多!香港一直引以为傲的法制,在反华分子的鼓动下几乎荡然无存!破坏法制,破坏公共秩序毁坏的是香港的根基!请理性的香港居民看清楚了!

    • 游客过多倒不如说居住密度本身过小,去过香港的大概都对香港狭窄的环境有所感触。吸引游客到香港的大部分因素其实就是购物,这本身就是香港政策和自身定位所造成,但对于游客来说,在香港购物诚然是既定行程的一部分,只是没有几个会专程为购物而长度跋涉,只是行程的一部分,是特色,是景点,而不是全部。专程购物转会大陆贩卖的水货客和游客不能简单等同。而水货客中,其实大部分还是香港人本身,这非常好理解:明明这里面有高利润,本身也有地利人和,带水货过关比大陆人还要便利宽松,难道所有香港人都那么有清高格调,那么对阿堵物视若无睹?人之常情罢了。其实就是一个时代现象被有心人加以利用,混淆概念,先把水货客等同游客;再把部分大陆游客了不能入乡随俗,甚至恶俗的不文明现象等同所有大陆游客;再来把这全部引申到大陆游客整体身上。

  6. 话说要求给予非港籍产妇在港所产子香港公民身份和要求大陆开放自由行貌似都是港人提出的吧~~中央政府是真的拦都拦不住啊……回过头……此外,帝都魔都排斥的都是王德彪/硬盘移民的不文明行为以及挤占按户籍配置的医疗教育等公共资源。貌似从来没有听说过对外地游客的消费行为说三道四过~就算个人不是旅游或服务行业的无法从中获益,但都明白游客是过来消费拉动经济的,有什么好指责的?只能说港人心态坏了,过去看不起的穷亲戚突然变成暴发户来身边显摆南面心态失衡,进而借其它借口对其进行攻击。把游客都赶去日本对香港有什么好处?

  7. 不过有些话貌似还是有点道理的:“如果中国可以主办一届昂贵的奥运会,能把探测器送上月球,能建造航空母舰,他 们就当然可以改善食品安全,接受更低的税赋。但是抗议者在哪儿?敢于批评政府的报纸编辑在哪儿?大陆报纸总是会批评香港人虐待大陆人,但没有一家报纸敢于 说“如果我们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我们就不需要跑到香港去。”所以,大陆人不但对他们给香港造成的麻烦视而不见,对自己应当做的事情也一无所知。”就算是港灿,说得对的地方我们也是要接受的,不能学三哥装鸵鸟。很多事情我们目前无法改变,但随着社会发展,国民素质的提高以及公民意识的觉醒这些改变在以后并非不可能。

    • 这话不对!!是后面的不对。 国内的事情没做好这是对的。自由行是香港提出,向中央申请的,没有自由行,香港的经济还在通缩。自由行带旺了香港经济,港渣现在说造成滋扰(肯定会的)。好吧,取消自由行,生意不兴旺,肯定大把人对政府发牢骚。问题是香港政府对问题的处理能力低下!!没有较好的应对办法,没有适当的调整政策。日本韩国的态度就非常不同,有中文导购,刷卡方便,还默许飞机行李超重超标,只要你买就高兴!!同样道理,我国欢迎外资进来,吸引外资,但热钱也跟着进来,怎么做好防范,就要看政府的能力。

  8. 我认为这是人类天性使然。就像国内外那些大城市一样,本市居民都有一种优越感,讨厌外地不如他们城市的人,而相反如果你来自比他还大还富有的城市,他们就会巴结你。香港认为大陆城市都不如他们,而英国佬比他们强,所以就歧视大陆人,捧英国人的臭脚。香港不像国内城市一直是属于中国,所以他们排外就牵扯到国际问题。

  9. 我倒是觉得现在是信息爆炸和舆论解冻的时代,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你在网络上能找着各种评价,如果指望99个人对你一个本体人的评价都是good的话,那你活着不要累死了。北京人反感东北的,天津人反感老坦,上海人反感硬盘,岭南人反感一切岭南以北的人,每个地域的人都有主体性,这不挺正常的吗?像意呆利的米兰和罗马,他们互相不买账,本国人都要交各自的城市建设费,这就是他们的城邦文化。我没觉得是大问题,欢迎来到真实社会,而不是模拟人生4.

  10. 法治社会,人人要依法行事,国家要有法维护国家的统一,破坏国家和平扰乱社会和平发展,应该依法严惩,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没法要立法,有法就要坚决执行,不能再听之任之让汉奸卖国贼胡作非为了。

  11. 一个人群对另外一个人群的反感来自于生活习惯的不同,看不惯对方不同于自身的生活习惯,比如A人群可能认为B人群脏,因为B人群洗脸洗脚都用同一个脸盆,同时B人群也认为A人群脏,因为他们吃饭后用洗脸的毛巾擦嘴,而不是用纸巾。所以大多数地方的人看不起外地来的人,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审美观不同。很多北京人不喜欢上海人,觉得上海人抠门儿、小家子气,也有很多上海人不喜欢北京人,觉得北京人粗鲁,比如我:不喜欢白种女人,因为他们的皮肤看起来粗糙,有些女人身上还有怪味,不喜欢黑种女人,因为他们看起来黑了吧唧的看起来脏,只喜欢日本AV,因为日本女人看起来和我周围的中国女人差不多,更符合我的审美习惯。

  12. 这些年随着内地的发展,省港旗兵和大圈帮也不在香港打劫和开片了,那时港怂是真怕内地人——烂命一条 当年俺在香港工作时(还没回归)同事有不少是社团的成员,但他们也不招惹俺!当然给我的帮助和宽容更多!上街的多是些年轻人一方面都是被忽悠拐了,真心相信什么皿煮,兹有,更主要的是没见识到老共的厉害。站街运动时敢跑到旺角和油麻地去闹事,估计要不是当局压制着社团不能动手,弟兄们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13. 老实说,看到这个标题我就不想看文章了。你要是说台湾人不喜欢大陆人,我觉得可以信,因为民调确实如此。但是你用一小撮港独分子说所有香港人都不喜欢大陆人?怎么不去看看香港的媒体、一般香港人怎么看?

  14. 不喜欢可以移民去大英帝国,美利坚。没有人拦着,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是14亿人的领土,中国人的地方容不得香蕉人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