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外籍人员离开北京时是什么感受?

2014-11-26 14:11 201个评论 字号:

我每天都想念北京。我想念它的活力四射。我想念它的拥挤和喧嚣,以及那种在任意一天任何事情(不管好坏)都可能发生的感觉。我想念那种朝气蓬勃的或者说有 点乱糟糟的饭店、酒吧及其现场音乐。我想念那里的美食——真正的中国美食——无数让人目瞪口呆的各个地方菜系(在美国这里,所谓的“中国菜”经常只不过是 一些宫爆鸡丁、糖醋里脊之类以及美国化的菜式)。同时生活在北京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国际大都市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选择——法国菜、意大利菜,拉美菜等等,这 些在美国都是难以想象的,除非是像纽约和旧金山这类的大都市。

译者:irlu
来源:龙腾网 http://www.ltaaa.com/wtfy/15003.html
外文:http://www.quora.com/What-does-it-feel-like-for-an-expat-to-leave-Beijing

20141416967784

What does it feel like for anexpat to leave Beijing?

外籍人员离开北京时是什么感受?

As a North American who has lived in Beijing forseveral years, what does it feel like to move back to the US or Canada?

作为一个住在北京多年的北美人,当你重新回到美国或加拿大生活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评论翻译

Charlie Flint 【 赞(259)获赞最多的答案】
Isuppose it depends on how you feel about Beijing, and how long you were there.

我觉得这取决于你对北京的感受以及你呆的时间长短

I was in BJ for over 5 years, from late 2007 until early 2013. Moved backto the US not because of any lingering issue withChina – although the smog, lack of taxis, increasing cost of living, etc allplayed a part – but because I found a better paying job stateside. Moneytalks, at least for me.

我从07年到13年在北京住了5年。我搬回美国不是因为雾霾重、的士少及生活成本增加之类等问题,主要还是因为我在美国找到了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有钱能使鬼推磨,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I miss Beijing everyday. I miss the vibrancy of Ol’Chokey. I miss the hustle and bustle andfeeling that on any given day, anything could happen (good or bad). Imiss the booming, if chaotic, restaurant, bar and livemusic scenes. I miss the food – obviously the Chinese food – the tons ofamazing regional cuisines (whereas here in the US, more often than not, its alljust “CHINESE FOOD” mostly made up of kung pao chicken, sweet n’ sourpork, and all the other Americanized dishes)… but also the large selectionthat living in a booming international metropolis brings – great French,Italian, Latin, etc, etc that you don’t get in the US except inthe biggest and most metropolitan cities like NY, SF or others.

我每天都想念北京。我想念它的活力四射。我想念它的拥挤和喧嚣,以及那种在任意一天任何事情(不管好坏)都可能发生的感觉。我想念那种朝气蓬勃的或者说有点乱糟糟的饭店、酒吧及其现场音乐。我想念那里的美食——真正的中国美食——无数让人目瞪口呆的各个地方菜系(在美国这里,所谓的“中国菜”经常只不过是一些宫爆鸡丁、糖醋里脊之类以及美国化的菜式)。同时生活在北京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国际大都市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选择——法国菜、意大利菜,拉美菜等等,这些在美国都是难以想象的,除非是像纽约和旧金山这类的大都市。

Most ofall I miss the default camaraderie that comes with being anexpat. You meet people and instantly have a common bond that makes iteasy to strike up a conversation, make friends, and have people to do stuffwith. Back in the states its freaking hard to meet people and makefriends. There’s just not that same sense of common ground that you havewith other foreigners in BJ. You have to actively hunt out groups -parents usually find friends through their kid’s classmates or after schoolactivities, I know people who’ve joined Meet-Upsaround subjects they find interesting to try to meet folks, etc. But ingeneral, its just harder.

最让我想念的是作为外籍人士自然而然会产生的一种情愫——与人交往时立刻产生一种共同感受的纽带使谈话、交朋友以及共同做一些事情非常容易。回到美国与人交往和交朋友变得异常困难。没有与其他在北京外国人那样的共同话题。你不得不努力去寻求某些圈子——比如父母经常在他们孩童时的同学中或课外活动中找朋友。我也知道有些人通过参加主题活动发现共同兴趣来寻找志同道合之人。总的说来,回到美国社交方面更加困难。

My Chinese wife and I go to the part of Atlanta that’s heavy with Chineseexpatriates, restaurants and businesses nearly every weekend. There’s a huge grocery store that is just likebeing back in China – its loud, packed with pushing and shoving people, smellsfunny… just like back in Beijing. You couldn’t have paid me to go to aCarrefour on a Sunday afternoon in BJ – it’s chaos embodied. Here, I LOVEit. It feels like “home.” I often tell my wife that myfavorite moments here are in that crowded store, getting bumped around by some’lao taitai’ as I pass the stinky tofu stand.

我的华裔妻子和我几乎每个周末都去亚特兰大一些有很多华人的餐馆及商业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大的食品杂货店,会让我感觉回到了中国——非常的喧嚣,充满了推推搡搡的人,还有一些奇怪的气味…就像回到了北京。在北京的时候,你给我钱让我在星期天下午去家乐福我都不会去,太吵闹了。但是在这里,我却爱上了它,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我经常对我妻子说,我最喜欢的时刻就是在这拥挤的店铺里,走过臭豆腐摊时被一些“老太太”挤来挤去

Oh yeah- when I go out to dinner and want another beer, or ketchup for my fries, orthe check… I miss screaming “FUYUAN!” at the top of my lungs, andinstead having to wait politely for someone to happen by.

对了还有,当我去外面就餐,需要加一瓶啤酒,或番茄酱或买单的时候,我想念那声尽我所能的爽快大喊“服务员!”,而这里不得绅士般的等待服务员默默的路过。

Enjoy the experience while you can. You’ll undoubtedly cherish it whenyou do eventually return stateside. China gets into your blood and itssomething that never comes out. In a few years, when its time to job huntagain, I’ll look at China again and see what opportunities exist. And itsvery much a part of my long-term retirement plans.

当你还置身其中的时候请享受你的经历。当你最终回到美国的时候毫无疑问你会非常珍惜它。中国(文化)已经融入到了你的血液,其中的一些东西再也无法分离。过些年,当该再次找工作的时候,我将会看一下中国看有没有什么机会。中国也将无疑是我长期退休计划中的一部分。

 

Brendan O’Kane
I thinkthis will probably vary so much from person to person that you’re less likelyto get an actualanswer than to get a range.Here’s my data point:

我想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取决于不同人不同角度。我的观点如下:

I first visitedBeijing when I was 18 and fresh out of high school, and moved there right afterI’d turned 20. My first visit to Beijing was for a summer study program atBeida, and it happened to be a week or two after it was announced that the cityhad won the right to host the 2008 Olympics. For the next seven years there wasan incredible excitement and optimism to the city, a sense that anything waspossible. I haven’t found that to be the case in the post-Olympics Beijing, butit’s entirely possible and maybe even probable that the problem is with me.

我18岁第一次访问北京,那时刚从高中毕业。我正式搬到北京时我刚满20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访问北京是因为北大的一个夏季学习活动,那时刚好是北京宣布赢得08年奥运举办权的一两星期后。在接下来的七年里,整个城市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兴奋和乐观,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无所不能的氛围。在举办奥运后的北京我没有发现这种情形,不过也许这很可能是我的问题。

I leftBeijing on August 1, 2013, and have been back in a major-ish East Coast US citysince then. (Philadelphia.)

我与2013年8月1号离开北京,回到美国后一直呆在东部沿海城市(费城)。

I miss food. I miss being surrounded by 北京話 — thoughthese days that’s rarely even thecase in Beijing anymore, and in any event I’m still pretty immersed inChinese back here in the States. Once the weather gets warmer I’ll probablymiss some of the nicer features of spring in Beijing, but there isn’t a wholelot to miss about Beijing winters other than the 糖葫蘆.

我想念美食。我想念被周围北京话坏绕的感觉——虽然这种情况即使现在在北京也很难得,我一有机会还是沉浸在中文里,即便我已经回了美国。当天气转暖,我也会怀念北京春天美好的一面,不过除了糖葫芦北京的冬天没有太多值得怀念的。

I miss friends — but many of myfriends, Chinese and foreign, are leaving Beijing too, or have already left, orhave been priced out or smoked out or forced out by tightening visa policies.There are places I miss — but there’s no chance of returning to many of those,either: one of them got knocked down in late 2005; another few changed unalterablybetween about 2007 and 2010. I miss the city that I fell in love with in 2001and 2003 and 2005, but it’s been gone for a long time, and the city that tookits place is, I think, a lot less lovable.

我想念朋友们——不过我许多朋友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也在准备离开北京,或者已经离开,或者因高物价、雾霾或收紧的签证政策不得不离开。我怀念很多地方——但是我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些地方:其中一个地方在2005年底被拆迁;其他一些地方在2007到2010年间也日新月异了。我怀念那个我在2001年2003年和2005年深爱的城市,但是它已离我远去。对于现在的这个城市,爱意渐减。

分页: 1 2 3

友荐云推荐
    • 是啊。不是说北京不好,只是不太喜欢大城市,包括上海。。感觉要生活,还是3线城市安逸。大城市有的商品基本都有,交通也方便。物价还不高,最主要是不堵车,环境好

    • 中国又不是移民国家,签证管理的严格是很正常的,不管理的严格点不知道会多出多少非法移民来。我觉得大多数的中国人是不会喜欢身边有一大群说着外语的老外居住的,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多的不便 [挖鼻屎]

    • 为什么要反思,难道给他们放宽吗?中国人本来就多,以上那些人大部分是没有大本事和钱的人,中国只需要有用的外国人。而不是让没有大用的外国人来抢中国人的工作。

    • 中国人口本来就够多了,大量的引进人才很可能造成本国人大量失业,只要对高端人才双引计划就可以了。至于普通人来接受一下社会主义教育就可以了,不过真心觉得满世界的孔子学院还不如建孔子食堂,对宣传大吃货帝国帮助大多了。

    • 中国本来就是非移民国家,也有几次和一些外国朋友讨论过,外国人想移民中国并不是奇怪的话题,很多也是出于工作的原因,有的人甚至是父子两代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只能拿外国人居住证,确实很多方面并不便利,对于他们来说,居住证到期、超期、延期的问题算是经常碰到,确实有上面一个人说有公安查证、遣返这种忧心。即使作为朋友也只是说笑笑理解,但这说到底是国策的问题,难道外国人抱怨就要变更?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吗?

  1. 当我移居到伦敦,我非常想念我在中国的每一分钟。我在那里住了6年,我不停的催我丈夫带我回去。现在我终于回到了中国…不过事实是——我的中国已经改变了…面目全非…而我也不复当年…

    而我我不复当年…

  2. 当我移居到伦敦,我非常想念我在中国的每一分钟。我在那里住了6年,我不停的催我丈夫带我回去。现在我终于回到了中国…不过事实是——我的中国已经改变了…面目全非…而我也不复当年…

    而我也不复当年……

  3. 说道签证严格,是不是该把广州黑人区那群来自尼日尼亚的黑人给送出国境呢,都20万了,动不动就闹事,工作也不踏实,懒惰才是本性。

  4. 很感人的个人经历,中国还在发展中,什么事儿(好的坏的)都可能发生,多多包容它吧!给中国一些时间,等中国发展成熟啦,再回来走走看看它吧——。

  5. 尊重每个人所遇到的真实!与其说是不同文明的特异般的感受,不如说是抛弃虚伪而使得人于人之间可以轻松的产生了交流和沟通带来的心灵上的喜悦。人们之间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愉悦。物质是第二位的。我是欢迎对华友好人士呆在中国的。

  6. 我也怀念中国的蹲式厕所——比起这里尿液四溅和破烂的马桶座圈的公共厕所,我随时都更愿意选择蹲式厕所!

    =====

    说的是哪里?我希望中国公共厕所都用马桶,但是要解决人们不愿意坐别人用过的马桶坐圈的问题,我提出在马桶座圈上自动垫一层坐垫纸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产品很快就出来了,还有自动冲水的功能。大家留意我们的网站puretoilet.com.

    • 以前我就考虑过这个设计了,不知你怎样解决尿液和SHIT溅到坐垫纸这样的问题呢?这样只会使马桶变得更恶心。。。

      • 尿液和SHIT不会溅到坐垫纸的,因为坐垫纸和座圈的宽度基本一致只大了几毫米,和手动垫上去的坐垫纸不一样。用完后能自动清除坐垫纸和自动冲水,不用电。

      • 尿液和SHIT不会溅到坐垫纸的,因为坐垫纸和座圈的宽度基本一致只大了几毫米,这和手动垫上去的坐垫纸不一样。用完后能自动清除坐垫纸。

          • 难道垫了一层坐垫纸也不坐吗?而且马桶里面还有泡沫应该ok的。好像女生都不喜欢马桶:各位仙女们,当你们看见马桶式的公共厕所,你会怎么办?puretoilet.com/?p=14

          • 就中国的国情而已,我觉得还是蹲式比较适合。你说垫一层纸,你想想别说全中国,就一个城市来说光公共厕所就有多少?那得浪费多少纸?一次性使用的东西而且还是高消耗经不起浪费啊!在自己家用马桶可以,反正都是自己家里人卫生方面也比较好一点,在外面女性的生理特征决定不能随便坐,很多女生在公共厕所是马桶的话是直接踩在上面的,这样经常搞的马桶脏脏的,你说你去上你踩不踩?

          • 在西方国家是没有蹲式厕所的,在日本有蹲式的叫和式厕所,但非常罕见了。泰国大的城市也基本都是马桶了。中国也应该推广马桶,我们正在做这个工作,希望能改变现在这个状况。在飞机和高铁上马桶有坐垫纸的,广州图书也有,要手动铺上去,好像大家也能接受。

          • 如果你之前如厕的人患有可通过体液传染的疾病的话,垫纸是没有用的,一个人如果是解大手的话一般需要5到10分钟,这个时间足够你前面的使用者身上的病毒渗过纸垫留在马桶圈上,然后在你换用新纸垫坐上去解手的几分钟时间里,前者传给马桶圈的病毒反传回后一个使用者的概率仍然很高。而相比于男性,女性的身体结构和生理特诊决定了女性在这种如厕过程中更容易被传染。

          • 在西方国家是没有蹲式厕所的
            这也能拿来做论据?西方基本吃土豆汉堡是不是我们也得改?
            另外,你可以去外国论坛调查下,看老外喜欢哪种。我看到的基本所有老外在公共场都喜欢蹲式的,只是他们基本没得选。

            马桶最大的好处是坐久了不累,但如果用到公共场所这个好处体现不出来,而坏处会充分的放大。
            你说的低成本垫纸方案,可你有全局考虑这个量么?
            一次性筷子成本也低,但一年消耗多少?现在不又回过头提倡不用了么。
            你这个低成本方案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高成本方案。

          • 马桶比较容易保持厕所的卫生,臭气也少。蹲厕特别是男蹲厕比较容易脏,因为jj有时候控制不住尿射到前面的地板上,然后就用水冲,地板湿了再踩上去就把地板搞到很脏。你说的社会成本高问题我们想办法解决。比如麦秆利用,这样就不用烧麦秆引起雾霾了。

          • 尿到前面确实是个问题,有种前面带挡的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用得很少。难道是外观问题?

        • 以前我就认真研究过这个了,还是没搞头啊,我的想法大概和你一样就是垫层软东西,让马桶圈看起来干净,做起来不会有冰冷的感觉,还可以有跟多舒适感,可是一旦要“污染”了,那就只能换?你觉得这个成本又多少消费者愿意承担呢?

        • 除了卫生这个问题还有个重要的原因,人只有蹲着大肠末端才会变成直的,才更有利于大便的排出,马桶虽然看起来挺高级的但根本不符合人体工程学,人坐着的排便没有蹲着更强烈,所以有些人不愿意选择马桶是因为坐着拉不出来,这才是重点

          • 也有蹲着拉不出的,我说的是真事。我的一个亲戚嫁到国外,她带她的6、7岁的小孩回到县城,在一家酒店吃饭,酒店里只要蹲厕。小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蹲厕上厕所怎么也拉不出来,把脸憋得通红,打摩的赶回我家坐上马桶才拉出来。很搞笑,他长大了我们还在笑他。

            但马桶有个问题是坐着好像不能完全把膀胱了的尿拉出来。我觉的这是马桶太矮了,如果再马桶高十几厘米会好很多,这样人是半站着的。

      • 其实我是极力避免在公共场合用坐便的,相信大多数人也都是嫌脏,只有一次在北京机场,登机前突然闹肚子,我只好勉为其难,那个脏啊,里面水好多,我只能是骑马蹲裆式,想象一下有多痛苦,快速喷完,自己都觉得又累又不舒服又脏。。。

    • 如果你之前如厕的人患有可通过体液传染的疾病的话,垫纸是没有用的,一个人如果是解大手的话一般需要5到10分钟,这个时间足够你前面的使用者身上的病毒渗过纸垫留在马桶圈上,然后在你换用新纸垫坐上去解手的几分钟时间里,前者传给马桶圈的病毒反传回后一个使用者的概率仍然很高。而相比于男性,女性的身体结构和生理特诊决定了女性在这种如厕过程中更容易被传染。

      • 欧美日发达国家基本全部是马桶,很多还是没有坐垫纸的。我去日本时在大排档的食肆也使用喷水洗屁屁的马桶,也没有坐垫纸,喷水的喷头也不是一次性的。发达国家的人们都没有这个担心呀。而且细菌这么小它要穿过坐垫纸要很长时间吧,坐垫纸的厚度相当于细菌身长的数万倍的了吧。话说日本的厕所真的很干净,我们男的进洗手间尿尿时在里面擦小便器的中年妇女也不避让,还很客气的对你说些话,但听不懂。

        • 国民素质普遍有待提高的情况下,这种东西是很难推广的,不然就连某些公共卫生间坐垫被人拿回家用也是很可能发生的。。。

        • 其实我们国民有些方面远比发达国家的顾虑要大,某个角度来说,也更“讲究”得多。也许也是一种对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的一种过敏反应,甚至有一些现象也有些过犹不及地走极端,网上谣言也很多,有时候,有些东西甚至已经成为一种“新迷信”。外国人有时候反而“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并非说一定外国人做法就对,但我们自己的做法有时候也会流于极端。像我一朋友的嫂子,生了小孩简直就像是放在无菌环境来养一样,连自己妹妹在家里没出门,每次摸小孩都要先洗手三次。
          再者,中国发展太快,至少我小时候也没坐过马桶这东西,我还没使用、刚开始使用马桶的时候都还有点心理疙瘩,同理,第一次使用自动清理的“智能马桶”也是经历过这样一个心理过程,当然后面发现没啥,挺舒服的。但对于最广大的大众来说,这个是否能轻易接受?这是一个问题。同样也需要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 说真的,这个还是主要先考虑私人用户,可以适当先升级舒适感。一般版本主要还是考虑高端写字楼、办公楼、会所为主,主要成本是个大问题,如果使用人流量太大,一个是更替座圈、喷头的量是否足够。第二个是使用范围,人多就未免杂,公众意识还没到那么高度统一的份上。像前面说的蹲在马桶上拉的,你别说还真的是会有的,面向不特定群体的公共厕所所出现的情况也会复杂不止十倍百倍,再者,使用群体较小或较纯粹、熟悉,给公共用户的心理压力也较小,反之,顾虑就越大。

    • 我记得至少10年前就有比你好的解决方案了,像打印纸一样,在马桶上包裹整个塑料袋,使用完就整个卷动,座圈上的永远是干净的,而且可以做成干式的,不需要水

      • 要考虑每次使用成本。如果每次成本0.2元,按公厕的中等人流量,每厕位每天100人次,那么每天就要20元,每年7000元。男女各四个厕位就要5.6万元了。

  7. 我去过北京。感觉那里的人沉稳坚毅,不愧是肩负共和国崛起责任的中枢。对于中华民族的复兴,北京的压力太大了,有时候我们也不需要对政府求全责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