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了解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

印度人参观中国玩具厂:女工拿着一个月100元的薪水

2014-09-07 10:01 147个评论 字号:

中国造PK印度造。印度人参观中国玩具厂。三泰虎9月7日译文,印度女自由撰稿人Ashali Varma:20年前,我有幸看到中国是如何激励劳动力市场的,而当时还是她正成为 世界工厂之际。我参观了一个小镇上香港公司的玩具厂,工人大多数是妇女和(十几岁的)女孩。她们为美国市场生产软玩具,从米老鼠到兔宝宝,再到提线木偶。 玩具的质量还不错。这次参观显示,工人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女孩,她们大多数拿着一个月100元的工资,住在通风的宿舍里,每周工作5天,周六上半天。我原本 期望看到的是一家血汗工厂,可是女孩工作的车间很大,还带有大大的窗户,光线和空气充足。小镇很漂亮,至少当时没有被污染。

译文来源:三泰虎 http://www.santaihu.com
外文标题:Made in India versus China
外文地址:http://blog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no-free-lunch/made-in-india-versus-china/?intenttarget=no

900x600_763K6DK305RQ0001

Twenty years ago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ee how the labour market in China was incentivised and this was just at the cusp of it becoming the factory to the world. I visited a toy factory in a small town owned by a Hong Kong company, staffed mostly by women and girls. They were making soft toys for the US market from Mickey Mouse to Bugs Bunny and the Muppets. The quality was good and my tour of the factory revealed that the workers were mostly teenage girls who were given Yuan 100 a month and they stayed in airy dormitories and worked five days a week with Saturday as a half day. I had expected to see a sweat shop but the room where the girls worked was large with big windows with enough light and air. The town was beautifully laid out and at least in those days it was not polluted.

20年前,我有幸看到中国是如何激励劳动力市场的,而当时还是她正成为世界工厂之际。我参观了一个小镇上香港公司的玩具厂,工人大多数是妇女和(十几岁的)女孩。她们为美国市场生产软玩具,从米老鼠到兔宝宝,再到提线木偶。玩具的质量还不错。这次参观显示,工人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女孩,她们大多数拿着一个月100元的工资,住在通风的宿舍里,每周工作5天,周六上半天。我原本期望看到的是一家血汗工厂,可是女孩工作的车间很大,还带有大大的窗户,光线和空气充足。小镇很漂亮,至少当时没有被污染。

An interesting interview followed, with my Chinese friend, who had taken me there unsupervised, doing the translating. I asked one of the seamstresses where she had come from. She said her family were farmers in a small village and they could not make ends meet so she had come here to work. She said the money was good — this was in 1994 — and that she went home once a year during the Chinese New Year. On the weekends the company would arrange a variety of activities, including basketball, badminton, management classes and outings.

接下来是有趣的采访,我的中国朋友做翻译,是他在无人监督下把我带到那里的。我问其中一位女裁缝师来自哪里。她说家住一个小村子,家人都是农民,由于入不敷出,只好过来打工。她说(赚的)钱还算可以——当时是1994年——她每年春节回一次家。周末,公司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打篮球、打羽毛球、听管理类课程以及出去郊游。

My next visit was to a village where in large sheds an elderly Chinese man was copying Ming and Ch’ing Dynasty furniture to supply to the West Coast of the US, where he had connections and visited often. Since again the interview had to be translated, I asked him if he found it difficult to do business in the West as he did not know English. “No problem,” he said, in Chinese, “my contacts there do all the talking.”

我的下一站是一个村子,一位中国老者在那里大规模仿制明清朝代的家具,供应给美国的西海岸。这位中国老者在那里建立了联系,且常常造访。由于这次访问还是得借助翻译,我问他与西方做生意是否困难,毕竟他不会说英语。“没问题,”他用中文说道,“我的联系人会完成所有的谈判。”

When I returned to India, I asked my friends who were in garment exports how the labour in our country compared to what I had seen. They told me that the tailors were skilled but had no concept of delivery schedules and skipped work for weddings, births, deaths and religious holidays! Since they went to respective villages, sometimes for weeks, deliveries to Europe and the US were often delayed or new labour had to be quickly trained, which often led to flaws in the product — another problem unacceptable to any importing countries.

回到印度后,我问从事服装出口的朋友,国内劳工与我在中国所看到的比起来如何。他们对我说道,(国内)裁缝的技能精湛,但是没有按时交货的时间观念,经常因为参加婚礼、过生日、有人去世或过宗教节日而翘班!由于她们回到了各自的村庄,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周,造成给欧洲和美国的交货经常延迟,或者新工人不得不快速训练上岗,经常造成产品出现瑕疵——对任何进口国家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另一个问题。

China does not have such issues; workers are mostly given only the 10 days of the Chinese New Year off, though of late they do have a high attrition rate. In addition, the government not only developed large export zones, but also created the environment to enable businesses — this helped China to take the lead. Add to this good highways, no shortage of electricity, and an abundant supply of disciplined labour and you have an unbeatable formula.

中国并不存在此类问题。春节时,工人大多数只有10天的假期,虽然最近出现了工人高流失率的问题。此外,政府不仅开发了大型出口区,而且为企业营造了有利环境,帮助中国独领风潮。不仅如此,中国还拥有状态良好的公路,不缺电,训练有素的工人供应充足,这些组成了无与伦比的“公式”。

This brings me to the basic point of how far we have to go to achieve what Prime Minister Modi wants: get back the Made in India label with quality products, skilled labour and efficient factories. I know this can be done as I remember our homes being cooled by Usha fans— Made in India and not once in 40 years was there a complaint.

这把我带回到了一个基本的观点,即我们离实现莫迪总理的目标还有多远,(这个目标是)以优质产品、熟练工人和高效工厂来重拾“印度产”标签。我知道这是能办到的,记得“印度产”的Usha风扇给我们的家带来了凉风,且40年不曾出现一次投诉。

Today, Usha or Crompton fans – made in China, are giving trouble, endlessly! I am told fans are no longer made here. The same can be said of most products bought in the market today. In fact, almost everything electronic is made in China, imported to India and sold under Indian brand names such as Crompton, Usha, Micromax cellphones etc. The economies of scale in China are such that a single factory making compressors produces more than all the factories in India put together!

今天,中国产的Usha和Crompton风扇无休止地带来麻烦!我被告知风扇不再本地产了。同样的情况适用于今天市场上能买到的大多数产品。事实上,几乎所有电子产品都是中国造,然后出口到印度,贴上Crompton、Usha以及Micromax手机等印度品牌标签后拿来出售。中国的经济规模如此庞大,单单一家工厂生产的压缩机就比印度所有工厂加起来还更多!

分页: 1 2

友荐云推荐
    • 低端制造业(血汗工厂)为国家积累外汇换取高端工业设备和技术并沒有错。但令人不解的是莫迪为何不先解决土地问题就要上马制造业?让大量人口脱离农村进入的是最承受不了压力低端制造业,一旦世界出现经济危机(波及中国好几回了),中国的农民工回乡总有TG给的三亩恩田,五间瓦房免受饥寒,阿三的佃农一旦失业,又回不了乡,岂不成流民了?

    • 94年这个工资基本靠谱的,那会一碗粉一两块钱,也不能算省钱的吃法,一本英汉词典也是十来块钱吧,算比较贵的。一辆本田摩托那会还比较贵,要2000,算是比较有钱的象征。那会一般的有钱人叫“万元户”,“百万富翁”属于不可望也不可及的土豪。

  1. 我家缝纫机飞人牌,好像是上海产的,现在都用50年了还是那么好,你上市场买台新的我都不给你换。

  2. 2001年的时候,大学刚出来 工资1500一个月,十几年后,已经忘记多久没领过工资了,在我老家福建 很多创业的都过的不错,但坚持拿工资的如今 没几个月入过万,当年有钱人开桑塔纳 本田 如今捷豹 路虎 保时捷 奔驰 宝马 已经很普遍了 泉州最近10年的发展 我只能用飞速来形容了 马甲一个小镇 才6万多人口 上亿的人就有50多位(这点可以查看福建富豪)吴庆星老先生就是出生在这里,他老为家乡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有这样的杰出人物而自豪!

  3. Satyanarayana Gavarasanait is the mindset of the people who believe ‘chalta hai’ attitude is the correct one. how do you overcome this attitude? there should be incentive to change the mindset. india, like everybody else in the world, look to the cheap goods and the chinese score on this. if one starts looking for quality,then the chinese are nowhere near!这是人们的思维在作怪,那些人相信“chalta hai”态度是正确的。如何才能克服这一态度?是否该有激励措施来改变这一思维。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印度人也喜欢贪便宜,这点被中国人加以利用了。如果大家都追求质量,那么中国人就差得远了!是啊。。。如果全世界人民都追求质量。。。三哥除了矿产和粮食等基本产品怕是毛都卖不出去啊。。。当然不追求质量三哥依然是毛都卖不出去。。。说眯眯眼时候都能挑三拣四,说到自己的时候就只能拿国大党说事儿了。。。问一句。。。谁选的他们。。。

    • 印度产的usha风扇和缝纫机用了40年还在用,而中国几乎生产不出能够用上10年而不会坏的风扇。我们失去的市场,被中国拿走了。阿三根本不懂经营,不是做不出来,傻逼!! 而是几十年都不坏,你叫厂家吃什么??西门子的洗衣机不会坏吗??三星堆手机不会坏吗?? 这是消费品。

  4. Maheshpal Vadheratrue the communist china has marched over india in manufacturing by relentless pursuit of result oriented policies in the way of reforming archaic labor/factory laws, training and skill development, monetary and market assistance and score of other such things. but it is also true that usha fans/sewing machines made in india about 4 decades are still working whereas the same products from china hardly give a decade of trouble free service.. we lost market and the machine and china gained what we lost. due to the rising cost of its manufacturing, it may loose some of its earlier shine and provide an opportunity to india. action and resolute perusal of it is the key.2 modi has visualized a new programme of massive skill development through better integration of laboratory to field, labor reforms to improve our competitiveness by upscaling by encouraging economy of scale. the government aim to uphold india’s brand in international market by quality control and on time delivery of our commitments. can definitely help india to turn tables in next two/three decades确实,共产中国的制造业已经超越了印度,凭借的是不懈追求以结果为导向的政策,改革过时的劳动法,为工人提供技能培训,给企业提供资金和市场支持等诸如此类的做法。然而,同样真实的是,印度产的usha风扇和缝纫机用了40年还在用,而中国几乎生产不出能够用上10年而不会坏的风扇。我们失去的市场,被中国拿走了。由于中国制造业成本不断上升,她也许会失去往日的光芒,从而给印度提供了一个绝佳机会。关键是要有行动,要有坚决的追求。三哥真悲催。。。风扇和缝纫机。。。当然风扇音量啥的三哥必须不在意。。。你还是做个铁哑铃吧。。。也许能用300年呢。。。

    • 你说的不对。产品质量就是应该好才是,企业应该是通过创新取代老产品。比如我家买的风扇使用了近30年不坏这次搬家才扔了,厂家就应该用空调或空调类型风扇来取代。比如我们买的长虹彩电也是更新换代了好几次都是好的,开始是小尺寸到大尺寸,从普通显示器到液晶,这才是企业发展之道。印度不了解中国名牌厂家质量很好维护也及时,只是价格肯定比印度进口商给的要高,他们进口商黑心罢了,骂名被中国背了,如果质量不好,怎么风筝线勒死印度小孩还怪中国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他们是心里先有了成见自然无论什么都怪中国了。

  5. 我问他与西方做生意是否困难,毕竟他不会说英语。阿三很在意英语啊,不知道翻译这种事吗,做生意,有没有诚信和钱才真是问题,当然阿三庙多,不在乎。忘了印度英语是世界最烂英语吗?。还是很喜欢当狗奴吧,忘掉自己祖宗,说着新主子的语言。也是自己的骄傲啊。一生为奴永世为奴。印度算个屁

  6. 关于20年前的工资,我给大家提个参考:我1989年大学本科毕业,回郑州市,进一个大专教学,第一年每月总收入93元。1991年下半年每月收入147元。本文说的是珠三角1994年的情况,当时当地工人实际工资该有多少,可以推测。

    • 应该是像强哥说的那种半日工之类的,或者是用了一种含糊的说法,20多年前(85-03年间)指不定说哪年。就我们这片来说,一般性企业工资变化最大正是90年代

  7. 阿三说的没错,94年以前对于乡镇企业来说,雇用的打工者月收入就是100多元,但那时的钱比现在值钱多啦,那时军队干部一个月也就200元,人们的每月生活成本支出是很低的,如今工资上涨了几十倍,但物价也上涨了大几十倍,生活成本翻了若干番,但好在经济发展已经上路,规模在扩大,虽然之间倒闭了很多国企,转为私营,总算还能维持过渡,国家也就是在这个乱世中出现了腐败现象,所以啊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不要把事儿做绝即可,好在中国现在就快要熬出头啦!也看到了些许进步,那都是前辈牺牲奉献的结果,是用代价换来的。 话又说回来了,阿三如今也想复制“中国式”的成就,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中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而三哥却打算“摸着中国过河”,处处飚上中国,处处与中国比高下比长短,如今他们的总设计师莫迪先生也已完成了“顶层设计”,三哥们正等着他画出“春天的故事”呢,但他们不知这是一条“血腥”的路,是要付出很多人及社会成本的代价的,三哥做好了这种牺牲准备了吗?没有,完全不是那回事儿,他们谷子里是自私的,根本不想,也没这能力为此牺牲奉献什么。所以啊!三哥要完成社会化大生产的转变,至少需要几十年的准备,三哥根本就没这智慧和抗压力。

    • 当今,皿主制度是阻碍印度发展的最大绊脚石之一。纵观当今的世界,凡是工业化之前皿主的,都没有实现国家翻身。凡是国家翻身的,都是工业化之后才皿主的。现在,西方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拼命吆喝皿主的好处,无非就是挖个坑给后来者跳;而三哥无非是中毒最深的一个:最大的皿主国家,十几亿的人都皿主了。三哥也该想想了:皿主了几十年了,怎么和最大的毒菜的差距越拉越大呢?!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想,确实是智商的问题。

      • 这两位标准的环球时报的风格,嘿嘿其实阿三并不是皿煮的问题,而是没有对社会结构进行清算,说白了,就是没有进行过土改,美帝之所以崛起,林肯的《宅地法》功不可没,南北战争杀得血流成河,结束后又清算南方奴隶主(当然过程比较文明),毛子和兔子就不说了,直接关门杀狗,日本,韩国,台湾等东亚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这么一个过程,往远了说,阿三的白人主子英法等国,这个清算过程完成的更早,英国1645的内战,法国1793的大革命,都是这种对旧社会结构的清算(有兴趣的可以看看黄仁宇《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解释的很好》,所有崛起的国家,都必须经历这个痛苦的转型过程,否则阿三的社会就还是那几千万贵族统治着十一亿牲口。要说阿三的社会结构生命力也真顽强,入侵者来了一拨又一拨,也没咋地,就阿三半死不活那熊样,挺了3000多年了,不过不改也挺好,像古埃及一样,自然死亡算拉到(见汤因比老师的巨著)

        • 他俩也没说错。社会制度既包括对社会秩序的维护,也当然应该包括对社会结构的改良。一种制度若仅强调对秩序的维护和既有利益的分配,而缺乏对社会结构不良的改造力量,那指责这种制度也无可厚非。我们也只要看到不同制度不同体制各有侧重就可以

    • 真的不想打击印度人,做一个合格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需要条件的。改开伊始,中国土地产权国有,中国有数万家公有制集体制企业,中国有数亿符合劳动密集型企业需要的合格劳动力,中国有一党专政,一言九鼎省去了政策的不连续,虽然这个改开春天的结果和劳动者阶层的幸福渐行渐远,更模糊了这个党的本质要求。但印度连这样的中国也做不到,

  8. 刚刚路过看了我们武汉开发区这边的一个玩具 体育用品厂的招聘 招普通工人 2班倒 8小时制 无夜班 一年休息110天 缴5险后实发工资1900 没有公积金 我觉得武汉收入还是挺有代表性的 不是那些发达地区 相对来说比较落后 所以比较接近综合国情

    • 你说的五险一金是指: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和公积金吗?武汉地处中原,二线城市,收入中等,基本能代表全国平均水平,但有一点很奇葩,武汉消费成本过高,物价水平不低啊!!公道话——–。

  9. 20年前?20年前也不可能吧 不过随便它们怎么说 也可以酸酸阿三: 印度黒佬·你看我工资20年涨了30倍 你们有什么感想?

  10. 文章作者的确是个农耕社会的印度农村妇女,把一个本质上的农业国印度不发达的原因归结为没有血汗工厂和劳动密集型需要的合格劳动力,太可笑了,中国政府都在强调产业升级和拉动内需了,数亿条牛仔裤换大飞机的日子是种民族悲哀。义乌人津津乐道鸡毛换糖的发展真的是低端市场行为,为西方发达国家做嫁衣时代快点过去吧,产业升级,核心技术,产业工人的素养,社会主义宏观调控,打压不产生任何进步性的房地产业金融投机业才是正途。

    • 得有这个过程啊,印度不就直接高端软件业,软件业跟老百姓有个屁关系啊,他们干他们的,穷人依旧穷死,低端行业养活的人多啊。你觉得是血汗工厂,没有血汗工厂,他们连出汗的地都没有,只能穷着。难道一小撮精英软件业发得起十几亿人民的福利吗?

      • 连血行工厂都说的这么铿锵有力,看来台巴子在昆山的大火并没有烧醒啊,还是鲁迅说对,一个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国家,一个是求做奴隶而不得的国家。低端行业的工人养活了老板,大头还被洋大人拿走而已

        • 仅以我国服装制造业来说,以下数据平均值:材料成本约在60%左右,人工成本15%左右,服装业的平均净利润6-7%。然后,银行利率大额致少能到6,所以,这位老板,开工厂忙来忙去,冒着赔钱的风险,得到的利润不过跟存银行差不多。这就是正常制造业。如果有哪位老板在相同条件下,能得到更多利润,是因为工人血汗?还是因为设计师以及品牌和财务经营创造的利润?洋大人的工厂往往还比当地工厂工资要高。所以,你考虑一下。你的工作没有增加,别人的利润高了,就叫剥削你?你是否应该感谢老板经营得法,你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呢?说到转型问题,任何技术转移,技术创新,生产设备更新,需要的,就是一个钱字,你没有钱,谈什么科技投入?你没有技术转让,从三角函数能直接飞到微积分?你再高的技术,没有高端设备能产出高端产品?你没有钱,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体力换。所以,对血汗工厂有什么可骂的?那是一切的开始,就象所有伟大人物都从实习生打杂的开始一样。再提醒一下,高科技生产线,整条生产线只有需要两个工人,原来几千人到哪儿去?都服务业?都到超市收银去?看看欧美怎么嚎叫自己制造业空心,看看破产的底特律。产业转型当然应该,有钱了,该弄点高端的了,但也用不着把低端工厂看得那么低,很多人赖以生存呢。

          • 奴隶?天底下没有不做工得白食的好事,不做工白吃饭的,那叫乞丐。这世上除了资本家全是可以自由的奴隶,人人都得造一双手混饭吃。你想当资本家吗?三五万元也可以开始创业啊,多少人是几万元做起的。当然,大家不愿创业,不就是因为更多人的赔个底掉吗?资本的收益,是风险收益。

          • 资本运作是一个系统,不能靠这个系统环节的某一个企业盈利的多寡来否定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占有,该企业的上下游厂家,和贸易销售企业成本回收和利润,都产生于工人制造的产品。设计师,品牌管理者,财务人员严格意义也是工人,只是和一线工人分工不同。他们的脑力劳动也被占有。如果单就服装业而言,洋人的超额利润来自资本的成熟运作,文化侵蚀,审美诱导,和所谓的知识产权和商标权,是一整套为产品卖出高价的资本系统。由于产品价高量大,所以他们凭量可以压低上游原料厂家价格,原料厂家工人的价值部分的也被他们占有,同理,这样的资本运作可以买到销售服务的公司,公关服务的公司,包装服务的公司等等,并占有这些公司劳动者的部分剩余价值。 任何技术转移,技术创新,生产设备更新需要钱不假,但更需要人。机器是人制造的,创新是靠人发明的,当然在资本制度下人也是可以购买的,但社会主义制度下,钱并不是第一位的,人才是关键,这也就新中国成立以来为什么强调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原因。公有制制度为大家创造了安全和先对公平的生存条件,人的精神可开创精神就能迸发。总之资本生产的逻辑是利润和占有员工劳动,社会主义生产的逻辑是满足人民的生产生活需要。 转型为什么困难,就是因为资本逻辑的强大,私有经济是分散的,和没有能力和耐心研制新高端新技术的,所以资本去股市楼市和投机市场。 我没有瞧不起低端制造业,但我厌恶低端制造业在资本的逻辑下运作,其结果就是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被双重剥削,既私营业主和外国资本剥削。至于你说的很多人赖以为生,那时资本的逻辑。应该颠倒过来,变成公有制,制造产品养活自己,满足人民的物质需要

          • 咋个变成法?抢过来?哈哈,这个叫侵略战争。我们国家是公有制为主体,但是很多人愿意去外企工作,你说这些人为啥喜欢被剥削呢?

          • 渐进式改革,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逐步参股私有企业和外企。恢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增加公有制就业人数。公有制还是主体么?更多的人希望进入国企才对吧

          • 我再问一下,一个人一天能做十几个人的饭,他的劳动价值是一百元一天,然后他进了有一套生产线的工厂,一个人一天能做二万人的饭,他的劳动价值忽然就变成一天五万元了?而劳动量并没增加,反而减少,这劳动价值是哪儿来的?

          • 首先你这个列子有些夸张,假设成立,那么给这个人准备原材料的人,运送原材料的人,以及洗菜切菜等等工序的人都应该计入并分享操作机器者的劳动价值,这是一个整套工序的合作。另外,即使有这样的机器真的出现,虽然劳动效率提高了,但制作食物环节的社会劳动时间也是成倍的降低,所以这碗饭的价值量就降低了,价值量降低劳动价值也就降低了,加上别的厂家迅速效仿,这样制作这碗饭在一个新的劳动效率下有了新的价格。可能说的有点乱,不好意思,是凭初中学的那点知识来解释。但精通这个的人一定能从TG的政治经济学解释清楚

    • 话说你们文章看完再说话啊,20年前啊,94年那会乡镇里的女工能拿100元一个月还不好?那会我爸在国企也不比她多多少啊!

  11. 我,1990年大专毕业到东莞一机关局里,364元,本单位再发100。如果一些完全没有收入的局或事业单位,就没那百元了。我当时有个在工商局的同学,家里常摆着一些买别墅的***,30万元一套。那时没听过房地产,更不懂什么是投资,也没有银行按揭,30万如天文数字,买别墅象到月球买地皮一样稀罕,那些权力部门……之后每年都长一到两百,又换了个有点盈利的局级事业单位,到1997年时有2000元或多点。之前,广州的工资比我们低很多,也就从那时追上我们乃至反超,现在收入高,消费也高。我家2004年请的保姆400yuan,现在2600元月薪。

  12. 我,1990年大专毕业到东莞一机关局里,364元,本单位再发100。如果一些完全没有收入的局或事业单位,就没那百元了。我当时有个在工商局的同学,家里常摆着一些买别墅的guanggao资料,30万元一套。那时没听过房地产,更不懂什么是投资,也没有银行按揭,30万如天文数字,买别墅象到月球买地皮一样稀罕,可见那些权力部门……之后每年都长一到两百,又换了个有点盈利的局级事业单位,到1997年时有2000元或多点。之前,广州的工资比我们低很多,也就从那时追上我们乃至反超,现在收入高,消费也高。我家2004年请的保姆400yuan,现在2600元月薪。

  13. 至于中国产品质量的问题已有过很多争论——1 根本是个产品定位的问题,创业初期肯定走低端路线没学会走哪来的跑?再说高端市场的份额也被西方占领了大部分。2 高端市场的份额太小不足以养活中国几亿就业大军,一台电扇都要用40年的话,5年中国就能把后40年的产品做完。所以即使是今后中国产业提升后也不可能完全放弃低端市场。3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是一蹴而就的,要有连贯性,这点对选举制的国家可能会有不小困难,改革必将触动旧有体制下一部分人的利益。当年邓大人的政策反对声不小,朱镕基因为对国企的改制更是骂声连天,好在政府坚持下来!如果出现大的反复那继续的可能几乎为零!说道产品质量德国和小日本的确实是好!我有把德国产的厨师刀用了20多年了基本没磨过,依然锋利!90年用小件指标花外汇卷买的一台微波炉,日本产的,当时就带液晶触摸屏,没修过3年前刚淘汰!怕一些年轻点的不知道在此解释下——当年公派出国1个月有一个大件指标,半个月一小件能用于购买一些进口产品。市面上一台21寸的进口彩电要5000元,用指标买能省大约一半,前提是你有外汇卷。这是一种国家发行的货币,对象以在华工作的外国人为主。黑市上1外汇卷最高能换2元人民币。王朔的小说描述过一件事——北京当时的出租车不爱拉中国人,主人公拦车时手里挥动一打外汇卷,司机招手让他上车,到地方后,主人公掀开唯一一张外汇卷给司机人民币(官方汇率是1:1)并告知他这张外汇卷不能给他——下次坐车时还要用

  14. 都散了吧,这篇文章说的工资待遇是100美元/月,20年前这个已经不少了,折合当时的人民币有800元了。玩数字游戏没意思,就跟人均GDP一样,各国的算法都不一样。要想了解老百姓过得好不好,实际去看看就好了。

  15. (三泰虎注:“chalta hai”是一句印度语。它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它走了”。第二种是“别担心、随便、差不多,就这样吧”。当媒体质问政府官员为什么腐败现象如此严重,得到的回答八成是“chalta hai”。当朋友之间问,为什么不守时,得到的回复通常是“chalta hai”。当上级责问下属,工作怎么搞成这样,得到的答案也往往是“chalta hai”) 个人觉得 应该翻译成:”别在意啦“比较贴合语意。